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桐.太子賓館(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062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062)

菁桐.太子賓館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菁桐古道

沒想到這麼快又再訪菁桐古道。 兩個星期前初走菁桐古道歸來,發表旅記。外甥Kenny讀文章,心嚮往之;而老婆對我「拋家棄女」獨走菁桐古道的「怨言」 仍餘音繞樑;於是我便決定辦一場自家人的菁桐古道之旅。重返菁桐古道,對我來說,也是再次的回味。

今天的古道之行,除了老婆之外,也邀大姊、二姊同行,外甥Kenny則是勇氣可嘉,帶了老婆和兩歲大的兒子一起同行。 這也證明,菁桐古道是老少咸宜的(當然,大人得要有體力揹小孩)。菁桐古道自盤石嶺,汐平公路的最高點往平溪鄉走, 基本上走的是下坡路,體力負荷不算大。不過這大人小孩組成的老少隊伍,原本一個半小時的行程,我們大約走了兩個小時。

菁桐古道依舊冷清。即時是這樣一個秋高氣爽的星期假日,整條古道也只有我們這支隊伍獨行而已。古道沿途景物, 一如兩週前,無新奇之處。上次走古道,沿途拍攝景點的效果欠佳,今天本想再補拍幾張,不料一時大意,數位相機設定出 了點問題,古道沿途拍攝的照片在下載時卻全部陣亡,數位相機對我說「抱歉」。這不是第一次,先前也曾發生過類似的悲劇。 旅遊過程,你永遠無法預知會發生什麼令人驚喜或意外的事。今天從石壁青苔陡坡步道而下,接上石階步道時,發現了盤石嶺農 莊吳振隆先生所說的「魔神仔洞」,洞深約十餘公尺,可看見對面出口,這洞應只是一條小隧道而已。可惜的是,我對魔神仔 洞拍下的照片已隨風而逝。

接近菁桐坑,看到兩週前石橋附近仍是溪水潺潺的流水,如今已變得乾枯乏水。這是台灣河川的特性,短小急促, 天雨過後幾天,則溪水流急,連續天晴,則溪水變得奄奄一息。

圖:太子賓館

中午時分抵達菁桐,我帶大家往石底煤礦礦區去走走。礦區大門依然深鎖,禁止通行。但上回門欄左側我翻越而過的矮欄則 已消失,被踢出一條路徑,這應是尋幽志士所為。我們輕易進入石底礦區,走一圈,憑弔一番。

接著,來到菁桐車站前找一 家麵店(也只有這一家營業)解決午餐。原以為只此一家,不敢期望太高,將就一點,沒想到老闆煮的牛肉麵竟有九份舊道口 牛肉麵的風味,老婆甚至認為還更勝一籌。我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午餐,下一步呢?我本計劃讓大家在平溪線自由行,而我獨自爬回盤石嶺取車,再下山來接大家。不過似乎沒有得到大家 的認同,大概是覺得我太辛苦了。大姊便向麵店老闆探問菁桐可有叫客計程車。得到的答案是:「菁桐沒有計程車」。「那平溪呢?」 答案是,平溪也沒有計程車,只有腳踏車出租。我開始想像騎腳踏車爬上汐平公路「搖籃灣」的景象。其實我是隨遇而安, 頂多就是爬回盤石嶺而已。這本是我預定的行程計劃,但大家是不贊成(捨不得)讓我獨自爬回盤石嶺,最後,決定一起坐火 車至平溪,去汐平公路攔車,若真攔不到車,替代方案就是由我租輛腳踏車騎回盤石嶺。

午餐畢,等火車,還有40分鐘時間。我建議可至附近太子賓館及日人宿舍區走走。老婆、大姊、外甥夫婦及孩子經長途跋涉, 只想在菁桐車站休息,只有二姊隨我往平菁橋而去。不久,老婆、大姊也隨後跟來。從平菁橋右側的斜坡步道往下走,太子賓 館就在河畔林蔭之間。我遠遠地望見門口有張白色的告示牌,走近時才發現,原來太子賓館已正式對外開放,不禁大喜過望。 去年十月初訪菁桐小鎮,這座變為私人佛堂(渠蓮精舍) 的太子賓館,大門深鎖,只能在圍牆外探頭而望,失望之情,可以想見。而金瓜石著名的太子賓館至今依然庭院深深,外人不得 其門而入。沒想到今天不預期而能進入菁桐的太子賓館,這成了今天菁桐之行的最大收穫了。

入場(清潔)費30元,合情合理。大門外無售票亭,訪客須先按門鈴,等屋內人出來,引導訪客走過庭園,入內參觀。在屋前, 我們脫鞋,換上拖鞋,進入這座已有八十年歷史的日式傳統建築。踩踏在地板間,都還可聽到地板吱吱聲響,這典雅古樸的 木造建篥,令人彷彿穿越時光走廊,觸發出濃郁的思古幽情。

走進參觀時,工作人員向我遞上了一份太子賓館簡介文,其文如下:

菁桐坑太子賓館俱樂部 .渠蓮精舍簡介

佔地600餘坪,其中建坪202坪,比金瓜石太子賓館還大上60餘坪。據文史調查,此建築物與(日本)「太子」 並無任何關聯。(太子賓館)所用的建材是台灣最好的檜本,設計的樣式卻是日本皇室的格局,是台灣現存日式木造 房屋中最具特色的建築。

此一建築完成於西元1922為「和洋折衷」風格,此風格在當時是相當流行。屋內的建材多為原始建材,保存良好, 非常難得。庭園中有一座「台灣島」形狀的水池及高大的南洋椰子樹,象徵日本將台灣作為南進東南亞殖民的霸權心態。 主臥室(太子寢室)有床間(篷)TOKNOMA床門支柱都是高級原樣原本,有著濃厚的貴族氣息,客間、主間、次間、客廳、會議、 大廳(洋式設計和式作工)每間均有壁龕,作為裝飾花卉書畫陳列之用,給人樸實又高貴的感覺。館側隨從房屋有數十種窗檽、 門花、花樣繁複精美,均為行家精細雕刻而成。

此建物現為清修聖地,屋主感念先人、真知卓見,願將此建物捐出作為古蹟永遠保存。此乃菁桐坑之福。

像這種單一200坪的日式傳統建築,在台灣幾乎已難以看到。更何況這是當年日本礦業株式會社為迎接日本皇太子前來台灣巡遊 而特別規劃建造的,無論格局、建材、施工都是極盡能事,以完成這座具有皇家格局的日式建築。這座太子賓館被文建會評為 「台灣百景」。

圖:太子賓館內部一景

從正門玄關進入,二百坪的太子賓館分左右兩部份。左側有十間客房,可供訪客及太子隨扈住宿,每間房間皆明淨細巧。 左側還有大間的浴池和廁所。

玄關右邊就更為精緻典雅,為當年準備給昭和太子下榻居住的,房間寬敞明亮,環屋有整面落地窗, 可讓陽光穿照入內,窗旁尚有迴廊,可以讓人佇足欣賞庭園景色。在走廊上,我不禁舉相機,按快門,拍景留念。

隨後而來的工作人員提醒我,屋內禁止攝影。我沒看到這項禁令,經過提醒,當然就沒再拍攝了,就只拍了這麼一張而已(如圖)。

從民族情感的立場來看,金瓜石的太子賓館、大溪御成路古道 以及菁桐的太子賓館,都是過去日本帝國主義殖民台灣的殘留痕跡。面對這樣的建物,心情上是該有些幾許傷痛或複雜情緒的, 不過戰後出生的我這一代,是沒有經歷過日本殖民統治,父祖傳承的日治時期經驗,也不全然是負面的。這日式傳統建築反而喚 起兒時模糊的記憶,是能勾起感情回憶的,雖然我承認,這種感情是直接的反應、是沒有經過深層理性反省的。

無論是對日本殖民台灣的歷史主觀好惡如何,對日據時代遺留下來歷史建物,我是贊同要加以保存的,這是台灣歷史的一部份, 無論愛恨,都該遺留給子孫。在士林芝山岩,我看到日 據時期的遺碑遭民眾破壞;在金瓜石的黃金神社,也看到日據時期的黃金神社,在光復後被洩恨的民眾拆的只剩幾根石柱,孤聳 於山腰成為遺址,是不免有些心痛的。

菁桐的太子賓館能夠如此完整的保留下來,或許該感謝他的擁有者能夠好好善加保存。光復後,這座太子賓館歸台陽礦業公司所有。 民國七十五年,王華飛居士以一百萬台幣,向台陽公司承租,取得永久使用地上權。王居士為虔誠的佛教徒,為紀念雙親王道渠及 應寶蓮,將太子賓館取名為「渠蓮精舍」,在此修行,深居簡出,太子賓館未對外開放,使這棟歷史建物與外界阻隔,深藏於菁桐 基隆河畔的幽靜林蔭之間。直到民國八十八年二月,王華飛居士過世,無子嗣,其妹取得精舍繼承權後,積極整修精舍,但面對日 益凋敝的主建築體,為求渠蓮精舍的永續保存,乃決定捐出房屋使用權,由政府畫定為古蹟,來加以維護,並籌募基金以為永久管 理,使這座有歷史意義的太子賓館得以長久存續。

在這樣的週日裡,在太子賓館內參觀的民眾並不多。除了我們之外,只有三兩遊客而已。有些遊客在門口,看看佈告牌,望了幾眼, 沒有按鈴,轉身而去。

圖:菁桐火車站孤寂的一角

時間匆匆,使我無法在太子賓館久留。出了大門,已無時間再過小橋,前往日人宿舍區閒逛了。 去年來時,有些日式屋舍正在整修。

據報紙報導,日人宿舍區已開了家精緻的咖啡屋,不過我也只能遙望興嘆了。這大概是團體出遊的悲哀, 對於旅行的突發際遇或驚喜無法保持機動或隨意而行,只能遵守預定的行程,當個稱職的領隊而已。

回到菁桐火車站,接近火車到站時刻,月台湧入不少遊客。這班火車誤點,讓我有多些時間在月台踱步, 望望山坡上孤獨的礦業大樓、看看卸煤台下寂寞的鐵軌。這時天空落下雨滴,遊客紛紛進車站內躲雨, 我則是在月台細雨中懷想菁桐的過往煙雲。眼前這條街道,在菁桐最繁華的年代, 曾有三家24小時營業的商店,入夜的菁桐依然熱鬧喧嘩。太子賓館及日人住宅區是遺留的歷史見證, 如今正默默述說著菁桐曾有過的繁華歲月。

菁桐的繁榮是屬於過去的。反觀個人的生命歷程,中年過後,也漸感受到那青春飛揚、 年少輕狂的生命已漸遠離,生命的青春榮盛已屬於過去。自己對流行、對熱鬧漸感乏味, 而對像侯硐、菁桐、金瓜石這樣曾有過繁華的純樸小鎮漸情有獨鍾。在生命的情懷上, 彼此可以找到連繫之處。在這樣的小鎮悠走,其實不必有什麼奇風殊景來滿足視覺。 一幢平凡古樸的房舍,一條幽靜的舊時巷道,就足以激起心靈陣陣的漣漪了。

我們順利搭上火車到了平溪。我還是興緻勃勃地去租了輛腳踏車,雖然天空的雨愈落愈大。 結果我是白租了。才騎著車正準備要往汐平公路追風逐雨,就看到前方不遠處,大姊等人已攔到一輛計程車。 這計程車剛好載客到平溪,正準備空車駛回汐止。遇到我們,彼此都慶幸自己的際遇。 雖然立刻退租腳踏車,損失50元,但內心還是高興的。畢竟在雨中要通過汐平公路「搖籃彎」路段, 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更何況今天已是星期日,我沒有明天可休息。

旅遊日期:2002.10.06



[讀者迴響]

TONY大哥,這篇留言受菁桐太子賓館的一位可愛的管理員所託,希望我能代為轉達。 您在第62篇旅記中曾提到:「太子賓館的屋主為求此一歷史建物妥善保存,決定捐出房屋的使用權,由政府劃定為古蹟維護。」 這段話與現況稍有出入,由於現任屋主(為王華飛居士之弟王華玉先生)依王華飛居士的遺言,希望能保留精舍中的佛堂, 但政府認為既然捐贈其屋作為古蹟保存,所有權便屬於政府,故不能保證佛堂是否留存,時至今日,太子賓館的所有權仍屬於私人, 特請我代為告知。.... Jimmy (2004-09-19)


謝謝Jimmy兄轉達此事。... Tony (2004-9-19)


[行旅照片]

菁桐古道。
菁桐古道菁桐坑登山口(出口前方不遠處,即是石底煤礦礦場大樓)。
石底煤礦礦場大樓一景。
石底煤礦礦場大門深鎖(左右各書「私有土地,禁止通行」)。
石底煤礦礦場一景。
外甥夫婦及孩子(坐於地上)攝於石底大斜坑口。
太子賓館。
太子賓館門口佈告牌(注意開放時間)
太子賓館內部一景。
大姊步出太子賓館。
菁桐火車站孤寂的一角。
菁桐火車站。
石底煤礦礦場大樓(遠景)。

【Tony最新出版的電子書】

書名: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1915年台灣遊記)
書名:鯤瀛日記
價格:新台幣 15元
作者:施景琛
(1912年台灣遊記)

[行旅圖]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