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溪.幼坑古道(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238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238)

平溪.幼坑古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從幼坑隧道拍攝三瓜子橋

幼坑古道在我的行程計劃裡已擺很久了。我認識的幾位山友都已走訪過這條古道,拍回不少撩人心弦的照片。 這條路線所以吸引人,我想是因為它集合了許多迷人的因素。

其中,光是平溪線的鐵道、基隆河的壺穴就已令人陶醉, 更何況古道沿途還有小橋流水人家,竹林、幽徑、古厝、古碑,都能滿足旅人尋幽探微的渴望。

幼坑古道位於平溪線鐵路大華站、三貂嶺站之間, 可從大華站或三貂嶺站出發,翻越兩地之間幾座小山丘,路程時間約兩個小時。

上個月我初次走幼坑古道,從大華站出發,卻一開始就走錯方向,花了一個小時,才順利找到幼坑古道,而中途又走錯路, 最後半途而廢,原路折返。其實幼坑古道的路徑清晰,我怎麼會迷路呢?這大概是所謂的「路不迷人而人自迷」。

今天則改由三貂嶺車站的方向走幼坑古道。古道登山口在三貂嶺車站附近碩仁里社區「魚寮路174號」的民宅旁。門牌清楚, 所以很容易可以找到登山口註1。從174號民宅旁的石階往上爬, 先翻過魚寮山,然後下抵「三清觀」,正式進入幼坑古道。若不想爬魚寮山,更便捷的方式是直接穿過平溪線的「幼坑隧道」, 出隧道就到達「三清觀」的附近註2

「幼坑隧道」長300公尺,是平溪線最長的隧道,從這頭看不見對面的隧道出口。若要我獨自走入這黑暗的隧道裡, 我寧可爬過魚寮山。更何況魚寮山並不高,翻越這座山大約只須二十分鐘。中途還另有岔路, 約五分鐘路程,就可登上魚寮山的山頂基石處。爬上了魚寮山,看見一顆建設廳礦補2007號基石。 雖然山頂展望平平,但路程如此短,若不順便登頂撿基石,則不近人情, 也有違山界的風俗習慣。

圖:幼坑古道

從魚寮山下來,來到「幼坑隧道」的另一頭,「三清觀」就在附近,但只是一民宅改裝的寺廟,其貌平平。 平溪線到了這裡出現隧道群,「幼坑隧道」之後,還有兩、三個小隧道。

我趁沒火車時,走進隧道口,拍這鐵路連環隧道的風景。這個路段的鐵路前後都有隧道,顯得與世隔絕,獨立而幽靜。

過小鐵橋越溪,開始進入幼坑古道,緩緩上坡行。約五、六分鐘,來到一空曠處,有農民開墾的菜園,這附近也有 岔路可爬往幼坑山。繼續前行,為平坦的山腰路,約五分鐘,又經過一片農園,有農民種植的咖啡樹,農地放置不少水桶。 咖啡樹是一種會搖錢的經濟作物。雲林縣「古坑」咖啡聞名全國,熱賣到供不應求,平溪鄉若能急起直追, 或許未來北部也會有「幼坑」咖啡。菁桐一帶的106公路沿途有不少店家經營露天休閒咖啡廳,都是潛在的可能買主。 幼坑農民若能用心裁培,或許這僻壤的山林地,有一天也飄散著濃郁的咖啡芳香。

續前行,古道好走,林蔭間,陽光灑射,光影晃蕩。未遇遊客,不聞鳥語,只有微風招引林葉微微沙聲伴我前行。 約六、七分鐘,出現竹林處,有左岔路通往「幼坑山及大平林山」。再往前走一會兒,看見左側有一條小徑,進去探一下, 來到「幼坑2號」民宅。這處民宅已荒廢,殘破不堪。或許是山林拓墾辛苦,收入又微薄,農民迫於生計而不得不搬離此地。

圖:「臺北州基隆郡」界碑

從民宅走回到正路,繼續前行,變為下坡路,沿途有竹林。約三分鐘,抵達一小水泥橋,過橋,溪岸附近有殘遺的駁坎。 此地平坦寬闊,於是在此地用餐。餐畢,休息後,繼續前行。

古道沿著乾溪谷上行,溪谷陰溼,大小不一的岩石鋪成的石階佈滿 青苔,小心而上。約兩、三分鐘,路旁有一青苔斑斑的界碑,扁圓的岩面刻著「臺北州基隆郡」。 這塊界碑是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山友蕭郎、 法賓老師走這條古道時無意間發現的註3

這「界碑」為何設立於此?這裡並不是郡與郡之間的交界處,頂多是庄與庄之間的分界點而已,但碑石卻只寫著「臺北州基隆郡」, 刻字的字體不像官方正楷書寫的方式。我猜測可能是昭和七年(1932年)時, 平溪庄由「臺北州七星郡」改隸屬於「臺北州基隆郡」註4, 所以有人特別在這條古道立石刻字,讓往來的居民知道此地的行政區域已改隸屬於基隆郡。 這樣猜不知對不對?註5

這塊界碑的碑面朝向溪谷, 又已青苔斑斑,路經此處,若稍不留意,就可能不會注意到這碑石。 往上走,約五分鐘,來到了鞍部。這裡也豎立著一塊較小的岩石,背後似有刻字痕跡,但斑駁模糊, 無法辨識,也無法確認是否為界碑。

由鞍部往下走,出現幾棵柳杉。幾分鐘後,來到下方平緩處,右側的樹林內有幾間廢棄的屋舍,只剩半頹的紅磚殘圮被蔓草侵繞。 這時看見一位山友自前方而來,我們互相打招呼,他是從大華站走過來的,是我今天在這條古道上唯一遇見的山友。 我們在廢棄屋舍旁聊了一陣子。聊天之際,前方又出現一位老農民,他是來這廢屋的附近劈草整理林地。

與山友道別後,我進入這廢屋遺址的區域,發現更裡面還有一間較完整的石造屋,格局不像是一般民宅。後來問老農民, 他說是礦工的宿舍,以前這一帶曾經採過礦。這間礦工寮的門牌為「幼坑12號」。

繼續往前走,過一小鐵橋,往上走,古道與一橫切的水泥步道交會。這裡有一戶民宅,一條龍的格局,門牌為「幼坑14號」。 原來這位老農民就是「幼坑14號」的屋主,他說這間房子現在沒人住了。他已搬至台北縣三重市, 今天天氣好,所以抽空回來整地,在這附近種一些農作物。

圖:大華壺穴

「幼坑14號」門前這條橫向的水泥步道,往上或下走的方向都可抵達大華車站。往上走,可到抵達「幼坑23號」、 「粗坑2號」民宅,是一般山友所走的古道路線,但繞得遠,先爬上,再繞下,才能到達大華車站。

我認為不如直接由「幼坑14號」往下走,可接平溪線鐵路, 然後走鐵軌至大華車站。雖然會錯過兩間民宅古厝,但走平溪線鐵軌的這條路線, 沿途有鐵路、溪流、瀑布、壺穴等美景,所得足以補償所失。

我選擇直接往下走,沿途經過一兩間廢棄的民宅。不久,遇右岔路,有一拱橋跨過溪流, 橋對岸有小徑可繞回「幼坑12號」的礦工寮。 溪流兩岸則都有小徑可往下走。我選擇左邊的水泥步道繼續往下走,不久溪谷出現一小瀑布, 瀑下有小潭,於是來到溪谷小潭旁稍休息。 以水沖臉,清涼舒暢,然後繼續前行。這時發現前方路旁有一座小廟,走近看,是一座有應公廟, 廟身青苔累累,廟旁還有一石頭公,一樣是一身青苔,有應公廟後方則放置了幾個金斗甕。

前面不遠處就是平溪線鐵路了。鐵路在這裡橫越這條基隆河支流的溪谷,穿過隧道往大華站而去。 橋下的溪谷上游處有一瀑布,無步道可抵達。我找路下切到鐵路橋下,再溯溪爬上去。由於下切不當, 小腿撞石,紫青一塊,使我賞瀑的心情變成微酸。

爬回到步道,來到鐵軌附近。查看火車時刻表,先等不久之後的一班火車過去,然後從容悠閒的步行於鐵軌, 走往大華站,先後穿過兩個短隧道。出第二個隧道時,右側有小徑通往下方的基隆河溪谷,這裡的溪谷就是著名的「大華壺穴」。 步道往下的中途有一小平台,塑立著兩個高中生的人面雕像,雕像面對著基隆河的深潭。 基座則刻著「捨生取義」四字。十九年前,這兩位高中生與朋友來此戲水,朋友不小心溺水, 兩人情急而義勇下水救人,結果三人同遭滅頂。

這裡的溪流湍急,潭深不見底,有一簡易鐵橋越過岩間的深潭,可通往對岸。對岸有步道通往野人谷, 可接三貂嶺瀑布群的路線。

圖:平溪線鐵軌

我慢慢沿著鐵軌走回大華車站。大約走了十二、三分鐘。我喜歡走鐵路的感覺,算是一種童年的回憶吧!讀國小時, 我每天走鐵軌去上學。以我自己的經驗而言,我對鐵軌的感情其實比對火車還來的深。

沿途鐵軌的左側有三條石階小徑可通往上方的農家,都可通往幼坑古道。我上次走幼坑古道,因為迷路,所以後來都 闖遍這幾條小路。迷路也有迷路的收穫,我所繪出的幼坑古道地圖因此而更能 觀察入微註6

來到大華車站時,離火車到達時刻還有二十分鐘,坐在空蕩的售票亭前休息。大華是寂寞小站,只有幾位遊客在等火車。 其中包括了一位導遊帶著三位新加坡觀光客來遊平溪線。我訝異於他們會選擇大華站下車。或許是隨意的漫遊平溪線吧!

新加坡是個城市國家,多數的新加坡人都居住在一種很都會化的人工生活環境裡,或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羡慕及嚮往 平溪線這種質樸的鄉間小鎮風情吧!可惜他們遠道而來,只是匆匆趕場的來一段短暫的鐵道之旅而已,他們若有機會更深 入平溪線的溪流、瀑布及古道,我想他們對於台灣應該會有更進一步的羡慕與嚮往。

旅遊日期:2005.03.16 



[路程時間記錄]

魚寮路174號民宅...6分鐘...魚寮山鞍部...5分鐘...魚寮山基石...3分鐘...魚寮山鞍部...6分鐘...幼坑山岔路...4分鐘... 幼坑隧道出口/鐵橋...5分鐘...菜園/岔路...5分鐘...咖啡樹園...7分鐘...岔路...1分鐘...幼坑2號民宅...3分鐘...小石橋...3分鐘 ...台北州基隆郡界碑...5分鐘...鞍部...5分鐘...幼坑12號廢棄屋...2分鐘...幼坑14號民宅...5分鐘...溪谷小瀑...3分鐘...有應公廟 ...1分鐘...平溪線鐵路...2分鐘...出隧道/小徑往大華壺穴溪谷...12分鐘...大華車站 (單程約1.5小時,不含休息時間)

註1:登山口請參考《行旅地圖》。從三貂嶺車站沿著平溪線鐵軌走,過「三瓜子橋」, 即到達碩仁里社區,在「幼坑隧道」前右轉,有一排民宅,最右邊的一間即是「魚寮路174號」。登山口就在這間民宅旁。

註2:幼坑隧道長約300公尺,是平溪線最長的隧道,隧道內空間 狹窄,進入隧道前務須算準火車時間,以免在隧道內遇到火車,會發生危險。

註3:參考:《粗坑山,幼坑古道,幼坑山,魚寮山》 (by 蕭郎)

註4:日據時期大正九年(1920年)台灣地方行政區域重新劃分為「五州二廳」 (臺北州、新竹州、臺中州、臺南州、高雄州及台東廳、花蓮廳)。平溪隸屬於「臺北州七星郡平溪庄」,昭和七年(1932年),才改隸屬 「基隆郡」。(參考台北縣政府資訊服務站-地方沿革)。

註5:我這樣猜應該是錯的。這篇旅記發表後,蒙法賓老師指正,才發現我思考方向錯誤。 昭和七年以後,「平溪庄」改隸「基隆郡」,之前則是屬於「七星郡」;而三貂嶺所在的瑞芳地區則是屬於「基隆郡」。因此這塊界碑應該 是立於昭和七年以前,是「基隆郡」(三貂嶺)與「七星郡」(平溪庄)的界碑。(Tony補註)

註6:順便提供我上次走幼坑古道迷路的經驗,詳情如下: 這是我誤走的A路線

按照登山資料的記錄,從大華車站出發走幼坑古道,須沿著鐵軌旁的步道往三貂嶺的方向走,然後右側會有一條石階步道, 可通往幼坑古道(地圖-B路線)。當天我從大華車站沿鐵路走時,很快就注意到右側有一條石階步道,而且步道入口綁滿了 登山條(地圖-A路線),於是我很快地就踏出了錯誤的第一步。爬到上方,開始發現遇到的民宅門號與地圖資料不符, 然而還是努力不懈的繼續向前探路,深入各民宅,折騰許久,還意外發現了一廢棄的礦坑。後來問農民,才得知一開始就走錯 方向。前後花了一小時,才找到正確的幼坑古道路線,抵達「粗坑2號」農宅。

接著循地圖前進,以為已萬無一失,豈料到了「幼坑23號」農宅之後,又走錯方向。此處有左右岔路。依方向判定, 右往「三貂嶺」,左往「大華車站」,我自然而然的選擇往右走。

難道我沒注意看路標嗎?我當然有注意看。

路標寫著「(往左)大華車站.幼坑山.魚寮山.三貂嶺車站」、「(往右)幼坑-魚寮 越嶺鞍部.大平林山」。我看到往左的路標開頭寫「大華車站」,就主觀認為一定是往右走,往右是「幼坑-魚寮越嶺」, 沒錯!我知道翻過魚寮山就是三貂嶺車站了。豈料到幼坑古道的路線其實是先取左行至「幼坑14號」農宅,然後再大迴轉從另一條路 向右行。

我從「幼坑23號」民宅向右行,沿途路徑好走,有古道幽意,我一直以為走對路了。但沿途遇到古厝的門牌與地圖資料不符, 我沒有遇到地圖上標註的「幼坑14號」民宅,卻走到「幼坑18號」民宅。這時充滿困惑,才發覺可能又走錯路了。

雖然判斷直行應可爬過幼坑山及魚寮山,可出三貂嶺車站,但所帶的地圖並沒有包括這一段路線的資料,不知路況如何,沿途路標又未 標示路程時間,而當時的時間已接近下午四點鐘。人生地不熟,猶豫之後,決定循原路撤退,返回大華車站,將車站鐵軌附近的小路 一一掃蕩。


[行旅照片]

平溪線三瓜子橋。
從幼坑隧道口拍攝三瓜子橋。
翻越魚寮山的古道山徑。
來到幼坑隧道出口,接著還有兩、三個小隧道。
幼坑古道路徑清晰好走。
幼坑2號民宅,已經荒廢。
小石橋,在此用餐休息。
小石橋附近的古道光影。
古道路旁的「臺北州基隆郡」界碑。
「臺北州基隆郡」刻字。
幼坑12號礦工寮。
幼坑14號民宅。
幼坑14號民宅走往平溪線鐵路。
路旁溪谷小瀑。
小水泥路繼續往下走。
有應公廟,左有石頭公,廟後有數個金斗甕。
小水泥路與平溪線交會。
等火車過橋。
橋下溪谷上游有一瀑布(粗坑瀑布)。
穿過隧道往大華車站方向走。
大華壺穴。兩位高中生寂寥面對深潭。
大華壺穴。
走鐵路至大華車站(1)
走鐵路至大華車站(2)
大華車站附近,粗坑古道的登山口(路線B)。
大華車站。

【Tony最新出版的電子書】

書名: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1915年台灣遊記)
書名:鯤瀛日記
價格:新台幣 15元
作者:施景琛
(1912年台灣遊記)

[行旅圖]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