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港.十八羅漢洞(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119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119)

南港.十八羅漢洞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十八羅漢山的明心禪寺

三十二年前搬家至南港山下時,就已聽說南港山的後山有個十八羅漢洞。

當時我還是個小學五年級生,正如我家小女兒Peggy目前的年紀。 因為年紀小,不曾跟著大哥哥爬過南港山,深入那偏遠的後山。

對我來說,十八羅漢洞太遙遠,只能想像而已。我大部份的時間, 是在虎山溪抓蝦蟹或在虎山日本洞玩官兵捉強盜。 當然,還有在山腳下的空曠地成群結伴打棒球。

兩年前,我開始爬山,終於第一次爬過南港山,從南港山鞍部循著山 徑走向後山的中華技術學院。十八羅漢洞的入口就在校園內,然而我抵達時已近傍晚,天色昏暗, 我也沒有找對入口,結果失望而返。

後來看新聞報導,才知道十八羅漢洞早已被宗教團體佔用, 蓋明心禪寺,是個違建。政府單位前往取締,卻遭到寺方強力拆橋阻攔,最後不了了之。

最近讀到山友老恩兄一篇探訪十八羅漢洞的探勘報告,寫的有情有緻,深得我心。 十八羅漢洞雖只是郊山小景點,但老恩旅文寫的精彩,引人興趣。而我對十八羅漢洞本自懷有憧憬,便想再去探訪一次。

老恩兄幾次探訪十八羅漢洞,但不得其門而入。自前年政府強力取締失敗後,寺方為防建管處再前來雪恥, 護寺決心強烈,於是築柵封山,阻斷外人進入,不是信徒都無法順利進入。老恩兄無法進入, 於是在附近觀察探戡,竟無意間發現 一條跨四分溪,穿過竹林的秘徑,可直抵十八羅漢山下明心禪寺前的溪谷,離明心禪寺只約幾十公尺而已。 然而,明心禪寺早有防備,以銳利的鋼柵欄沿溪設阻,並以血紅警語恫嚇外人不得擅闖寺區。 老恩兄的探戡行程便受阻於柵欄之前。

圖:南港山步道

老恩兄旅文發表後,眾山友紛紛評論。

其中,山友之一,蕭郎,對台北郊山閱歷豐富, 提議可從十八羅漢山背後登頂而下,突破明心禪寺的防線。

原來,明心禪寺乃依十八羅漢山而建,背山面水,山峰險峻而溪水易涉。於是明心禪寺防線重心守溪為主, 鐵欄沿岸而陳,以禦外敵;至於背倚十八羅漢山,有天險為恃,便毫無設防。 徜若能克服天險,翻嶺垂繩而下,則便可長驅而入十八羅漢洞。這是山友蕭郎大膽策略。

此議一出,老恩兄便心動,而另一山友法賓亦躍躍欲試,於是諸山友乃與蕭郎相約組聯軍遠征十八羅漢山。 我亦心動。而另有熱心山友安迪兄則欲透過關係取得十八羅漢洞地籍圖以支援這次的突擊行動。

我雖心動,但沒有行動。登高涉險並非我的專長,我只能祝福。雖然決定不跟行,但我亦另有計謀。 幾位山友興緻勃勃欲從高聳的十八羅漢山的南、北岩闢徑陡下,在我看來,是英雄行徑,但能否達成目的,我並不樂觀。

明心禪寺沿著溪谷架設堅強工事,鐵柵尖網,難以穿越,宛若「馬奇諾防線」(註:一次世界大戰後法國沿德 法邊界設立的著名防線),其敵意十分明顯。蕭郎、老恩、法賓等山友若能攀崖越嶺,克服天險,順利突襲十 八羅漢洞,拍攝留影,然後撤軍,固然值得欣喜。但若不幸與寺僧猝然相遇,則闖入禁中,恐難言語解釋, 衝突勢不可免。

明心禪寺住持修學法師武功高強,曾不惜自焚,使政府單位束手無策,絕非理性中人 ,善良山友又該如何應戰?下崖容易,上崖艱難,如何且戰且退?更何況,山友老恩 、法賓兄兩人登山資歷與我相似,皆屬軟腳一族,遠征軍陣中唯有蕭郎為山林高手,但若是 選擇獨自脫困,則陷山友於不義;若留下救援同伴,則恐三人難敵寺僧,只是甕中之鱉,待人宰割而已。

因此,我今日之行,便揹負著某種任務。我趁遠征軍未出師之前,先去探訪十八羅漢洞。 若我的計謀成功,則可帶回消息,可勸諸山友,避難從易,可隨我進入明心禪寺, 參觀十八羅漢洞,自無須艱辛涉險蒙難。


圖:十八羅漢山

其實我的計謀也不算計謀。正所謂君子行不由徑,恃德不恃力,動口不動手,我想循「外交途徑」解決而已。

既然明心禪寺號稱禪寺,則應可與佛語溝通。

我相信明心禪寺的敵意鐵柵只針對執行公權力的政府部門, 絕非用來對付虔誠的信徒。我只須在寺門口,以誠意溝通,取得信任,應有機會獲准進入參觀十八羅漢洞。

論佛語,我可背誦「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心經》一段; 《金剛經》,我也能背誦幾句:「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有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談禪說法,我自信應能與佛門子弟溝通。

若能循「外交途徑」解決問題,使明心禪寺願開放胸襟,接待山友,則蕭郎、老恩、 法賓諸兄則可不必冒險翻越十八羅漢山,這是我希望見到的美好結局。我佛慈悲,應許我意。

於是今日我帶著任務出發,自福德街底走北興宮步道,直上南港山鞍部,前往十八羅漢洞,展開和平之旅。

雖說今天的目標為十八羅漢洞,但沿途亦有可觀之處。南港山步道眾多,其中虎山、象山自然步道規劃最完整, 登山人口亦最多,但步道石階亦最為人工化,堅硬新穎的花崗石階,既寬又平,總覺少了一分樸質原始的氣氛。

這段南港山步道,自南港山鞍部至中華技術學院(十八羅漢洞的入口在校園內),則是一條樸質的山路, 石階皆為傳統的砂岩,全程行走於森林中,又是一路下坡路,走來輕鬆。這段路,是南港山精彩的一段路。 路標上寫約80分鐘,但以我的經驗,慢步悠遊而行,應可於一個小時內走完。

這條山路,亦有古道的色彩。南港山的後山一帶,有百年古厝,麗山橋步道沿途 亦有石厝,而這條步道上亦不時可見竹林、姑婆芋等先民墾植的遺跡,接近十八羅漢山附近,也有土地公廟及涼亭。 附近山徑又有古樸石椅,年代似已久遠。土地公廟及涼亭雖然新穎,是民國七十幾年(1980s)新修的, 廟內供桌上的幾尊土地公,卻有一尊是面貌模糊的老土地公,年代至少超過百年。

這說明了這條路線, 也是一條先民古道。這條南港山步道似乎沒令世人熟知的名稱相配,自然旅行家劉克襄稱之為「福壽公園步道」 ,因為南港山鞍部附近有個福壽公園。我想亦可稱為「十八羅漢洞古道」。因為,在我少年時代的記憶, 大家都是走這條山路前往十八羅漢洞。山徑的終點抵中華技術學院校門口。美中不足的是, 尾段已鋪上新穎的花崗石階,取代了這古樸的石階路。

圖:舜若多橋

我循叉路繞往十八羅漢山的方向,遠望那陡峭的岩壁十分壯觀。

十八羅漢山由南北兩巨岩所組成, 據傳因峭直的裸岩壁似十八羅漢,故名之。至於兩岩之間則有個蝙蝠洞,號為「十八羅漢洞」。 過去這裡曾是知名的風景區,如今已落沒。

曾幾何時,十八羅漢洞竟已成了寺廟私地。 十八羅漢洞的明心禪寺為大違建,建管處曾信誓旦旦地要強力取締拆毀,但兩年過去了。 違建依舊在,公權力卻隨風而逝。

我來到明心禪寺的入口,還在遠處時,已聽到鐵柵門內的惡犬狂吠。我無所驚慌。惡犬頸部被栓著狗鍊, 更何況,我乃和平求見,正希望這狗吠能引起寺方注意,出門來探視,我便有機會說明來意。不料, 只是狗吠而已。寺方在遠遠的舜若多橋的那一端,狗吠一陣,仍不見有人出現在吊橋的那一端。

我不禁有些失望。遇不到寺僧,便沒有施展外交的機會,計謀只是空想而已。於是舉相機前進, 至少拍張舜若多吊橋的倩影。那狗兒見我向前,更是一陣狂吠。我立即從行囊裡掏出麵包,撕成數片 ,往地上一丟,一瞬間,惡犬便變了面貌,由憤怒變為驚喜,於是快樂地撿吃起來,還對我搖起尾巴。 原來寺犬並無高風亮節。

於是我鏡頭伸過鐵柵欄,在安靜的氣氛裡,拍下這座神祕的舜若多橋。台北市的吊橋已剩沒幾座, 這座還算是知名的一座木板吊橋。

圖:四分溪

既然苦候無人,於是我轉而循山友老恩所走過的探戡路線,越四分溪路線,希望找找看有無其它法可行。

依老恩兄旅文所述,我在研究院路三段麗山幹26號電線桿附近越溪,果然順利穿越竹林,來到接近明心禪寺的溪岸。

溪岸有明心禪寺的堅強工事,鐵柵成排,難以穿越,柵上有嚴厲警語,令人觸目驚心。 我本為和平的目的而來,當然不會有私闖的念頭。

在柵欄前尋思對策。忽靈機一動。明心禪寺的舜若多橋應是一座跨越溪谷的吊橋。明心禪寺固然主張私人土地, 禁止外人進入,但河川溪流應屬於國家所有(經濟部好像有個水利司),不如就循水路,找到溯往舜若多橋下的溪流, 則便有機會更接近明心禪寺。走在溪流上,不算侵入他人家園吧!?

萬一遇到寺僧,則可回答:「有經濟部水利司黃姓司員勘察四分溪水文地理至此,口乾舌燥, 可否入寺稍憩並乞清茶一杯?」寺僧如疑慮, 則可表明水利司為中央政府單位,與地方政府職掌無涉。拆違建乃地方政府建管處之權責,與中央政府無關。

我從柵欄附近,下至小溪,踩溪而下,或行走於岸畔竹林裡,最後穿回四分溪主溪。依方向,我踏溪前進,往下游走, 我猜想應有支溪自左側匯入主流,則我可循支溪上溯,直抵舜若多橋下。

踏溪行可算是此行的意外收穫。沒想到這南港後山的四分溪竟是如此優雅的一條小溪,小魚群悠游其間, 雖然偶見垃圾,但大抵還算是一條清澈的溪流。我邊走邊玩,一路前行,然而始終沒有看到任何的左側支流。 終於來到一處較深處,左側盡是山壁,支流更無望。

這時看看錶,才發現時間已不允許。我已超過承諾返家的時間。心念一轉,便決定踏上歸途。回程趕路, 放棄爬山,改搭公車。

今天雖然沒有完成任務,但也沒有挫折感。南港山幽樸的蒼鬱步道,四分溪清澈的潺流溪水,令人陶然可喜。 和平之旅雖未竟成功,但後續還有山友們的十八羅漢洞攻堅戰精彩可期。我素來反對武力, 但若十八羅漢洞本屬於國家領土,則凡我山友同胞皆應同仇敵慨,堅定支持政府,政府建管單位也不能軟腳, 必須矢勤矢勇,勿怠勿忽,以期能早日收復失土,還我河山。

日期:2003.10.25 


臺風雜記(電子書)
價格:39元
(日治初期的臺灣社會風貌)


【後記】
今日十八羅漢之行,大抵依老恩兄的路線而行,試圖以和平交涉方式,進入明心禪寺參觀,然因未遇寺僧, 無所突破,失敗而返。老恩兄「十八羅漢山」一文記述已完備,我今日之行,對此景點無可補述, 故這寫旅記,處處虛寫,洋灑荒誕,目的在凸顯十八羅漢洞明心禪寺背理的行為而已。


【山友迴響】

1969年一群當年大學雜誌的朋友約二十人曾到十八羅漢洞高唱we shall overcome,印象深刻, 34年後未曾再爬過。雖然走遍南港山就是找不到十八羅漢洞登山口。謝謝!終於發現了, 讓我們共同努力打通十八羅漢洞,也希望學法的台北馬市長想想辦法 有個圓滿的結局。...YP(2003-11-10)


Tony大哥你好,
你年紀比我大得多但還是叫您大哥好了,成為你的忠實讀者已經有一年多了,謝謝您總是一直 分享你的遊歷,也讓讀者們多知道一些自然之美。

關於18羅漢洞,我直接寫信請市政府處理了,秘書處把又轉發給民政局跟工務局,民政局的回函我已經收到, 大意是說私有寺廟內部運作民政局不便干涉,違建部分請工務局處理。工務局的公文轉發給建管處, 至今還沒有下文。...Bioee(2003-11-19)


建築管理處回函內容:
親愛的市民您好:
一、 有關台端陳述本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三段二八0巷一號內(十八羅漢洞)違建案,因違建人對違建仍有疑義, 業由本局建管處專案列管續處中。
二、台端熱心公益,關心市政及維護建築物之合法使用權益,至感敬佩,特表謝忱。
有任何問題請洽: 楊桂環小姐 (電話參考第244篇留言..tony註)
臺北市政府工務局建築管理處 處長何幼榕
有點不知所云.
既然都知道是違建了還放著是想怎樣呢?...Bioee (2003-11-25)


有關十八羅漢洞明心禪寺(負責人為楊O儀),請人查了一下資料,在十八羅漢洞入口前之違建 (靠近中華工專後籃球場那邊),是於八十四年前存在之舊違建,不必立即拆除,而吊橋進去那棟, 是新違建,應予拆除。不過阻力很大,在負責人揚言自殺及各方議員關切下,負責人也提起訴願當中, 目前暫時停止進行拆除,這也是不得已的作法啦,而新違建後方的土地,有些是國有財產局的土地, 但看起來似乎沒有被佔用到。...Andy Huang(2003-11-28)


[行旅照片]

北興宮步道(自福德街底至南港山鞍部)。
從南港山鞍部遠眺台北盆地及觀音山。
南港山步道。
已翻新的土地公廟。
古樸的砂岩步道。
更新的花崗岩步道(舊石階廢棄路旁)。
巨臀岩(?)位於十八羅漢山附近。
十八羅漢山陡峭的北岩。
十八羅漢洞明心禪寺的入口,鐵柵深鎖。
看門的兇犬,已經降伏。
舜若多橋。
四分溪。
明心禪寺,背倚險峻的十八羅漢山。
溪畔鐵柵及警示語。

優雅的四分溪。
四分溪的小深潭處,折返處
(舜若多橋就位於左則斜壁的上方處)。

[行旅圖]

圖:明心禪寺入口鐵柵門半開

今天再訪十八羅漢洞,主要路線是走蕭郎、老恩、法賓兄上次走的北岩路線,結果在下斜徑往幽谷的"一新挖小岩穴"(蕭郎語), 遇一寺僧正持打石機施工中。閒聊幾句,他說前行無路,於是我只好順其意折返。

回到中華技術學院,我發現後停車場的斜柏油馬路,可穿越林間坡地,下抵舜若多橋。距離短,不難行, 但此舉入侵企圖明顯,橋頭又有寺犬把關,容易被發現,恐造成雙方對立。遂放棄此念。

最後,又來到明心禪寺入口。遠遠發現寺門已開,急衝向前,遇一位寺僧在門口。大喜。向前打招呼。 寺僧態度和靄可親,我們以台語交談。我詢問起十八羅漢洞由來及現況,他回答,十八羅漢洞並非一洞穴, 只是一內凹的山壁,後來因向內開鑿,施工不當,造成崩塌,現已封閉。於是,我請求能否進入參觀舜若多橋, 寺僧為難致歉說,明心禪寺不開放參觀。看得出來,寺規嚴謹,他連這幾步路也不敢通融。我只好認命回頭。 今日之行,證明想循外交途徑進入明心禪寺是行不通的策略。

今日之行,連遇兩名寺僧,寺僧皆如一般出家人,態度和善可親,可與佛語相溝通。很難與四分溪畔那鐵柵上血紅警語聯想在一起。 我不禁思考,其中得無隱情? 明心禪寺是否感受到某種被壓迫的委屈,才會有如此激烈反應?回程時,我亦想到, 著名的佛光山與中台禪寺,都曾發生過違建或侵佔國土的案例,不知後來是如何解決的?這一聯想, 使我覺得或許應從另一角度來思考十八羅漢洞的問題。之前的判斷或許太武斷。--- Tony記於2003.11.15


【山友再迴響】

Tony兄今日也造訪十八羅漢洞,我也是!呵...呵... 但我是在上方(靠近鞍部)活動,一直在找尋南岩登頂路線,雖然未找到南岩之路,但卻新發現保線路, 沿路陸續通達兩電塔,建議有機會,您可以走走看,此路段來回約不及40分鐘(自步道叉路口算起)。 我有拍些照片,整理好再來貼link。(看照片就可知路線了)

至於兄台再探十八羅漢洞,應連登兩電塔才算登頂北岩, 一電塔於笑岩頂,展望佳;另一電塔靠峽谷內側,僅能展望十八羅漢洞後方的「秘密峽谷」, 想必兄台已一睹其幽。兄台於小岩穴折返,不知有無見到「幽蘊池」與「山谷秘樓」呢?

停車場後方下到舜若多橋,該處我也勘查過,考慮與兄台一樣,所以未強行進入。

蕭郎兄拍回之十八羅漢洞照片,讓人看了好失望,不是蕭兄沒拍好,而是看到內凹山壁僅有一水泥封口, 既不巍峨,也無特殊,難免讓人幻想破滅!反倒是後方上層幽谷的發現,比較令人駭然!況且寺方至今仍持續進行著 「秘密基地」的工事,讓人懷疑他們對這山谷的侵擾,何時才能停歇?!

我也曾想過,對於寺方的評斷,稍有偏頗,或許他們並非是惡人,只是欠缺道德心與環保心的修行吧?

探勘到後來,我對於十八羅漢洞與明心禪寺的興趣轉淡,反而更關注於全區的綜覽。我試圖尋求讓外界山友, 得以入窺堂奧的路線。因為我了解,不容易改變明心僧侶,想擴大寺院、封鎖外界的意圖, 但至少我們可以廣為告知--十八羅漢山是可以登頂、可以親近的。不要再冷眼忽略,而是靠近關懷。

也許有更多人可以來得及,看到還沒封鎖的地方;更也許群眾的接觸,可以導引出完美的結局吧?...老恩(2003-11-16)


【讀者迴響】

從你的文章可以看出你是一個熱愛爬山、熱愛大自然的人,但是你對於十八羅漢洞的看法只是片面的。 十八羅漢洞之所以會走到封山的地步,完全是被逼的!有很多往事已經不堪回首,我不便贅訴, 其中最令人痛惡的就是--中華技術學院。因為當年中華工專要成立之初是向十八羅漢洞"借地"成立的, 而如今卻成為中華技數學院的校產; 甚至曾經有人蓄意到十八羅漢洞放火燒山,所幸及時發現而為釀成災害.....

對於過去的一些往事、糾紛,我也只知其一,所以不便多說什麼, 只是把我所知到的一些事實說出來給大家參考而已。前人的恩恩怨怨不是我們後生晚輩能夠理清的能夠評斷的,SO, 我今天不是要跟你探討誰是誰非,而是想把我所"看到"、"聽到"的十八羅漢洞與大家分享。

對於十八羅漢洞的自然景觀你已介紹頗為詳細,但卻只是其中的一小小部分, 而其中最為精華也最引人入勝的部分便是外人無法進入的,而我有幸透過友人的帶路而得以一探究竟。 從舜若多橋有路可以一直通道後你所發現的稜線草蕨路,全程大約45-60分鐘的路程, 幾乎都是沿著山壁開鑿、修築而成的。沿途巨石林立,間或穿插著陡峭的山壁,一路上森林茂盛美不勝收, 蟲鳴鳥叫更是不絕於耳。 走在林間的小路上,那種舒暢愉悅、那份平靜的心,簡直就像是漫步在雲端一般,是很難用言語表達的。 ..........
(很抱歉我的文筆實在不是很好,不會表達,但也是因為實在是美到無法用文字來形容。)

最後我想說的是:要是沒有過去的封山,加上寺僧、信徒的用心保護、經營,我想今天我也看不到如此的美景。 老實說我對台灣遊客的公德心沒有多大的信心,所到之處垃圾遍佈、黃土飛揚,實在是不敢想像......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會有開放的一天,讓我們大家一起期待吧!!至於過去的紛紛擾擾留待給歷史去作評斷吧! 但請大家以客觀的態度來看待這件事,很多事情並不像是外界所流傳的一般,實在是充滿著許許多多的無奈呀!
---瓶爾小草(2003-12-23)


【[Tony的回應】

謝謝你從不同角度提供看法。
其實我重訪十八羅漢洞時,與寺僧在明心禪寺門口短暫交談過, 想法就已有修正。於是,重提佛光山與中台禪寺亦曾發生違建問題,以供讀者思索。 山友安迪亦曾補充說明,十八羅漢洞實為私人土地,所涉問題只是違建而已,並無侵佔國土問題。 後來,從"獨步山林間"網站的留言討論,我得知明心禪寺老和尚已於去年往生,亦令人有所悵然。

謹如實刊登讀者瓶爾小草來函,供讀者參考。社會問題,有表象、有真相,非深思熟慮,豈易得之。 於十八羅漢洞,我有深感。...Tony(2003-12-23)


[行旅照片]

南港山鞍部至中華技術學院的幽樸山徑。
前往九號電塔的稜線草蕨路,視野良好。
從九號電塔眺望北二高方向。
九號電塔(輸送電力於深坑-南港之間)。
往八號電塔之路,踏枯草蕨前進。
自八號電塔處俯瞰北岩、南岩之間有一峽長幽谷。
北岩、南岩間狹長幽谷之神秘谷樓。
陡峭的北岩(笑笑岩)。

裨海紀遊(電子書)
價格:29元
作者:清.郁永河
(臺灣第一本遊記文學)

[行旅圖]


Tony最新出版電子書

臺風雜記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佐倉孫三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行影片推薦】
.觀看更多Tony的旅行影片,請前往: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YouTube頻道),歡迎訂閱!


【Tony旅記隨選】


註:若您對本篇旅記有任何意見交流,歡迎來信(我的e-mail信箱:tonyhuang39@gmail.com)。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