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貂嶺.再訪三貂嶺瀑布群(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086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086)

三貂嶺.再訪三貂嶺瀑布群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侯硐車站旁的瑞三煤礦選煤廠(煤礦博物館預定地)

三貂嶺,只是宜蘭線鐵路上的一個小站。宜蘭線鐵路與平溪線鐵路在此交會。一般觀光客很少會在這裡下車, 除了當地居民外,大概只有登山客會在此下車。這裡是三貂嶺瀑布群的登山口。

我一直想完整地走一趟三貂嶺瀑布群。三貂嶺瀑布群,自上游而下,有新寮瀑布、 迷魂洞瀑布、枇杷洞瀑布、摩天瀑布、合谷瀑布等五座瀑布群。

去年三月,我們全家同遊,自三貂嶺出發, 老婆及女兒走至合谷瀑布便折返,我獨行至摩天瀑布也折返,而一般登山客的行程,多半是連訪這瀑布群,然後出野人谷, 至平溪線鐵路的大華站。這也是我今天規劃的路線。而老婆為陪孩子週末補習,已久未參與我的行程, 今天趁連續假日,決定陪我走這趟瀑布行。

因為連續假期,高速公路車多,下濱海交流道,暖暖、四腳亭、瑞芳一路車塞車,車行緩慢, 走走停停。從102公路轉往北37公路往侯硐方向走,行車才順暢起來。至侯硐,未進小鎮, 直接轉往牡丹行。這候硐往牡丹的公路,又稱「侯牡公路」,我第一次走這條公路。

爬上了坡,在北37公路約3.5公里處的侯硐神社附近,停車休憩。帶著老婆閒步爬上神社。這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神社, 已經拆毀,闢成公園,只剩石階入口處殘存的鳥居(神社的牌坊)。在這裡休息二十分鐘,並從侯牡公路上 拍攝侯硐小鎮及車站旁的瑞三礦業的黑色選煤廠。

今天帶了新買的數位相機,頗為興奮。這一年來,原有的傻瓜相機漸不能滿足行旅需求, 只是相機還堪用,便捨不得換新。想換新相機,只是懸在心裡,並未採取行動。上週六參加女兒學校 的家長座談會,老師提出製作班級網頁的想法,並詢問有無家長願協助用數位相機拍攝學生的作業作品。 家長無人反應,於是我毛遂自薦。我先試拍女兒作業,沒想到這傻瓜相機拍模糊山水尚可,但近距離拍攝, 作業文字卻變得模糊不堪。女兒帶磁片至學校,老師婉轉地傳達了可再改進的訊息。 於是這次的家長座談會,竟是促成我買新相機的「最後一根稻草」。

圖:三貂嶺小村(碩仁里),位於平溪線跨河新橋的另一端

休息後,再出發,沿侯牡公路前行。約十餘分,遇右叉路,指標寫往「三貂嶺」。

於是右轉,沿路蜿蜒遠繞,約八、九分鐘,下至山腳下,盡頭已無路, 附近為北迴鐵路的三貂嶺隧道旁。

三貂嶺車站就在越過鐵路對面約一百多公尺遠處。這裡有另一條小路通往附近的三貂嶺小村, 僅可容單輛車通行。於是停車於隧道旁的空地。

我們沿著小路往村內走。沿途房屋多半深鎖,似無人居。走過一彎道,我注意到了左側旁有台車殘軌, 循軌道望去,山壁間有一礦坑。坑道已封閉,而坑內傳出淙淙水聲,泉湧而出,形成一條小溝水。 原來三貂嶺這一帶也是礦區。放眼看去,我注意到了鐵道附近有礦場的建築殘遺。

往前走,屋舍漸多,惟大都門院深鎖,不少屋舍已殘垣破敗。不久,來到平溪線鐵道附近,這裡有較密集的住宅。 這裡也有村內唯一的雜貨店。去年三月第一次的三貂嶺瀑布行,老婆也曾帶著孩子來這家店買零食。老婆進雜貨店補充乾糧, 我則走近臨基隆河,憑欄俯眺鐵路橋下的基隆河。旁邊一位當地老伯主動跟我打招呼。我們閒聊起來。 我問起煤礦事。

老伯說,那是過去式了。言談之間,他感慨這個小村已沒落。我也問,當地的碩仁國小何時廢校? 他說大約十年前。當時學校有十餘位老師,但只有三名學生,如何不廢校呢?他說,現在這裡沒有小孩子, 也沒有年輕人,只有老年人守著老家園。老伯說,這裡過去最熱鬧時,四家店,四張菸酒牌, 學校有七、八班學生。但如今,他說,到了晚上全村大約只剩三十幾人而已。

我聽了有些訝異。我眼前看到的這整片社區,延伸至跨河鐵橋對面的碩仁國小一帶的屋舍, 恐怕都不只四十間,竟然房子比人還多。回想台北, 就連我現在住的一棟七層樓公寓的人口都比這整個村的人口還多,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城鄉差距」吧! 小村的命運其實是整條基隆河流域所有煤鄉的縮影,小鎮因礦業興榮而繁華,亦因礦脈枯竭而沒落。 就連這位老伯亦已遷移至三重市定居,只有假日時才會回到老家來看看。

三貂嶺小村(屬於瑞芳鎮碩仁里)腹地不大,幾無觀光客至此,路過的,大概只有登山客匆匆而過, 添補乾糧而已,大概也不會對這寂寥的小村特別地關注吧!

圖:合谷瀑布(枯水期水量只剩原來四分之一)

走過鐵道跨河橋,來到碩仁國小。這所國小雖然已廢校,但校園維持的十分完整,也成了登山口的一個重要休息站。 校門敞開歡迎登山客自由進出,洗臉,上廁所。

自碩仁國小向上行,先爬一段石階路,石階苔痕溼滑。接著便是一長段平坦的山腰森林小徑,輕鬆易行,似林間散步。 約二十分鐘,合谷瀑布便隱隱現影,過不久,抵觀瀑台。

我拿起新相機,用10倍光學變焦鏡頭輕易地將瀑布拉至眼前,終於完美捕捉到合谷瀑布的倩影。 只是去年初訪時,那壯闊令人讚嘆的合谷巨瀑,如今水量約只有原來的四分之一而已。有人說,觀賞瀑布要在雨後,這話有道理。

去年七月,雷馬遜颱風為北台灣山區帶來四、五百公厘的雨量, 我在颱風後走訪娃娃谷的信賢瀑布。那瀑布奔騰而下,如萬馬奔騰; 而烏來瀑布下的南勢溪亦怒湍洶湧,溪水奔馳而下,景象令人印象深刻。

從觀瀑台前行約一、兩分鐘,便抵達中坑溪、五分寮溪匯流處,兩溪在此合流而下,遇懸崖而成為合谷瀑布。 這兩溪匯流處的山野面貌己改觀。中坑溪幾乎乾涸,附近野草雜長。我帶引著老婆往瀑布崖頂走去。去年, 我曾在崖邊心驚膽怯地觀看瀑布俯衝而下的壯闊美景,如今卻能夠無憂自在地立於崖頂,俯瞰瀑布。 合谷瀑布之氣勢,今昔不同。昔若雄獅,今如綿羊。

折返,循五分寮溪旁而行,越溪,往上爬,走往摩天瀑布。五分寮溪淺潭處清澈晶瑩,有小魚悠游, 令人羡慕。附近樹頭則掛懸一天燈殘骸,不知是何人的殷切祈願,遺落在這山林,願望是否實現?

圖:摩天瀑布,如絹絲自天空灑落

記憶裡,往摩天瀑布的這條山徑,有多處土石流,黃土滾滾佈滿山坡,但這次來,已看不到這些舊傷。 土流坡處己長滿草芒,恢復一片翠碧。但沿途隨處可見的歪倒樹木,仍隱隱透露出前年納莉颱風災情的可怖。

前行約十五分鐘,進入稀疏的柳杉林。此後,森林小徑沿著五分寮溪彎延而行,溪水量雖不如舊時, 但溪水跌宕處,溪石激盪,淙淙水聲,依然悅耳怡人。

我認為這段沿溪行的柳杉森林小徑, 是三貂嶺瀑布群步道中最精華的一段。約四、五分鐘,抵摩天瀑布。這裡也是我去年獨行的終點站。

摩天瀑布從天而降,一如去年情景。今日水量少,瀑布似潑灑,但灑潑姿態仍極優雅,水絲迎面而來。我們靜默地觀賞瀑布。 休息幾分鐘。

再往上爬,開始陡坡路,前有叉路,取右行可抵摩天瀑布崖腰處的月眉洞。月眉洞為懸崖向內凹,天然形成的屏障, 可避雨。這裡應曾庇護過無數登山客,從現場遺留的垃圾可看得出來。

折回叉路口,繼續上爬,橫在前面的就是高約二、三層樓的摩天崖了。有繩索及勾環輔助,老婆先上,回頭喊說: 「不難爬」。以我的爬山功力,這提醒自是多餘。只是一手握著登山杖及老婆的洋傘,只剩一手攀爬, 心情可就不輕鬆。突想起電影「笑傲江湖」裡的華山弟子,不都是將劍揹在背上嗎?不知專業的登山客攀崖時,如何揹杖?

上了摩天崖,沒過多久,抵達枇杷洞瀑布。原來這兩座瀑布幾乎是相連的。整條五分寮溪因地層連續斷落而形成瀑布群。 枇杷洞瀑布在上,摩天瀑布(又名月眉洞瀑布)在下,兩者瀑影類似,似雙胞胎姊妹。 枇杷洞瀑布下的溪谷有壺穴地形,溪水緩流向下,至幾十公尺的前方,突憑空陷落消失,而遠處天空一片明亮。 溪石有些溼滑,我沒勇氣向前走至崖邊。沒有勇氣的另一個原因則是,我剛剛才在摩天瀑布的下方 仰望這崖頂,知道崖險,那內凹的崖壁,若稍失足,是毫無機會抓住任何東西,直墜而下,恐難幸免。

圖:枇杷洞瀑布,瀑布亦細如絲

從杷枇洞向上爬,又是陡岩崖,須靠繩索勾環輔助,爬上崖嶺(枇杷崖?),接著下坡,不久就接上水泥步道。 取左行,往平溪方向。前行,約十分鐘,遇叉路,為五分寮山登山口。取直行,不久,接產業道路。

此後便循路標,或沿大路,或沿小徑,約二十分鐘,抵新寮村。由新寮村出發,路分叉,一往十分車站, 另一接野人谷。我取後者。雖然路標寫著野人谷通往大華站的橋已斷,禁止通行, 但我知道一般山友都採此路,然後越溪而過,現在是枯水期,應無越溪問題。

約十分鐘,抵野人谷桃花園渡假村。這處渡假村頗具規模,園區前廣場廣大,有大幅的園區遊覽圖看板, 只是歇業已久,尚未重開。在門口遇管理員,問何時復業。他搖搖頭說,納莉颱風使園區毀損嚴重。 我心想,這復興之路恐怕是遙遙無期。這傳統的遊樂渡假村本就漸經營不易,豈又經得起無情風雨的摧殘。

資料寫著,野人谷有迷魂洞瀑布、新寮瀑布,屬於新寮溪的水域,也是基隆河的支流之一。 台北縣平溪鄉位於基隆河上游,各支流以多瀑聞名,平溪鄉又稱「瀑布之鄉」。由於園區未開放, 我的三貂嶺瀑布群之旅,至此便接近尾聲。

經管理員指點,我們從公車站牌旁的登山小徑,爬往大華車站。這段山路約二十分鐘,山徑質樸可愛。 沿途遇二棵巨大榕樹,又有竹林等傳統農家經濟植物。我心想,這條路應是過去新寮村居民進出的交通要道, 往返於大華站與新寮村之間。在產業道路未興建以前,這條山路是兩者之間最短的距離,應該也是一條先民古道吧! 在這條古道上,我又看見三、四個天燈殘骸,我隨手翻一翻天燈殘身,已認不出許願者的身分, 但見破碎的天燈殘殘紙,畫滿了「$$$...」。

不久,就聽到隆隆機器聲,接著就看到了跨河的大華新橋,已接近完工。機器怪手在橋下施工, 橋上有工人正在焊接。工人揮手,叫我們快速通過。今天運氣好,不必躍石涉水而過。

過橋,上了坡,就接上平溪線鐵軌了。不少遊客穿梭行走於鐵軌上。大華車站就在前方不遠處。 等火車,約半小時,卻只坐一站,回到三貂嶺。從車站步行至三貂嶺鐵路隧道口,越過鐵軌, 回到停車處。此時,已饑腸轆轆。

於是開車返回侯硐。車停老地方,運煤橋旁。然後過橋,走往車站前的老麵店。我幾次來侯硐, 都遺憾那台傻瓜相機沒拍出好照片。今天,帶了新相機,終於有機會能夠拍出侯硐之美。

旅遊日期:2003.02.28



〔行程記錄〕
10:25侯硐神社(侯牡公路)...11:00侯牡公路叉路口往三貂嶺...11:08三貂嶺小村...11:35碩仁國小... 12:01觀瀑台...12:04合谷瀑布崖頂...12:11越五分寮溪,往摩天瀑布...12:26柳杉林... 12:40摩天瀑布...13:00枇杷洞瀑布...13:12接水泥步道...13:20五分寮山登山口... 13:25接產業道路...13:45新寮村...13:58野人谷(桃花源渡假村)...14:20大華車站


[行旅照片]

日據時代侯硐神社殘址(下方為侯牡公路)。
從侯牡公路上俯瞰侯硐車站旁的瑞三煤礦選煤廠。
廢棄的礦坑,坑內傳來淙淙水聲(三貂嶺小村)。
平溪線跨越基隆河的新橋(三貂嶺小村附近)。
三貂嶺小村,位於跨河新橋的另一端,直行進入隧道,
通過層層山洞,通往大華站。
碩仁國小(已廢校)。
往合谷瀑布途中,步道平坦易行。
合谷瀑布(第一層)。水量只剩原有四分之一。
往摩天瀑布的途中,沿溪行,頗幽靜。
摩天瀑布,如絹絲自天空灑落。
摩天瀑布下方岩壁內凹,為月眉洞。
枇杷洞瀑布,位於摩天瀑布上方。
野人谷往大華站的質樸山徑。
通往大華站的跨河新橋已接近完工。
大華車站(平溪線)。
瑞三煤礦運煤橋,拱型橋身優美典雅(侯硐)。
運煤橋的倒影映於幽靜的基隆河水面。
瑞三礦業公司「產煤裕國」的斗大標語,
仍殘留黑色選煤廠的牆上,但往事已成空。。

【Tony最新出版的電子書】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1895-1945年臺灣彩色老照片)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中國古典小說巔峰之作)

[行旅圖]


Tony最新出版電子書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處世三奇書—菜根譚、小窗幽記、圍爐夜話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洪應明、陸紹珩、王永彬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姑妄言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去晶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