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坪林].坪林老街.逮魚堀觀魚步道.傅家百年三合院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765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765)

[台北坪林].坪林老街.逮魚堀觀魚步道.傅家百年三合院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保坪宮

今天前來坪林旅行,遊完觀音台步道,我來到了坪林老街,造訪保坪宮。坪林神社拆除後,神社遺跡如石獅子或石燈籠,最有可能的去處, 應當是鄰近的這座廟了。

但我猜想在保坪宮尋見坪林神社遺物的機會並不大。幾年前, 我就曾造訪老街上的保坪宮,這間廟雖然歷史悠久, 但歷年來整修,外觀已成新廟,並沒有保留什麼舊物,恐怕也不會收留或保存坪林神社的任何遺跡了。

果然如我所料,在保坪宮沒有發現坪林神社的遺物。廟旁鄰馬路邊,躺著一根舊廟舊石柱及數個石柱礎石,用來做為護欄及盆景而已。

保坪宮建於清同治元年(1862年),是坪林地方的信仰中心,坪林老街就位於保坪宮廟前,建伸約一、兩百公尺,這裡曾是坪林最繁榮的商業街。 如今老街上的老房子多已改建或翻修,僅剩老街入口處有兩、三棟閩南式的石頭瓦厝仍保存古貌,為老街主要的特色建築。

坪林老街代表性的古厝,位於老街入口處。 坪林老街入口。

圖:傅宅百年三合院(坪林68號)

保坪宮廟後小巷口,豎立一塊「百年三合院」的指標,於是轉入這條小巷尋訪三合院。不久來到附近的傅宅三合院古厝。 古厝旁的登山步道,就是水柳腳步道的支線,可登往山上雨量測站旁步道最高點的涼亭。

傅宅三合院正廳屋牆以石材堆砌,各式石頭色澤交映,石牆與石窗,頗見古樸美感, 只可惜屋頂已翻修,採用新式塑化建材,取代了傳統的屋瓦。屋頂是這一、兩年才改建的。 對照屋前路旁導覽解說牌上的三合院舊照片,不禁讓人感到惋惜註1

若依傳統古法修繕古厝,必然所費不貲,屋主選此建材,想必有其苦衷。而坪林鄉公所雖手握行政資源, 卻未必能夠使上助力。房屋列為古蹟,由政府補助修繕,屋主未必願意;而鄉公所若補助私宅修屋,則又有圖利之嫌,公務員孰敢為之?也是兩難, 只能眼見老屋添了不合宜的新裝。

從傅宅合院走出來,沿著巷道,來到了坪林國小,參觀校園內一棵接近百年的台灣油杉。 昭和8年(1933)時,坪林公學校一位小學生在茶園發現了一棵奇特的小樹,經過老師鑑別,發現是一棵罕見的台灣特有樹種台灣油杉,於是將小樹移植於校園內。如今已是幾層樓高的大樹了。 台灣油杉,生長緩慢,因此樹幹徑圍不大,與校園內的其它老樹茄苳、楓香等相較,並不特別的醒目。 而我在坪林倒吊蓮台灣油杉保護區曾見過更高大的台灣油杉,因此就不覺得坪林國小校園內這棵台灣油杉有特別之處了。

坪林國小也是百年老校,始創於明治38年(1905),最初為「深坑公學校坪林尾分校」 , 至明治43年(1910)才獨立為「坪林尾公學校」 。如今學校的校舍都已改建,已無百年老校的景貌。

坪林國小百年台灣油杉。 保坪宮前的坪林老街。 保坪宮旁的舊廟柱及柱礎。


圖:坪林橋舊橋,坪林唯一的歷史古蹟

逛出老街,來到了坪林橋舊橋。這座橋樑建造於明治43年(1910),曾是台北宜蘭之間交通往來所倚重的橋樑, 舊橋一直使用至民國88年(1999),才真正的退休,改規劃為專供人行的徒步區。 如今更被登錄為縣定歷史古蹟,也是坪林鄉唯一的歷史古蹟。

舊橋跨越的北勢溪兩岸,設有觀魚步道。我從舊橋旁拾階而下,沿著河岸,走往水柳腳商圈, 沿途觀賞水中魚兒悠游。來到親水吊橋,過橋後右轉,續沿著溪岸步道,走往逮(魚+逮)魚堀溪觀魚步道。

一路所見,淺潭溪流,魚兒逐波,翻肚擺尾,隨水波閃映。觀魚步道既平緩,又寬闊,是一條人行步道, 同時也是自行車道。

繞過坪林汙水處理廠,來到了北勢溪支流的逮魚堀溪,這裡新建了一座景觀橋,跨越逮魚堀溪。 站在橋上,眺望上游溪水,遠山近水,河岸茶園,山川之美,使人心情舒展。

過橋後,左有鄉間小路走往逮魚堀社區,取右行,仍沿著溪岸漫步,欣賞河岸茶園及溪流景色。 此地處兩溪交會處,河面寬闊,溪石散佈,有小徑可下至溪床。惟雨後溼濘,不宜下溪戲水。

不久,來到步道終點的福德宮。廟旁有自行車道可通往渡南橋,續接金瓜寮產業道路的自行車道。 由此步行至渡南橋,大約還須20分鐘的路程。

逮魚堀溪,遠山近水及溪岸茶園。 逮魚堀溪景觀橋。

圖:逮魚堀傅家三合院

我從福德宮前的鄉間小路,逛往附近的逮魚堀聚落。雨後,已有農民外出,勤勞的在坡地忙著農事。 不久,遠遠望見一間典雅的三合院古厝,令人眼睛一亮。

來到庭前,古樸的門額寫著「版築流芳」,原來也是傅姓人家的古厝。 門額及石鐫的門聯,古樸典雅,更勝過坪林老街保坪宮後巷內的傅家三合院古厝。

版築流芳的門額下,門聯橫幅寫著「商之柱國宋之中書」,一棟鄉間的三合院, 門聯句法卻不平凡,驕傲的訴說源遠流長的世系。傅氏以中國商朝時的名臣傅說為祖先。 傅說很有名,是因為孟子的名篇提及:「舜發於畎畝之中,傅說舉於版築之間。」 台灣的青年學子都曾背過這篇文章。

我在傅家三合院門庭參觀拍照時,屋裡走出一位老婆婆,好奇問我來意。我點頭致意, 並問老婆婆是否姓「傅」,話到嘴邊時,才發現自己不知「傅」的台語應如何發音, 只好直譯,老婆婆答說:「我不是姓ㄈㄨˋ,是姓『布』(台語)。」這才知道, 原來「傅」與「布」的台語同音。

順便向老婆婆求證「逮魚堀」的發音,果然沒錯,當地人將「逮」(魚+逮)唸成「呆」,「逮魚」就是呆魚(台語), 閩南人稱鯉魚為呆仔魚,昔日移民來到此地,看見河中水潭有鯉魚群聚棲息, 因此稱此地為「呆魚堀」。

圖:逮魚堀協德宮

向老婆婆道別,前行沒多遠,來到了逮魚堀的信仰中心「協德宮」。協德宮廟牆碑文提及傅家先祖於光緒年間,由福建泉州府安溪鄉夥同鄉人來台,從雞籠上岸,一路跋山涉水, 落腳於坪林的逮魚堀。

碑文還提及,早期漢人來此拓墾,原住民常出草殺人,有一次原住民在山頭眺覽, 望見逮魚堀有千軍萬馬操練,於是驚慌而逃,從此不敢再接近此地。庄民認為是關聖帝君顯靈庇佑。為叩謝神恩,庄民捐資募款,創建了協德宮,以祀奉關聖帝君。

關聖帝君是否真的顯靈,嚇退了原住民?事實真偽,無須深究。這類神話故事,大抵反映了拓墾時代新移民與原住民之間的土地紛爭。 對此歷史往事,常使人心情處於兩難。我的歷史心情並不全站在關公這邊。

協德宮在十年前改建,如今已是新廟模樣,古味無存。離開協德宮,續行一段馬路,看見往逮魚堀溪觀魚步道的指標。 循著指標,經過茶園,又接回到觀魚步道,沿著河岸,走往景觀橋,再返回親水吊橋。

這幾年來,坪林封溪護魚有成,沿途可見溪中魚群頗多。遙想當年,移民來此拓墾, 逮魚堀溪豐饒的魚群資源,必然成為農民補充肉類蛋白質的主要營養來源。地名用「魚+逮」字,取代「呆」字,而此字形亦有逮魚之意, 傳神的傳達了當年溪岸人家的生活景象。

我在站逮魚堀溪岸,凝望水中魚兒,當年此地魚群滿溪,應可用「千軍萬馬」來形容,焉能不起紛爭?

逮魚堀溪觀魚步道。 逮魚堀溪景觀橋。兩溪匯流處。

旅記日期:2010.04.02(寫於2010.04.11)


【路程時間記錄】
坪林舊橋---30分鐘---福德宮---6分鐘---傅家三合院--- 2分鐘---協德宮---20分鐘---親水吊橋

臺風雜記(電子書)
價格:39元
(日治初期的臺灣社會風貌)


註1:據山友Yeh-Yu兄告知,此古厝應為鄭氏古厝,而非傅家古厝。 由於坪林鄉公所立於屋前的解說牌為這間鄭家古厝,但文字內容卻敘述是傅家百年三合院石頭屋,而引起遊客誤解此 鄭宅古厝為傳家古厝。地圖已做修正,旅記謹作附註說明。 ....Tony補註於2010.05.20

[旅行照片]

坪林老街入口。
石頭厝,具有防衛功能的建築設計。
石頭厝臨街的立面,有典雅的拱型磚窗及泥塑裝飾。
觀魚步道及坪林橋新橋。

觀魚步道沿著水柳橋形象商圈旁的北勢溪溪岸。
親水吊橋。
橋上眺覽北勢溪。
過橋後右轉,續沿著溪岸步道,走往逮魚堀觀魚步道。
逮魚堀溪景觀橋。
景觀橋上眺覽逮魚堀溪遠山近水。
續行,遠處為福德宮。可續行至渡南橋,接金瓜寮產業道路。
從福德宮走鄉間小路前往逮魚堀聚落。
逮魚堀傅家百年三合院。
過協德宮,續行,循指標,經茶園小路,繞至逮魚堀溪觀魚步道。
沿著逮魚堀溪觀魚步道折返景觀橋,再返回親水吊橋。

裨海紀遊(電子書)
價格:29元
作者:清.郁永河
(臺灣第一本遊記文學)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坪林老街,逮魚堀溪觀魚步道


Tony最新出版電子書

臺風雜記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佐倉孫三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行影片推薦】
.觀看更多Tony的旅行影片,請前往: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YouTube頻道),歡迎訂閱!


【Tony旅記隨選】


註:若您對本篇旅記有任何意見交流,歡迎來信(我的e-mail信箱:tonyhuang39@gmail.com)。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