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784)

[台北貢寮].隆嶺古道(福隆段).舊草嶺隧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尋找旅行地點】
陽明山國家公園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蘭縣
桃園縣
新竹縣
新竹市
苗栗縣
台中市
彰化縣
台南市
高雄市
花蓮縣
旅行遇見歷史

【訂購Tony的著作】
台灣古道地圖
台灣郊山地圖
大台北自然步道100
桃竹苗自然步道100
宜蘭自然步道100
台灣古文遊記選注
古文遊記名篇選注一
觀看全部的著作


【Online線上人數】

【訂閱最新文章】



【推薦Tony的網站】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圖:舊草嶺隧道北口(福隆端)

今天再次陪著母親來舊草嶺隧道騎腳踏車,一行十一人。由於夏日太陽晚下山, 大家決定晚點出發,所以下午近四點抵達福隆。

原本大家認為這個時間最理想,騎車過隧道,傍晚在石城海邊眺望龜山島,享受晚風吹拂。我呢? 則想獨走隆嶺古道越嶺至石城的隧道南口與大家會合。

不料事與願違,到舊草嶺隧道口,向商家租腳踏車,才得知草嶺隧道只開放時間到下午五點為止。 其實隧道口有公告牌,我來過幾次,卻沒有特別留意這訊息。一個小時內要騎車來回舊草嶺隧道, 加休息停留,時間綽綽有餘。至於想要古道越嶺就有困難了。如果隧道已封閉,越嶺之後,要如何回程呢? 只好放棄原有的想法。

於是退而求其次,只爬隆嶺古道的福隆段,爬到古道最高點的越嶺鞍部,探訪土地公, 放眼太平洋,然後再循原路折返。這樣我應該可以在一個小時之內完成,五點以前回到隧道北口, 與家人會合。

圖:隆嶺古道

上一次走隆嶺古道,已是六年前的往事。

當時舊草嶺隧道南北口被磚塊封死,隧道口一片荒蕪, 而隆嶺古道也相當荒涼,我尋尋覓覓才找到古道入口,越嶺之後,因覺得古道太幽寂,而不肯獨走回頭路。

因此選擇走濱海公路,遠繞三貂角,才回到福隆。足足走了十四公里、四個小時的公路,苦不堪言。

兩年前,舊草嶺隧道重新啟用,整建為自行車道,舊隧道從此獲得重生。對隆嶺古道來說, 這也是一個好消息,這條具有兩百多年的淡蘭古道,也因此更適合健行踏青。從福隆越過隆嶺至石城海濱,不必再原路越嶺回來,更不必辛苦繞道公路, 而可以走2.6公里的草嶺隧道返回福隆,隧道步行時間約40∼50分鐘路程而已,且隧道內沁涼,宛如冷氣房,使隆嶺古道可以走出一條完美且特殊的O形路線。

一般的O形路線,多為左去右回,或右去左回的環狀路線,而隆嶺古道的O形則是上下相疊。 去程翻山越嶺,回程直走隧道。而草嶺隧道建於大正13年(1924),隧道內老壁舊磚, 古味十足,也算是一條歷史古道。走隆嶺古道,可以領略兩種不同古道風情,也是很特殊難得的體驗了。

以上是今天原本預定的體驗,不過因未考慮草嶺隧道關閉時間,只能擇取重點,走一段隆嶺古道而已。

圖:內隆林古老土地公廟及古碑

從隧道北口福隆端的停車場出發,開車沿著外隆林街上行約百來公尺,遇岔路右轉內隆林街, 上行約五、六百公尺,抵達七星堆。當年,我曾在這處亂石堆附近尋找隆嶺古道的入口。

由七星堆續行約一百公尺,右側山腰有一間內隆林福德宮。以前來訪時,卻忽略了這座改建的新土地公廟,廟旁還保留了石砌的古老小廟,只是將舊廟廟門用磚塊封閉而已。 舊廟為何封門?大概是擔心土地公走錯間吧!?

小廟旁還有兩塊古碑。古碑已嚴重風化,文字漫滅,無法辨識,想必歷史相當久遠。 我試著用樹葉輕拭碑面,再用手指觸摸,雖然不敢奢望能摸到「吳沙」兩字, 但仍有期待「吳化」或吳姓子弟的名字。不過字跡實在太糊模,觸來摸去,一無所獲。

嘉慶元年(1796),吳沙率領三籍移民入墾蛤仔難(噶瑪蘭),就是經過這裡,然後越過隆嶺。 次年,吳沙病故,而由姪子吳化繼承其志,逐步拓墾蘭陽平原。吳沙是福建漳洲人,雖然帶著三籍移民, 共墾蘭陽平原,但實際上仍以漳州人為主幹。嘉慶十五年(1810)年大清帝國將蛤仔難收入版圖,籌畫設治的楊廷理統計了當時蘭陽人口如下:漳人四萬二千五百餘丁, 泉人二百五十餘丁,粵人一百四十餘丁,熟番五社九百九十餘丁,歸化生番三十三社四千五百餘丁。

蘭陽平原幾乎是漳州人的天下。至今我在蘭陽平原旅行,總覺得當地人的閩南語腔調熟悉, 口音聽來親切,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歷史淵源吧。

內隆林土地公廟(新)。 內隆林土地公廟(舊)。

圖:隆嶺古道

由內隆林福德宮續行約百來公尺,左側有一座心齋橋,過橋後的右側為隆嶺古道的第一登山口。 橋頭「隆林古道」的指標。「隆林」是當地地名,分為內隆林與外隆林。隆林, 應是由「隆嶺」衍變而來。

若從第一登山口往上爬,則古道隔著隆隆溪與內隆林街平行,至上方處,古道與馬路再度會合。由於時間不足, 只好略過這段古道,不過橋,繼續開車上行。內隆林街產業道路末段變為土石路,道路狹窄,前行約0.8公里,抵達道路終點。 由心齋橋而來的古道,在這裡與內隆林街再度交會。

往前走,民宅前的小道路,但有鐵鍊阻路,禁止汽車進入。停車於路旁,步行往上,約三、四分鐘, 右側出現小徑,入口有隆林古道標誌,頗多登山條。轉入古道,即認出這是我當年曾走過的古道路徑。

闊別六年,欣見古道欣欣向榮。當時走這一段路,雜草多,又有蛛蜘網,如今路跡明顯,路況良好。 沿途老榕枝幹繁茂,像藤蔓般的彎曲橫生,樹枝多姿,盎然生長。古道泥徑,氣氛幽雅。

才約二十分鐘的爬坡路,便抵達古道最高點的越嶺鞍部。老榕前,原本已遷走的小土地公廟遺址, 已重建一座石砌小廟,稱為「石城仔嶺水頭土地公」。或許是土地公回來了,這條古道有人定期整理,更多的山友造訪,山路才會變得如此明朗。

站在鞍部的稜線上,就望見藍藍一片太平洋了。石城仔嶺,海拔280公尺,更低於草嶺古道的埡口, 成為早期移民入蘭的重要孔道。「隆嶺夕煙」被噶瑪蘭文人選為蘭陽八景之一,有詩詠嘆:

層層石磴繞青雲,綠樹濃陰路不分。
半面斜陽還返照,晴煙一縷碧氤氳。註1
昔日綠樹濃蔭,與今日景致相同,而古道沿途已不見層層石磴,如今只剩土石殘階而已。

石磴盤旋暮色蒼,引人煙景入岩疆。
輕如翠帶拖嵐起,細與晴絲掛嶂張。
幾擔歸樵尋出徑,半林棲鳥抹斜陽。
來朝拂袖登高頂,雅近鑪頭捧御香。註2

「來朝拂袖登高頂,雅近鑪頭捧御香。」,所指應就是我眼前的這座石城仔嶺水頭土地公,那麼這座廟的歷史少說也有一百六十年了。

石城仔嶺水頭土地公。 鞍部稜線眺望太平洋。

圖:草嶺隧道

我的探訪僅至越嶺鞍部而已。循原路返抵登山口,開車下山,回到草嶺隧道北口,時間剛好下午五點鐘。

我準時歸來,而卻不見家人蹤影。原來,草嶺隧道雖說五點關閉,但管理員可不敢貿然閉門上鎖, 因為大多數遊客都從福隆出發,所以必須先確認石城端的遊客都已騎車回到福隆這邊,才能關閉隧道。 管理員得先至石城端一一勸離遊客之後,先封閉石城端隧道,然後再回來封閉福隆端。

既然隧道還沒關閉,於是我走進隧道裡迎接家人。來過幾次舊草嶺隧道,都是騎自行車,這次落單, 隧道慢走,體驗又不同。 在隧道裡走了幾百公尺,遇見家人分乘自行車,一輛接一輛的回來。我也跟著返回走。出隧道, 時間尚早,在廣場平台休息聊天。今天同行的三位小朋友,二歲的Baby Shu,三歲的楊妹妹,四歲的小東, 意猶未盡,租車店老闆娘熱心,提供幼兒小單車讓他們免費試騎。三人玩得不亦樂乎,大人則開心在旁哄鬧。

離開草嶺隧道,我們由福隆繞往宜蘭,改走雪隧回台北。雖然路途較遙遠,但濱海風景美,比走原路更盡興。 而每次開車繞經三貂角,我總會向人提起當年勇,當年自己如何獨行四小時,走了十四公里的三貂角濱海公路。 當年走到腳底起水泡,公路漫漫,似永無止盡,一路走,一路暗罵自己是笨豬頭,如今竟成為可以向人「臭屁」(自誇)的往事。

看來中年人生要趁還來得及時,做點瘋狂事,老年來時才有臭屁往事可以驕其兒孫, 讓孫子聽得目瞪口呆的大聲讚嘆:「阿公真神勇。」


旅遊日期:2010.07.13(寫於2010.07.27)


【附記】
1. 出遊團員:母親、大姊(及女兒小貓、外孫baby Shu、孫女楊妹妹)、三姊(及兒子牛牛)、大嫂、老婆(及小東)、 Tony,合計十一人。

2. 從草嶺隧道北口(福隆端)至內隆林街道路終點,約1.7公里,步行馬路時間約50分鐘。道路終點道路狹窄, 不適合停車。若開車可停於七星堆(從心齋橋登山口起登),或由七星堆續行約400公尺的彎道旁有大空地可停車, 再步行約0.6公里至道路盡頭(從第二登山口起登)。

註1:氤氳,音|ㄣ ㄩㄣ,煙雲瀰漫的樣子。作者烏竹芳, 道光五年(1825)任噶瑪蘭通判(相當於今日的宜蘭縣長)。

註2:作者陳淑均,舉人,道光三十年(1850)曾任噶瑪蘭仰山書院山長,編纂《噶瑪蘭廳志》。



[旅行照片]

七星堆。
心齋橋。
不過橋,續行內隆林街。
第二登山口,入口明顯,石塊有「隆林古道」標誌。
隆嶺古道,幽雅林徑。
路旁老榕枝幹橫生。
鞍部老榕及石城仔嶺水頭土地公。
返抵舊草嶺隧道北口。
開放時間。
下午五點零二分。等嘸人。
草嶺隧道口,家人鐵馬歸來。
小東試騎鐵馬。        母親觀孫(及曾孫)騎車。
楊妹妹。           Baby Shu與楊妹妹。
回程,路過烏石港,順遊蘭陽博物館。
蘭陽博物館(五點已關門),只遊戶外平台。
小朋友在平台嬉戲。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舊草嶺隧道



Tony的旅記(全部列表)】  【Tony的旅記(區域分類)】  【Tony已出版的著作】  

【旅聯網山友相關旅記】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