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140)

再訪獅球嶺隧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獅球嶺隧道北口

今天山友再次相約,展開第二次基隆古砲台探訪之旅。

上一次,大家走基隆東線,這一回,則改走基隆西南線; 這兩條路線都是清法戰爭(1884年)時法軍進攻的路線。

當時法軍在東線與清軍激戰於月眉山,在西線與清軍纏鬥於獅球嶺。法軍兩線都無法突破清軍防線, 直到次年四月清法和議,法軍才黯然退出台灣。

清法戰爭,是晚清對外戰爭打得最精彩的一次。無論是越南戰場或台灣戰場,清軍都讓法軍嚐盡苦頭。 清法戰爭也證明一件事實。中國朝野三十年努力的「自強運動」並非完全沒有成果。

只可惜我們只有小有進步,而鄰國日本的「明治維新」卻是大躍進。10年後,甲午戰爭(1894年),日本西侵, 中國慘敗,自強夢碎。台灣今日的紛擾,實根源於這場戰爭。至於更早十年以前的清法戰爭, 相較之下,似乎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清法戰爭對台灣歷史有什麼影響,誰還會深究呢?

清法戰爭時,法軍佔領基隆長達八個月,清法兩軍各築砲台堡壘,雙方激烈攻防。戰爭結束, 重要據點的砲台,百年間,日本人、國民政府先後接收,做為軍事要塞,但位置較偏遠的砲台堡壘則漸被棄於荒堙蔓草之中。 以暖暖金山寺古戰壕為例,當年周印頭(周玉謙)領導鄉勇構築這條防線,以拒法軍,如今已棄毀於山林裡。

上一次,我們一群人,在金山寺後山遍尋搜索, 卻毫無所獲。歷史遺址,隨著歲月而消逝,怎不令人心生慨嘆!今天,大家相約,回程將再訪暖暖金山寺,再尋一次古戰壕遺址。

今天之行,山友們仍由基隆火車站出發,扮演「法軍」,我則再次扮演「清軍」, 選擇在暖暖金山寺迎接法軍到來。我這樣的抉擇,並非基於「國家立場」,而純然是身體的考量。 最近太忙碌,身體狀況不佳,身體要顧,不宜遠征。法軍這條路線會翻過不少小山小嶺,既可尋砲台, 又可摸基點,自然會很過癮,可惜我無福消受。上午,「法軍」在基隆集結時,我才姍姍起床;法軍越過飛鳳山、 大德山、摩天嶺、九華山、中平山、定國山,進攻蚵殼港山時,我才正準備出門。

圖:獅球嶺隧道南口,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親題「曠宇天開」

雖然今天的行程是前往暖暖與山友會合,但我卻想先繞去基隆參觀獅球嶺隧道

今天是週日,獅球嶺隧道有對外開放。獅球嶺隧完工通車於光緒17年(1891),劉銘傳主政台灣時所建, 為國家三級古蹟。劉銘傳與台灣的關係,正是結緣於清法戰爭。

清法戰爭爆發時,法艦橫行台灣海峽,台灣局勢險峻,劉銘傳奉命急赴台灣督導戰局。當時台灣的守備軍隊以湘軍為主, 劉銘傳卻為李鴻章系的淮軍名將,台灣兵備道為湘系能吏劉璈,並不歡迎劉銘傳代表的淮軍勢力進入台灣。 劉銘傳面臨內憂外患。

當時,劉銘傳守北台灣,劉璈守南台灣。清法兩軍主要交戰於台灣北部的雞籠(基隆)和滬尾(淡水)。 劉銘傳擬定戰略,決定棄守基隆,將兵力重心移駐滬尾,以防法軍自滬尾登陸,沿淡水河長驅直入台北城。 棄守基隆,當時曾引起湘軍將領強烈反彈,但後來局勢發展如劉銘傳所料,清軍將士用命, 成功擊敗法軍於滬尾,而佔領基隆港的法軍則無力攻克獅球嶺, 暖暖、八堵綿延的山巒天險亦使法軍愈進愈苦,銳氣受挫,而陷於泥沼,令法軍灰頭土臉。

戰後台灣建省,劉銘傳因戰功被授為首任台灣巡撫。此後幾年間,劉銘傳積極建設台灣, 奠下台灣現代化的基礎,被史學家推崇為「台灣現代化之父」。

台灣建省,劉銘傳設巡撫衙門於台北城。在此之前,台南為台灣的政治中心;自此之後,台灣的政治中心北移 ,台北成為新的政治中心。清法戰爭則為促使這項轉變的重要原因。

圖:以磚和石塊卷砌成半圓拱型的隧道

山友小周兄於上次探訪基隆古砲台之後, 提出這樣的觀點

清法戰爭為台灣由「重南輕北」轉為「重北輕南」的分水嶺。 後來,學歷史的法賓老師提出不同見解, 他認為經濟因素才是造成臺灣政經重心北移的最大原因。

台灣開放對外通商之後,北台灣生產的茶 葉和樟腦逐漸取代了南部的米和糖,成為台灣最大的外匯收入來源。艋舺和大稻埕(尤其是大稻埕) 在經濟上逐漸取代安平港的地位。

劉銘傳選定於台北辦公,其原因是台北的經濟力量已經是不可取代。因此台灣的政治中心 是隨著經濟重心的轉移而轉移,並非決定於劉銘傳之好惡而已。法賓提及,關於臺灣政經中心轉 移的文章很多,最有名的是林滿洪著「茶、糖、樟腦與晚清臺灣社會的變遷」,已幾乎算是史界的定論。

話雖如此,小周兄認為還有探討的空間,我也這麼認為。我喜歡歷史的想像。

小周兄認為,一個國家的政治中心並不必然等於經濟中心。例如,澳洲的首府在坎培拉,經濟 之都則在雪梨;美國的首府在華盛頓,而不是在紐約。如果沒有清法戰爭,如果劉銘傳沒有來台灣, 即使北台灣的經濟地位日益重要,但台灣的政治中心會不會仍然還在台南?我不曉得。歷史無法重演一次。

近年來,歐美史界有一種「如果主義」(IF-ism)的觀點,企圖打破既定的歷史因果關係的迷思。歷史事件的偶然因素, 會不會造成歷史方向的改變?例如,暗殺甘迺迪的那顆子彈如果稍為偏幾公分,美國歷史會不會改寫?清廷如果不是派 劉銘傳來台,台灣會不會淪陷?如果當時是由劉璈主導戰局,台灣的政治中心會不會北移呢?在這種觀點下, 歷史走向充滿偶然的不確定性。如果法國當時攻下台灣,台灣會不會像越南一樣,成為法國的屬地?甲午之戰, 戰勝國日本在挑戰利品時,如果選擇海南島,而不是台灣島,今天的台灣會不會變得不一樣?

圖:隧道內嵌燈投射,微微燈光,輝映百年隧道滄桑

我若和小周兄聯手,持「歷史偶然論」,四拳對雙掌,應該勉強可與法賓兄的「經濟決定論」相抗衡。

但我不會這麼做。 歷史演進絕非單一個案或因素所決定。歷史趨勢,是人類社會集體力量交互作用的結果,應有跡可循, 我不會高估偶然因素的重要性。

「民以食為天」,經濟因素當然扮演重要的角色。如果劉銘傳不曾來台, 或許會有另一個劉銘傳出現,考慮將首府移往台北。

至於偶然的因素造成的變化,則是歷史詭譎之處, 屬於歷史命運的部份。就像劉邦、項羽爭天下的故事,二千年來,多少史學家分析項羽失敗、劉邦成功的因素, 但若持「歷史偶然論」的觀點,則只能說劉邦的運氣好。有一次他被項羽軍隊的飛箭射成重傷,只差幾公分, 歷史就會改寫。我們是否可以說項羽麾下的那名二等兵差點改變了中國歷史。或許是,或許不是。

我終於走進獅球嶺隧道,我也彷彿走進歷史的時光隧道裡。 這些年來,我走過不少地方,看過不少風景。常旅行的人大概都會有「曾經滄海難為水」的經驗。 當你看過的風景愈多,你的眼光會愈挑剔,愈不容易驚嘆,愈不容易感動。但這短短230公尺的獅球嶺隧道, 百年前的樸雅拱型隧道,隧道頂蓋的磚面還留有當年火車通過時的煤燻煙跡。這深深觸動我的歷史情懷。 今天的行程到了此處已心滿意足,我寧願在隧道裡多待久一點。 隧道內只有幾名遊客,我等待遊客一一離去,獨自停留在隧道裡沈思緬懷。幽暗的隧道,更顯得寂靜。

劉銘傳在台灣被割讓給日本的第二年,在家鄉抑鬱而逝。在隧道深處,我彷彿看見劉銘傳的身影, 聽到他沈重的嘆息聲。這是我的幻覺嗎?

旅遊日期:2004.3.28  



[行旅照片]

獅球嶺隧道北口。
隧道北口處有古蹟解說牌。
隧道幽靜沈鬱,旅人宛如走入時光隧道裡。
隧道內嵌燈投射,微微燈光,輝映百年隧道滄桑。
隧道內紅磚頂蓋還遺留百年前火車通過時的煤燻煙跡。
隧道岩盤脆弱處,以觀音山石砌成半圓拱型的頂蓋;
岩盤較穩定處則以磚石為頂蓋。
砂岩以丁順砌法砌成側壁。
以磚和石塊卷砌成半圓拱型的隧道。
接近隧道南口。
獅球嶺隧道南口,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親題「曠宇天開」。
獅球嶺隧道南口,台灣巡撫劉銘傳親題「曠宇天開」。左右對聯:
十五年生面獨開羽穀飆輪,從此康莊通海嶼;
三百丈巖腰新闢天梯石棧,居然人力勝神工。(字跡已模糊難辨)
獅球嶺隧道南口。

[行旅圖]


Tony的旅記(全部列表)】  【Tony的旅記(區域分類)】  【Tony已出版的著作】  

【尋找旅行地點】
陽明山國家公園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蘭縣
桃園縣
新竹縣
新竹市
苗栗縣
台中市
彰化縣
台南市
高雄市
花蓮縣
旅行遇見歷史

【訂購Tony的著作】
台灣古道地圖
台灣郊山地圖
大台北自然步道100
桃竹苗自然步道100
宜蘭自然步道100
台灣古文遊記選注
古文遊記名篇選注一
觀看全部的著作


【Online線上人數】

【訂閱最新文章】



【推薦Tony的網站】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旅聯網山友相關旅記】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