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芝.圓柳古道(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209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209)

三芝.圓柳古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圓柳古道

圓柳古道,位於台北縣三芝鄉,為山界林宗聖前輩所發表的古道,他這麼描述這條古道:

「(圓柳古道)聯絡圓山頂到柳子楠的一條採筍道,為八十五年溯行八連溪而發現的,林相完整茂密,中途通過一處相當大 片的石厝區,為大屯火山群之最,乃北海岸五大採筍道最晚被發現者。」註1

圓柳古道擁有大屯火山群最大的石厝牆聚落,是這條古道吸引人之處。然而,我認識的山友,曾走過這條古道, 卻表示未見過任何古厝遺址,這石厝聚落究竟隱身於古道何處呢?

這個月月初(2004年12月5日),我與山友探訪茄苳坑採金古道, 回程曾走一段圓柳古道,途中發現兩個燒炭窯遺址,並在附近的溪岸發現一道石砌牆,極具規模,溪對岸的山坡地林間則 遍佈堆疊的石塊。最初以為是農民拓墾所遺留的駁坎遺址,但仔細觀察石塊砌堆及排列的方式, 確定不是駁崁,那究竟是做為什麼用途呢?當時心中留下謎團。

後來才確認,這片區域就是林宗聖前輩所指的石厝聚落遺址。然而,為什麼整片區域找不到任何石厝遺跡,連殘牆也沒有? 為何溪岸旁有石砌堤牆,而且保存完整,石厝反而消逝無蹤,而僅存這大片似駁崁的堆疊石塊散落於樹林間? 有更直接的證據能夠證明這些石瑰殘跡是聚落遺址嗎?山界前輩亦認為這裡可能是日據時期抗日義軍的據點,但並沒有明確的 證據可支持這個看法。

今天再走一次圓柳古道,是希望能完整走一趟圓柳古道,再重訪這片遺址區,看能否有新的發現。

圖:聚落遺址之溪岸堤牆

上午與山友在三芝101公路與北7鄉道會合後,再循北7鄉道至圓山村10鄰的「圓山草堂」,停車於此。

往前走一小段柏油路, 道路右側看見不袗的圓桶水槽,水槽旁的小徑,即是圓柳古道的登山口補註

古道路線穿越這附近的台北鄉村城社區邊緣,社區有點冷清,有不少空屋,不久抵達一戶別墅民宅前註2, 面對民宅,古道小徑在民宅左側,並無指標,只見樹枝綁著登山條而已。

圓柳古道,路跡清晰,行走於稀疏的雜樹林,沿途可看見引水的塑膠水管。約行走十五分鐘,路旁出現國家公園的界柱, 再走約五分鐘的上坡處,水管線偏離古道,向左往茄苳坑溪的方向而去,若循著水管路,可通往金孔坪 礦坑遺址註3

循著圓柳古道繼續前行,路旁漸出現駁崁及一小片竹林,不久,就到達疑似聚落遺址的區域。這大片山坡地遍佈著石塊堆疊的殘圮。 這次重新探查,還是沒有發現石厝殘牆。

站在遺址區,心中困惑仍然未解。我猜想這裡或許是原住民的聚落遺址,所以才會看不到漢人的石厝遺跡。三芝鄉昔日為凱 達格蘭族小雞籠社的居住地。凱達格蘭族採用杆欄式的建築,將建築物架高,一可適應潮濕多雨、瘴氣的地理環境,二可避免蛇鼠等 野獸的侵擾。杆欄式建築,或採石柱,或以木樁,做為屋舍的支撐架構。若是這個聚落是採用木樁來搭建高架木屋,則就能夠解釋 為什麼這大片聚落遺址沒有留下石厝殘牆的遺跡。零散堆疊的石塊,或許是做為某種支柱的用途。杆欄式建築也比石頭厝更能適應這 種不平緩的山坡地形。

溪岸旁綿延的石砌堤牆則提供了另一種線索。為什麼這裡會建立如此有規模的溪岸圍牆呢?如果只是在這塊大坡地種植農作物, 是否有必要建立這麼完善的溪岸護牆呢?當然,這一切都只是推論而已,我還是覺得缺乏一種直接明確的證據來證明這裡是 大屯火山群規模最大的聚落遺址。我在現場不得不有所感慨。我們面對這樣的遺址,只能茫茫然地 用邏輯推理,而找不到相關的地方文獻可供佐證。土地的歷史,若未予妥善記錄保存,則將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消失,時間愈久,愈難 追尋。


圖:新發現的燒炭窯遺址(溪岸旁)

繼續往上走,左側樹林間有一廢棄燒炭窯,外型已不太明顯;更上方處,路旁另有一座保存完整的燒炭窯遺址。

燒炭業是過去曾興盛的產業。從清代到日據時期,木炭都是一般住家重要的燃料。

相思樹是燒製木炭的主要樹種,因此燒炭窯都設於 山區,以就近取材。燒炭業已被時代所淘汰,目前台灣僅剩極少數的燒炭窯還在維持運作,大多數的燒炭窯都被廢棄而堙滅於山林。

這座燒炭窯呈圓形,直徑約四公尺左右,周圍砌牆高約一公尺多,入口寬約一公尺,窯內有通風孔。附近樹林已看不見相思樹。燒炭窯 的作業,從入窯到出木炭,須以烈火燒窯一整個月才能完成作業註4

這兩個燒炭窯就在聚落遺址附近而已,兩者之間有地緣關係。當年的燒炭工人是否就居住於這處山坡聚落呢?他們是否也會在山坡拓墾種植 農作以做為糧食來源呢?應該有這個可能性吧!?

過燒炭窯,仍是上坡路,沿途路旁發現山豬扒土及啃食樹根的痕跡。約二十幾分鐘,來到一上坡處,這裡有一條乾溪溝往 左而下。山友根據GPS航跡判斷,建議由此處直接下切溪谷,前往我們預定午餐的地點-金孔坪礦坑遺址,則可減少彎繞路程,較為省時間。 於是我們沿著乾溪溝往下切,走往溪谷。

沒想到下切約五、六分鐘,竟在溪岸旁發現一座相當完整的燒炭窯遺址,地上還有木炭屑,似乎 是不久前才被廢棄的,但附近並沒有別的山路可抵達這處溪岸。我在附近山坡樹林搜索,隱約似有路跡,但模糊不明。因時間關係,未再 深入探尋註5

又回到圓柳古道,繼續往前走。古道的路徑漸窄,景觀愈原始,沿途出現奇形怪狀的楠樹,樹枝彎曲分岔橫生,低矮處則 多冷清草及蕨類。在經過一棵樹形奇特的大樹後,找到下切往金孔坪礦坑遺址的路線,下切口處已有山友綁上明顯的登山條。 從這裡往下走,坡度緩,不久就抵達溪谷,越溪過後,循著溪畔小徑,一路有登山條,約三十分鐘,便可抵達金孔坪礦坑遺址。 由於時間已延遲,我們未走到礦坑遺址,而於中途溪畔處取水煮食。餐畢,略休息後,循原路返回圓柳古道,然後繼續往上行。

圖:強風、迷霧、箭竹林

不久,就抵達藍天隊登山地圖標示的「冷泉洞口」,這個洞穴是一人工開鑿的礦坑遺址,屬於金孔坪礦坑遺址的一部份。

過礦坑口,約五、六分鐘,路旁樹幹上有藍天隊的路標,寫著「往菜頭崙(竹子山前峰)約50-60分鐘」。

接著是 一段沿著乾溪溝的陡上路,愈爬愈陡,甚至出現繩索垂降,須藉著繩索,才能攀爬而上。攀爬時,山友不禁笑問: 「這種路是『古道』嗎?」

爬上之後,抵達稜線,出現箭竹林。強風襲來,帽子欲飛。這時雲霧籠罩而來,已看不見遠處的山巒及稜線。眼前只見箭 竹因強風而激烈搖晃,須撥開茂密箭竹才看得到底下的路徑。

除非是想來採箭竹,或是計劃登上菜頭崙(竹子山前峰)的基點,否則圓柳古道走到這裡,就應該回頭了。現場親自體驗, 更能明白圓柳古道(特別是末段)其實只是一條上山採筍道而已,並非兩地交通往來的古道。

若更深層的思考這條古道,金孔坪礦坑遺址的礦坑分佈範圍已涵蓋了圓柳古道,古道途中至少已發現了三座燒炭窯遺址, 還有大片疑似聚落遺址及溪岸堤牆遺跡,都更豐富了圓柳古道的內涵。這條古道值得更深入的探索。我們今天無意間下切 一條溪谷,就遇到一處燒炭窯遺址,我相信這燒炭窯絕對不會是這區域最後一個被發現的燒炭窯遺址。這條古道沿途的森林 或溪岸隱密處,應該還有更多的礦坑、燒炭窯或其它的先民遺址,正等著我們去探索與發現。

旅遊日期:2004.12.16 


臺風雜記(電子書)
價格:39元
(日治初期的臺灣社會風貌)


[相關路程時間參考]
圓山草堂---2分鐘---古道入口---3分鐘--- 別墅民宅---15分鐘--- 陽明山國家公園界柱---20分鐘--- 大片疑似聚落遺址---5分鐘---燒炭窯(1)---3分鐘 ----燒炭窯(2)---60分鐘--- 冷泉洞口(第五礦坑)---10分鐘---陡上坡(繩索) ---10分鐘---箭竹林---約30-40分鐘---往菜頭崙(竹子山前峰)
冷泉洞口---40分鐘---金孔坪礦坑遺址(仙靈塚)


註1:北海岸五大採筍道分別為:

  • 二坪頂古道 
  • 八連古道
  • 大屯溪古道
  • 竹子山古道
  • 圓柳古道 (又稱「員山古道」)

    補註: 不袗圓桶水槽旁的小徑,目前已消失。建議可改從台北鄉村社區進入。抵達北7鄉道終點後, 從台北鄉村社區(藝術村)進入,沿著社區道路上行,約七、八分鐘, 遇路口有「圓山村10鄰 石曹子坑 64-54∼64-56號」指示牌的叉路口(路口另有「三芝小墅」指示牌), 取左進入,至路底的「石曹子坑64-54號」民宅,即是圓柳古道登山口。---Tony補註於2012.02.09

    註2:民宅地址為:台北縣三芝鄉圓山村石曹子坑64號之54

    註3:這條水管路是上次(2000年12月5日)探勘「茄苳坑採金古道」時走過的路線; 進入後,遇岔路時,取右行,然後再越過乾溪,走往茄苳坑採金古道,目前已綁上登山條,有清楚的導引。

    註4:參考資料:2004年04月18日4年04月18日蘋果日報北部版 「烈火燒窯整月.相思木成炭」一文,採訪從事燒炭業超過四十年工作經驗的羅慶銀夫婦的報導內容。(報導.攝影╱廖瑞祥)

    註5:過燒炭窯,原本繼續往下走,沒想到溪谷最後變成陷落的斷崖瀑布,無法通過; 於是向右側繞爬陡坡上稜,然後往下走,溪谷處依然陡峭;只好循稜再爬回圓柳古道。爬上來的位置與原先下切的位置,只相距不到 40公尺,上下繞一圈,卻花了五十分鐘。塞翁失馬,卻意外發現一處燒炭窯遺址。

    〔附記〕尋找五腳松古道:成也GPS.敗也GPS

    今天走圓柳古道,至箭竹林區,根據藍天隊所繪的八連溪古道地圖(第三冊024),圓柳古道末端與五腳松古道相接,於是我們計劃 回程走五腳松古道下山。雖然知道圓柳古道末段為箭竹林,與五腳松古道銜接的路徑不明,但自恃有GPS導引,應可通過箭竹區, 找到位於稜線上的五腳松古道路徑。

    不料事與願違。稜線上的強風迷霧使我們無法看清楚稜線位置,在茂密的箭竹林中,也找不到五腳松古道路徑。於是憑藉著GPS導引, 試著找尋這條古道,雖然把握了五腳松的方向,但一開始就走錯稜線,走往支稜而非主稜,於是愈陷愈深。發現走錯路時,支稜與主 稜之間隔著深壑,狀況不明,而且也不能確定對面的主稜是否為真正的主稜,不敢硬闖。於是繼續循著支稜而下,邊走邊討論,靠 GPS維持方向,在樹林間辛苦穿越,前進緩慢,而時間漸晚,卻一直無法找到正確的路徑。最後決定向左下切找溪谷,走往茄苳坑溪 的方向。所幸未遇斷崖絕壁,總算順利切回茄苳坑溪谷,最後回到金孔坪礦坑遺址,然後走採金古道出山區。黃昏夜暮漸垂的趕路途 中,還遇見一隻碩大的山豬,眾人尖呼,山豬在附近逗留一陣才離去。接近古道出口時,天色已全暗,每個人都打開頭燈,最後像螢 火蟲般的從黑暗森林裡鑽出來,回到公路上。


    [行旅照片]

    圓柳古道入口附近-圓山草堂。
    圓柳古道的登山口-水塔旁。
    圓柳古道,穿越雜樹林。
    陽明山國家公園界柱。
    林間遍佈堆疊石塊,疑似聚落遺址(1)

    林間遍佈堆疊石塊,疑似聚落遺址(2)
    聚落遺址的溪岸堤牆(1)
    聚落遺址的溪岸堤牆(2)
    保存完整燒炭窯遺址。
    被山豬挖出來啃食的薯榔根塊。
    第一次下切溪谷處(下切後,發現燒炭窯遺址)。
    下切往溪谷。
    下切途中發現一完整的燒炭窯遺址。
    下切找路夢碎。回到圓柳古道,繼續往上爬。
    經過這棵怪樹後,向左下切往茄苳坑溪(有綁登山條)。
    茄苳坑溪(走往金孔坪礦坑遺址,約30分鐘)。
    午餐畢,從溪谷爬回圓柳古道,繼續往上走。
    第五坑礦坑遺址(冷泉洞口),泉水流過處,泥土呈金黃色。
    陡上!「這是『古道』嗎?」
    強風、迷霧、箭竹林。
    找不到往五腳松古道的路徑。
    箭竹林裡,討論何去何從。
    靠著GPS導引,在稜線林間找路。
    終於平安走出山區,天也黑了。

    裨海紀遊(電子書)
    價格:29元
    作者:清.郁永河
    (臺灣第一本遊記文學)

    [行旅圖]


  • Tony最新出版電子書

    臺風雜記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佐倉孫三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行影片推薦】
    .觀看更多Tony的旅行影片,請前往: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YouTube頻道),歡迎訂閱!


    【Tony旅記隨選】


    註:若您對本篇旅記有任何意見交流,歡迎來信(我的e-mail信箱:tonyhuang39@gmail.com)。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