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094)

擎天崗大草原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薄霧迷漫的擎天崗環形步道

「擎天崗」,是陽明山國家公園熱門的草原景觀區,名聞遐邇,台北人莫不知曉; 網路上關於擎天崗的資料,隨便蒐尋也有四、五千個網頁。

關於擎天崗的一景一物, 無論牛隻或碧草,不管山峰或雨霧,該寫的,都已有人寫過,我還有什麼新鮮遊記可寫。 今天來到擎天崗,就不如收拾起胡思亂想的感懷,放縱自己輕鬆一遊吧!

今天會重返擎天崗,是因為上週六走內雙溪古道,出擎天崗, 驚喜地發現擎天崗綠草如茵,草原已揮別冬日的灰濛,披上了鮮翠的外衣。那青翠綿延的崗嶺, 令人陶醉。我匆匆路過,無法久留,但心裡已決定隔週要帶老婆及女兒重訪擎天崗,來一趟草原野餐之旅。 雖然女兒對「登山」一事殊無好感,但「擎天崗」這三個字,對她們來說,還是魅力十足,毫不猶豫,就歡喜答應。

沒想到山下好天氣,一上山,天氣就變了。抵冷水坑時,景色漸迷迷濛濛,似在霧中行車。抵擎天崗遊客中心, 已是「煙」雨濛濛。你問,怎麼會有煙?原來,今天擎天崗的土地公廟有人在拜拜,場面還不小, 燒金紙的煙與味,擎天崗的雨和霧,交雜出這煙雨濛濛的氣與味。幸好,只是微煙輕風而已。

圖:小牛在草地上愉悅地啃著青草

雖只是斷續間歇的細雨,但環形步道的人潮頓時減少了許多。沿著圍著柵欄的環形步道往竹篙山方向走, 只有稀稀疏疏的遊客。草原已起霧,視野變得迷茫,雖看不見原本期待的草原壯闊美景, 卻也體會出另一種細雨迷灕的矇矓美。

當然,小朋友是有些失望,這個時候想找一塊乾爽的草地並不容易。 野餐苦無草地,但沿著步道走,看到欄外牛隻在雨絲迷霧裡悠閒地啃著春草, 一幅津津有味的幸福模樣,女兒也覺得有意思。我們隔著欄杆看牛吃草。

走到柵欄步道盡頭,如絲細雨並未歇,我提議進水泥牛棚裡避避雨。這水泥牛棚外的告示牌寫著「教育解說中心」 ,但實際上只算是個有屋頂的休息站,無牛,無人管理,也無人解說。 裡面牆上掛著幾幅擎天崗的牛隻及草原照片,中間固定的展示牌有擎天崗牧場的歷史沿革簡介。資料相當簡略。其文如下:

擎天崗人文歷史簡介
擎天崗昔稱大嶺、嶺頭、大嶺佧、牛埔等。由於地勢廣闊平坦, 自古以來即為平埔族凱達格蘭人金包里社(金山)、毛少翁社(士林)聚落往來、 狩獵、採硫必經之地,金包里大路(魚路古道)亦蜿延而過;經歷原住民、西、荷、 明鄭、清朝、日據、民國政府至今,先民們留下了許多豐富的人文史蹟。

這資料確實寫的相當簡略,只有短短幾行,籠籠統統而已。過去十幾年,我雖然來過擎天崗無數次, 但對這草原的印象,亦只是停留在自然景觀的印象。直到這一兩年來, 開始比較用心地去認識台北近郊的山林,隨著閱覽的資料漸多,走訪過的景點愈多,觀察力漸所有增長。

這簡略的擎天崗人文歷史的介紹, 說明了這片大草原及其附近的山林土地上,歷經數百年來先民的拓墾,留下了豐富的人文史蹟。 若讀者缺乏對這些歷史背景的認識,匆匆略掃過這幾行的文字,可能不會感到有何奇特之處。 歷史人文的情懷,雖需要有客觀的史實背景,但也倚賴主觀的認知與情感投入。 若缺乏這種心理認同,那過往史實的陳述亦只是一堆躺在解說牌上的冰冷文字而已。

過去,我是知道擎天崗有一條魚路古道,算是擎天崗附近重要的人文資產。這條古道在國家公園倡導下, 已變成是一條人人熟知的熱門古道,沿線設有完整地解說牌,以幫助遊客認識這條古道息息相關的過往的人文歷史。

但擎天崗附近的人文史蹟不僅於此。這一年來,經由資料的瀏覽,才知道陽明山國家公園至少已發現超過三十條 古道,大多數是由熱心的山友探勘出來的。在擎天崗附近就有好幾條古道穿越其間。突然間, 原本以為已經很熟悉的國家公園,竟又處處充滿著驚奇,有如寶藏般地吸引著你。這

時才驚訝地體會到,我們所能認知的歷史深度, 正反映出我們所投入的程度。投入愈深,就能發現愈多,也能認識更深。 一個星期前,我才在擎天崗附近的山林發現一處聚落遺址,使我能夠感受到眼前這段簡略文字背後的深刻意涵。

圖:擎天崗環形步道一景

在教育解說中心內,也有關於牧場歷史的解說牌,概述擎天崗牧場的歷史沿革註1

擎天崗牧場的歷史距今已將近八十年。在日據農業社會時期,曾有一千多頭牛在這草原上放養, 那滿山遍野的牛群場面,想必是非常壯觀,如今整個擎天崗牧場寄養的牛隻只剩40隻而已。春草年年綠, 但牧場的牛群已漸凋零殆盡。如今台北近郊農田,已不容易看到水牛耕田的畫面,但對我這一代的人來說, 這仍是童年回憶的一部份。

雨漸停,絲絲小雨不礙事,我們便繼續往上行。來到往竹篙山的叉路口的堡壘處,往前望, 那壯闊的草原漸現,一片翠綠橫亙綿延,嶺上雲霧時而籠繞遮景,時而飛馳隱散,白茫裡不時透出片片青翠, 這天氣的變化造就草原的景觀變幻,在擎天崗,這雖是常遇到的事,但身歷其中,還是感受到大自然的神奇奧妙。

走至山谷處,正好遇一隊山友走出擎天崗溪的溪谷。今天天氣不好,登山客個個褲管皆沾滿溼泥,有些狼狽, 同行的小朋友還大聲抱怨著說,這路太難走了,不過抵達擎天崗,小朋友也都露出笑容。

我停下腳步,問老婆及女兒,願不願意切下去溪谷去看古厝遺址。老婆及女兒本來有些心動,但多看了溼泥徑幾眼, 便退縮了。於是,我獨自轉入小徑,老婆及女兒說要往前走,會找塊草地休憩,等我歸來。

我只是想再去看看上週匆匆探訪過的石厝遺址。這段路,往返及停留,花了五十分鐘,在遺址處低徊游走, 無法確認石厝聚落是否為青礐遺址或只是尋常農家而已。在遺址的更上游處,我又發現一間完整的石厝, 石厝四面牆身猶在,但只剩不到人頭高的殘牆,石厝屋頂則歷經了百年雨打風吹,早已成空。殘牆也被樹藤蔓草侵掩, 成了蜘蛛佈網謀生之處。

圖:女兒興奮地在草原上追逐玩耍

出溪谷時,雨已歇,天氣轉陰,擎天崗草原便一覽無遺。爬繞上環形步道的另一崗嶺,這時擎天崗又漸湧現人潮。 過金包里大路城牆處,仍未發現老婆及女兒蹤跡。

再往前尋找,幾乎要繞回環形步道的起點處,驀然側首, 才瞥見左側草坡處,有兩個小女生正偷偷摸摸地想躲進草叢裡,我也很有默契的假裝沒看見, 裝蠢的地苦苦尋找失聯的女兒和老婆。

老婆和女兒有草原為伴,各自找樂趣,自然不會痴痴地等著我回來。女兒像小牛般在草叢處亂闖,撿枯樹枝, 扮家家酒;老婆則閒坐草地,看書看風景,看到我褲管鞋子沾滿泥回來,又是哀嘆連連。但我知道, 這只是嘴裡喊喊而已,她應該早已習慣這個男人。

向擎天崗說再見,女兒卻是依依不捨。我呢?眺望這片草原,心裡卻懷想著這片草原深處,所隱藏著的古道及遺址。 這旅記不想寫又有點想寫,不過,就算浪費筆墨,又寫一旅記,我應該也不會愚笨地去畫擎天崗的位置地圖。 誰不知道擎天崗的位置?望著草原,我倒是想畫一張擎天崗附近的古道地圖。只是,許多的古道, 我並不清楚正確的位置,這畫出來的想像畫會不會變成抽象畫?

旅遊日期:2003.04.27



註1:

台北市農會陽明山牧場歷史沿革

日據時代各山野普遍造林,禁止放牧,農民甚感不便,乃於民國十四年由台北州政府設立「大嶺牧場」 ,面積約1014甲,由士林鎮公所負責經營,並由州政府分五年撥付五仟元補助,於牧草四周築土壘、 挖溝,長度約十二萬二千公尺以防牛隻逃逸,築有事務所二棟、牛舍、宿舍等,牧場以寄養耕牛為主, 農民將耕牛寄養既可節省人工及飼料且讓放牧耕牛有適當運動,強健體魄,在農民需要耕耘時, 隨時可至牧草領回,甚為便利,農民至表歡迎。牧場當時也飼養試驗性肉用牛百餘頭,全場最盛時牛隻更達1768頭。


[行旅照片]

薄霧迷漫的擎天崗環形步道。
小牛神情愉悅地啃著青青草。
老婆和女兒三人踏著草坡,奮勇向上爬。
擎天崗環形步道一景。
遠眺擎天崗草原環形步道。
擎天崗大草原。
女兒興奮地在草原上追逐玩耍。
老婆和女兒各自在草地上休憩玩耍。

[行旅想像圖]


Tony的旅記(全部列表)】  【Tony的旅記(區域分類)】  【Tony已出版的著作】  


【尋找旅行地點】
陽明山國家公園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蘭縣
桃園縣
新竹縣
新竹市
苗栗縣
台中市
彰化縣
台南市
高雄市
花蓮縣
旅行遇見歷史

【訂購Tony的著作】
台灣古道地圖
台灣郊山地圖
大台北自然步道100
桃竹苗自然步道100
宜蘭自然步道100
台灣古文遊記選注
古文遊記名篇選注一
觀看全部的著作


【Online線上人數】

【訂閱最新文章】



【推薦Tony的網站】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旅聯網山友相關旅記】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