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888)

[新竹尖石].霞喀羅古道(養老段)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往霞喀羅古道養老段登山口途中(清晨)

這個時候才走訪霞喀羅古道,著名的楓紅美景即將落幕,古道泥土路的枯楓萎葉,比枝頭上的楓香紅葉還多, 有繁華起落的滄桑氣氛。

遠山景色仍美,彷彿水彩潑墨圖畫,紅黃橙綠交染成一片綺麗色彩,而紅色已從主角漸轉為配角, 雖然自知即將謝幕退場,仍熱情未減的綻放嬌艷。

過了這一季,大地又將春回,這片山巒將恢復青青樹色。我把握住機會,抓住了這個冬季霞喀羅古道最後的楓紅倩影。

霞喀羅古道古道,沿途美景無數,難以一一詳訴,舉其要而言,有三處景點景色最令人難忘:

第一處是栗園駐在所的孟宗竹林。 竹林高約一、二十公尺,夾道聳立,宛如綠林隧道,幽徑穿竹林,兩旁一根根長竹瘦骨嶙峋, 一路相伴,而抬頭望見陽光粼粼閃爍於高高的竹梢間,令人有高風亮節的聯想, 走在其間,有一分閒雲野鶴的清心與自在。

第二處是馬鞍駐在所的楓香林。古道沿途的楓葉多已飄零,落紅無數, 只剩零星楓紅應景,而惟獨馬鞍駐在所附近楓香如松柏後凋於歲寒,依舊楓舞,楓紅染滿山頭。 陽光潑灑,山風吹拂,楓紅光影閃耀,色彩明亮變化,蔚為美景,而海拔一千四百公尺的清涼空氣, 帶著楓香林氣由鼻入肺,滲入全身,身心之舒暢,何以形容。

第三處就是白石吊橋了。建於日治時代大正十年(1921)的白石吊橋, 橫跨薩克亞金溪,橋長145公尺,深達90公尺。原以為走在搖晃的吊橋上,當會心情惶惶不已; 實際走時,則驚嘆的喜悅壓過了驚惶的心情,薩克亞金溪谷及附近的山巒如此秀麗。

栗園孟宗竹林。 馬鞍楓香林。 白石吊橋。

圖:霞喀羅古道養老段崩塌路段

栗園的孟宗竹、馬鞍的楓香林、薩克亞金溪的白石吊橋,構成了霞喀羅古道養老段的三大奇景。 而這幾年來歷經颱風摧殘,也造成古道三大崩塌,座落於栗園、馬鞍,以及馬鞍、白石之間。

三處崩塌都已整修完畢,或採高繞而過,或置懸梯垂降。這三段崎嶇路,並不礙人行, 但對於想騎著單車闖蕩霞喀羅古道的騎士來說,就不免感到窒礙難行了。我在途中就遇見一隊騎士來到第二處崩塌處, 便黯然折返。

我走了三個小時才抵達白石吊橋,路長約8.7公里。一般賞楓遊客多以馬鞍駐在所或白石吊橋為目的地,即盡興而返。 我的目標卻在白石駐在所。

從白石吊橋至白石駐在所,距離約1.5公里。雖然1.5公里並不算路途遙遠,卻是一路爬升海拔300公尺, 落差高度大約如陽明山的小油坑登山口直登七星山,這是霞喀羅古道唯一令人有爬山感覺的路段, 最後的一公里路,走來的感覺比前面的九公里路加起來還要辛苦。

圖:白石駐在所

一步一腳印,行行又行行,花了一個小時,終於抵達霞喀羅古道著名的白石駐在所。 白石駐在所是古道的中點,以此為界,西為清泉段,東為養老段。

日治時期霞喀羅古道被闢建為理蕃警備道路, 用於監控古道沿途的泰雅族霞喀羅群(清泉段)及基納吉群(養老段), 沿途約一至二公里設置一處警察駐在所,大的據點如田村台、白石駐在所,都配置火砲,以作為震懾泰雅族之用。

白石駐在所,舊稱「薩克亞金駐在所」,薩克亞金(Sakayachin)是泰雅族語,意指「可用做磨利刀峰的亮白石頭」。 台灣光復後,薩克亞金駐在所改名為「白石派出所」,並於民國58年(1969)年改建成今日的模規。 民國78年(1989),最後一名員警撤走後,白石駐在所才告廢棄。 白石駐在所是目前霞喀羅古道唯一保存完整的駐在所,其餘的駐在所都只剩土丘殘跡或完全消失。

廢棄的白石駐在所,從此成為縱走霞喀羅古道的登山客落腳休憩或住宿的營地,部份在此紮營的山友, 拆除駐在所的牆板或木構用於升火煮食,或任意破壞舊有設施,使原已老舊的駐在所更為殘破不堪,岌岌可危。 後來林務局依原貌修復白石駐在所,並在駐在所前豎立警告標語,提醒過往的旅人山客, 不要再任意的戕害古道歷史遺跡。

圖:白石駐在所前的空地及林木

白石駐在所的前方有平坦寬闊的腹地, 日本人時代所種的日本板栗,國民政府時期栽種的山梨樹,高大的台灣泡桐,淒美的寒緋櫻, 依舊欣欣向榮的共生於駐在所前的這塊土地上。

在午后陽光照耀下,白石駐在所新漆的牆板閃耀發亮,新的建築雖然少了些古味,但帶給人一種重生的喜悅。

先前抵達的登山隊伍,拍完照後紛紛離去,最後僅剩我一個人佇足於白石駐在所前, 懷想古道歲月,並靜享眼前的山林幽意。

五年多以前,我曾走過清泉段,當時力有未逮,未能走至白石駐在所。 如今終於走過養老段,順利抵達白石駐在所,有完成心願的喜悅。

我所站立的這個地方,一百年以前,還是漢人所畏懼而不敢造訪的「番地」。百年來的台灣,社會變化劇烈, 如今台灣已成為科技之島,資訊日新月異,社會文明進步,而人心愈趨複雜,人際愈為疏離。 百年前還大部份是「番地」的台灣山林,如今反而成為許多飄泊的現代靈魂所嚮往的心靈故鄉了。

旅遊日期:2012.01.08 (寫於2012.01.26) 



【路程時間記錄】
養老登山口→80分鐘→栗園駐在所→40分鐘→馬鞍駐在所→90分鐘→白石吊橋→60分鐘→白石駐在所。 來回約20公里,去程4小時,回程約3.5小時,休息時間不多。


[旅行照片]

秀巒檢查哨。辦理乙種入證。
(註:可以先從警政署網站下載表單填妥個人資料,現場交表單後,即可進入。)
霞喀羅古道大多是平緩的腰繞山路(養老段起點里程為22K)。
古道沿途散落無數枯黃的楓葉。
栗園駐在所附近的孟宗竹林(約里程18.5K處)。
馬鞍駐在所(約里程17K處)。
馬鞍駐在所附近的楓紅。
霞喀羅古道(里程17K∼16.5K)。
途中回望馬鞍附近的楓紅美景(里程17K∼16.5K)。
霞喀羅古道(里程17K∼16.5K)。
霞喀羅古道(里程13.5K附近,崩塌地,已改建為木梯步道)
白石吊橋。遊客塗鴉,白石不白。
白石吊橋(約里程13.3K處)。
白石吊橋橋下的薩克亞金溪。
白石吊橋。橋頭楓香已泛黃。
續行1.5公里上坡路,抵達白石駐在所。
一群山友在白石駐在所前合影。
白石駐在所(右),駐在所員警宿舍(左)。
白石駐在所警察宿舍木板床舖。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霞喀羅古道(養老段)
◎如何前往霞喀羅古道養老段登山口?
北二高竹林交流道下,接120縣道往內灣。過內灣後,續行120縣道至尖石,右轉尖石二號橋,接竹60鄉道往秀巒, 途經那羅,錦屏一號橋左轉,續往秀巒。遇新光岔路口(約竹60鄉道33.5K,左往司馬庫司),取右往養老,續行約7.7公里(秀錦道路), 即可抵達霞喀羅古道養老段登山口。沿途岔路口都有指標。


【附記】霞喀羅古道甘苦談與旅行建議

霞喀羅古道以賞楓聞名,大多數的霞喀羅古道遊記多著墨於途美景,而少談其中甘苦, 以我親身走過的經驗,願分享其中甘苦。

霞喀羅古道的甘甜滋味,旅記主文已有敘述,這篇附記主要是談談苦的部份,並提出旅行建議。 若能避苦就甘,則就更能享受悠遊霞喀羅古道的樂趣了。

霞喀羅古道的「苦」,在於古道位置偏遠而路途又長。以我這次的行程為例,從台北開車至養老登山口, 路程花了三個小時,去時不覺得苦,因為剛起床精神好,而且尖石鄉山區山水秀麗,一路行駛, 邊欣賞風景,不覺路途遙遠。霞喀羅古道養老段來回約20公里,行走約八小時,幾乎占去一整天的時間。 傍晚前回到登山口,而回家的路才是辛苦的開始。怎麼說呢?

走完古道,返回登山口時,夜幕已漸低垂。從養老登山口返回尖石鄉公所前的120縣道,其間羊腸山路約40公里長, 而海拔1000公尺以上的山區,夜晚常起濃霧,我以前就遇過幾次。身體疲累,開車本已辛苦,我開車下山時, 又遇山區起霧,沿途無路燈,山霧飄忽不定,隨山轉路彎,時濃時淡,能見度時清時朦, 有時僅能看見前方數公尺路而已。

40公里的蜿蜒山路,霧中行駛,長路漫漫,前途茫茫。獨自開車一小時又四十分鐘,才脫離尖石山區, 夜晚七點十分抵達內灣,手機收到訊號,才能打電話報平安。

如果秋冬來霞喀羅古道賞楓,我建議最好設定在下午四點左右回到登山口,這樣可以在黑夜來臨前, 車子駛離尖石山區。那麼應該在上午八點左右就要抵達養老登山口,這樣才能在預定時間內返回。 即使如此,整個行程的時間仍會有點緊迫,若非古道熱腸或愛好登山,如此走法,賞楓的心情會太過匆忙。

這時不妨考慮放棄白石駐在所,只走到白石吊橋,則來回可以節省兩個小時,則中途的休息時間可以拉長, 也可以較盡情的賞楓了。

若只純以賞楓為目的,我建議只走到馬鞍駐在所即已足夠,這樣來回共十公里,路程約四小時, 且這個路段的路況最佳,除了一處大崩塌須高繞約七、八分鐘外,其餘路段都平緩好走,較適合老幼行走。 而馬鞍駐在所腹地較大,也適合長時間的休憩。由於路途短,時間更充裕, 回程可以一路慢慢走,並順遊秀巒溫泉或尖石、內灣等地的景點,可說是最輕鬆自在的霞喀羅賞楓行程。



Tony的旅記(全部列表)】  【Tony的旅記(區域分類)】  【Tony已出版的著作】  

【尋找旅行地點】
陽明山國家公園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蘭縣
桃園縣
新竹縣
新竹市
苗栗縣
台中市
彰化縣
台南市
高雄市
花蓮縣
旅行遇見歷史

【訂購Tony的著作】
台灣古道地圖
台灣郊山地圖
大台北自然步道100
桃竹苗自然步道100
宜蘭自然步道100
台灣古文遊記選注
古文遊記名篇選注一
觀看全部的著作


【Online線上人數】

【訂閱最新文章】



【推薦Tony的網站】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旅聯網山友相關旅記】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