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195)

北插天山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北插天山台灣山毛櫸

北插天山,是我一直很想爬的一座山。初入山界時,我就已聽過這座山,初聞山名,就被她不平凡的名字所深深吸引。 是什麼樣的山會以「插天」為名?應是何等雄奇壯闊。我總是想像北插天山像一支倒立的刀叉, 穿越雲層,聳向天際;登上北插天山,或許可以觸摸到天空。

北插天山,是北台灣著名的中級山,高1727公尺,已超越郊山範圍, 屬於中級山;因路途遠,登頂之路又陡峭,山界一向以爬北插天山來做為登高山百岳的行前訓練,訓練耐力及攀爬 技巧。對我來說,北插天山宛如是郊山與高山之間的橋樑,當我跨越過這座橋時,台灣的高山百岳就會在對岸伸開雙臂歡迎我, 而我一直在等待這一天。

北插天山迷人之處,也在於她是台灣山毛櫸的故鄉。台灣山毛櫸與台灣櫻花鉤吻鮭,都是冰河時期遺留的珍貴生物, 都是國寶級的物種。台灣山毛櫸分佈於北台灣逐鹿山、北插天山、南插天山、拉拉山、阿玉山、銅山。每年深秋,台灣山毛櫸 由綠葉變為金黃而豔紅,將整座山頭渲染為綺麗紅艷,這時也是登北插最熱門的季節。登山客不辭辛苦,長途拔涉登上北 插天山,以一睹台灣山毛櫸的驚豔奇景。

今年(2004年)八月我帶著老婆孩子遊滿月圓森林遊樂區, 路經「東滿步道」登山口,看見北插天山的路標時,就曾許下心願, 這個秋天要帶老婆上北插天山看台灣山毛櫸。爬北插,並不輕鬆,為何還要帶老婆來受苦呢?我想是一種情懷吧!在生命的 某些重要的里程點,你會希望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能在一旁,見證及分享那份心情。

而今天我終於如願與老婆一起登上北插天山。

圖:東滿步道柳杉林

今天必然會成為生命中一個難忘的日子,不只因為成功登上北插天山,也因為曲折驚駭的歷程令人難忘。我執筆時還猶豫 思考,這篇旅記應該寫成一篇感性之文,還是一篇理性的「潛在山難」檢討報告書?

登北插天山,路並不輕鬆,一般預估來回路程約八至十小時。登北插天山可從台北三峽「滿月圓森林遊樂區」或桃園復興 「東眼山森林遊樂區」註1,距離差不多遠, 這兩座森林遊樂區之間有一條「東滿步道」 (7.36公里)相連接,步道中途另有岔路可前往北插天山(約6.3公里);滿月圓與北插之間落差大,路程較辛苦, 因此我選擇走東眼山路線。

今天出發晚,到達東眼山森林遊樂區入口時已上午十點。時間雖晚,但我不以為意。 我知道北插路途遙遠,老婆的體力能否登上北插,我也有些擔心,所以只是抱著探路的心情,依體力及路況隨時研判, 不一定非登頂不可。我準備了夜行裝備,一支頭燈及二支手電筒,以備萬一決定登頂時,回程走夜路之需。 到了東眼山才發現老婆漏帶其中一支手電筒,所以裝備只剩一支頭燈、一支手電筒。

十點出發,從走東眼山森林遊樂區的寬闊的碎石林道走往「東滿步道」,沿途有不少森林幽徑,但今天的目標是北插, 因此東眼山的森林小徑,只是過而不入。約一個多小時,走完3公里長的碎石林道,進入森林步道,再走1公里, 才到達「東滿步道」(東眼-滿月圓步道)的入口。

這時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三十分。 路標寫著「北插天山9.74公里,305分鐘」這時心想,若這預估時間準確,今天大概很難爬到北插天山了。 這森林步道平緩好走,一路走來心閒意適,能否登頂,我並不是那麼在乎。

一走入「東滿步道」,沿途出現零星柳杉林,泥徑灑落杉葉,林間淡淡杉香,一旁有溪流淙淙,伴著我們前行; 不久過木橋,往上走,山坡出現大片直挺的柳杉林,接著步道便穿越柳杉林裡。陣陣杉香撲鼻,我第一次聞到這麼濃郁 的杉木香味,老婆也說柳杉樹香叫人著迷。沿途有幾處柳杉林區,其餘路段亦為茂盛的闊葉森林。難得的是,一路寬闊平 緩好走;邊走時,我開始盤算著,這麼寬闊平坦,可以兩人併肩而走的森林步道,應該適合夜行;若時間許可, 或許有機會登頂,回程採夜行方式。

圖:北插天山巨木

約走了一個半鐘頭(11:30-13:00),下午一點鐘抵達「東滿步道」與北插天山叉路口。「東滿步道」 路極平緩好走,所以不覺疲累。岔路口路標寫著「往北插天山6.3公里,約210分鐘」,於是我們轉入北插天山登山小徑。

山徑彎繞於山腰,緩緩而上,不難走,只是相較於「東滿步道」,路徑變狹窄,較有起伏變化。沿途遇到 北插下山的登山隊伍,他們提醒我,現在登頂,時間已稍晚。其中有一隊只前進至水源地就放棄折返了, 他們建議我走至水源地就應該折返。

花了五十分鐘(13:00-13:50),一點五十分時,我們抵達水源地。這裡有小溪潺潺,溪水沁涼,附近林間平坦開闊, 是一適合休憩的地點。這條溪是宇內溪的上游,流向小烏來,下游的溪谷以楓紅及瀑布景觀著稱。這時看看時間 ,我設定三點鐘為折返點,預留兩小時,以便在下午五點天黑前返回至「東滿步道」。這樣即使夜行, 應該也不會有危險。

繼續前行,五分鐘後,前方出現一棵巨大的神木註2,我興奮大叫。這巨樹須幾個 人才能圍抱。老婆站到巨樹旁,顯得十分嬌小。我猜百年前或許這附近的山林有成千上百棵這樣的巨樹,如今只剩這一棵巨樹佇立 於此而已,巨樹不會寂寞嗎?拍完照,繼續趕路。兩點十分,抵達木屋(獵寮)遺址。 這裡是登北插天山最後的休息處。接下來,便是登北插最後一段陡峭山路,路程約1.5公里。

這時距離我預定折返的三點鐘,只剩五十分鐘而已。最後這一段陡峭山路,事前聽山友說,大約要一小時的時間。 於是問老婆,還想不想攻上北插天山?

世上的老婆有很多種,我老婆是屬於那種有幫夫運的老婆。她從我的語氣及眼神就知道我的心情想法。 她毫不猶豫的點頭說好。於是我們整裝備,戴手套,開始往上爬。這一陡上的山徑,沿途有繩索、 簡易的木梯,還有突起盤繞的樹根可做為踩踏支撐點,所以攀爬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

陡坡一段又一段,老婆爬得有 點喘呼呼,但仍然一步步跟上來。約半個小時,雲霧漸襲來,森林裡淡淡迷濛,而在迷濛裡,台灣山 毛櫸終於現蹤。一棵棵樹幹樹枝橫生如千手觀音般山毛櫸,就分佈於山徑兩側坡地。多數山毛櫸樹葉已染成綠黃之間, 少數微紅,但尚未完全轉變為豔紅,有些已枯萎,灑落滿地枯葉,或許是前些日子的颱風肆虐吧!

圖:終於登上北插天山!

雖然明知雲霧微雨,登頂已無展望,還是意氣昂然地向上爬,愈向上爬,台灣山毛櫸愈多。 霧氣挾帶著小雨絲,台灣山毛櫸佇立溼雨中,更有一份神秘幽意。有的山毛櫸幾乎樹葉掉盡, 留下天女散花般的寂寥枯枝身影,有一種蕭索之美。身處於這樣的迷濛美景裡,我早已忘記攀爬的辛苦。

爬過陡峭的路段後,來到小山頂,原以為北插已到,沒想到路徑又往下坡走,又爬向另一山頭。 一個小時已過(14:10-15:10),卻還沒有爬到北插天山。這時遇到最後一隊下山的山友,詢問之下, 離北插山頂還要二十分鐘。

我們已走了五個小時的路(10:00-15:10),這個時候能夠放棄嗎?心裡有一股強烈登頂的意志。 就算此時立即折返,回程已註定要走夜路了,不差多走幾十分鐘吧! 而且我認為下坡路好走,速度快的話,應該可以在完全天黑之前,回到「東滿步道」。老婆也沒開口說要折返。

於是我們加緊腳步,繼續向上爬,又一陡坡,上去之後,又下坡,花了三十分鐘,才攻上最後一座山頭。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西元2004年)十月二十九日下午三時四十分,我登上了北插天山。三分鐘後, 老婆也爬了上來。這是我登山生涯的第一座中級山,也是老婆的第一座中級山。登頂時極雀躍, 興奮地與基點合照。而眺望前方,卻見一片白茫茫而已。

時間已晚,不敢多停留。三點五十分開始下山。

圖:台灣山毛櫸,樹葉落盡

我希望在天完全黑(17:30)之前,能趕回至「東滿步道」與北插岔路口,只剩100分鐘而已(15:50-17:30), 這段路來時我們走了160分鐘(13:00-15:40) 。我樂觀地認為應該沒有問題。走下坡路一向是我的專長。

從北插陡下,拉繩索,踩樹根,我下降速度極快,但老婆陡下的步伐卻慢了下來,我不時停下腳步等待。 下午五點十分才回到木屋遺址,花了80分鐘(15:50-17:10),與去程上坡時間差不多。 我開始覺得時間可能不夠,於是趕路。這時天色漸暗,我先戴上頭燈,並把手電筒交給老婆。繼續前進, 不料走於樹根盤繞的林間下坡路時,卻發生了意外。

我一不小心被樹根絆倒,重心不穩,人全身向下趴,往樹幹一撞;幸好人沒受傷,但頭燈卻撞壞了。 這下子可就嚴重了,我們只剩一支手電筒。

趁著樹林還有一點微光,摸黑趕路,五點三十分過後,天色全暗,樹林完全漆黑,已無法趕路。狹窄的山徑, 兩人無法並肩,只能一前一後,小手電筒的燈光向照前,老婆在後面完全看不到路;燈光往後照, 則我的前面一片漆黑;只能兩人緊緊前後相隨,或我先走幾步,再燈光回頭照,讓老婆腳步跟上,只能以慢速行走。 此時老婆心情惶恐,我的心情亦是如此。

(這段路,彷彿世紀時光)

晚上六時三十分,終於走到「東滿步道」、北插岔路口,危機暫解。由北插下山至此,竟花了160分鐘(15:50-18:30)。

照我原先的規劃,回到「東滿步道」,就是安全範圍的夜行路了(如果夜行裝備足夠的話)。這時,兩人可併肩而走, 共用一隻手電筒,行進速度可以加快,但心情仍處於驚惶之中。為什麼?因為頭燈已毀壞,我們只剩一隻手電筒, 這隻手電筒是老婆在五金雜貨店買的,一隻30元的簡易型手電筒而已。

我心情忐忑不安。萬一手電筒臨時故障, 則四周漆黑一片,便宛如在山洞裡,伸手不見五指;而手機又無法收訊,鐵定要困在山裡等待救援或等待天明! 這時只能握緊手電筒,邊走邊祈禱,希望手電筒不要出事。我還問老婆,這隻手電筒是 哪一國製的?註3

圖:天黑了!

走一段路後,森林裡起薄霧,手電筒燈光亦漸微弱,照明不足,老婆建議更換新電池。老婆為手電筒換新電池,又是一場危機。 取下舊電池時,周遭立刻陷入一片漆黑,老婆在完全黑暗中更換新電池,裝好推開關,卻不亮。兩人心情大駭。 再打開開關,黑暗中摸索電池,將電池掉頭,關上再開,終於綻放光明,鬆了一口氣,冷汗直流。

接著一路趕路,而老婆漸走膝漸疼,愈走愈慢。幸好是下坡路,不費體力,路也夠寬,我們手臂相挽而走。 晚上七點五十分,終於走出森林,來到碎石林道(可通汽車的寬大碎石路) 。這時月光乍現,碎石路路跡微明, 不必再擔心手電筒臨時故障的問題,心情上才算脫離險境。從三點五十分自北插下山至此,連走四小時, 毫無休息(15:50-19:50)。這時才能坐在碎石路上好好休息。

休息完畢,接著再走3公里的路,走往東眼山森林遊樂區的入口。這時,心情已放鬆,月出雲端,夜色迷人, 我與老婆走在碎石林道上,整個山區只有我們夫妻倆。走於夜路上,我邊走邊高興地對老婆說:「這次北插之行的患難經歷, 應該可以讓我們的婚姻再美好十年。」老婆嘟嘴回說:「只有十年?」

我哈哈大笑說:「別擔心!這十年,我們還會再爬別的大山。」 

晚上九點整,走到遊樂區入口,五、六隻狗衝上來圍著我們狂吠。大門的柵欄還沒關閉,我們是今天 最後離去的遊客。上午十點入園,晚上九點離園,今天走了十一小時的路。

旅遊日期:2004.10.29  



[行程記錄]
10:00東眼山園區收費亭入口… 11:15森林步道入口… 11:30東滿步道入口… 13:00東滿步道、北插天山叉路口… 13:50水源地… 13:55神木… 14:10木屋遺址… 15:40北插天山… 15:50下山… 17:10木屋遺址… 18:30東滿步道、北插天山叉路口… 19:50森林步道出口… 21:00東眼山園區收費亭入口

註1:北插天山有四個登山口,一為滿月圓,一為東眼山,一為小烏來, 一為福山;以前三個登山口較普遍。其中以小烏來距離北插天山的路程最短,但目前因颱風道路封閉之中。

註2:國際上多以「巨樹」(big tree)來稱呼神木。台灣則習 慣稱巨樹為「神木」。有人認為這是源自日據時期日本人稱巨木為「神木」,亦有人認為因為是台灣民間信仰視巨樹 具有神靈,故稱巨樹為神木。

註3: made in Taiwan.

[行旅照片]

東眼山碎石林道。
遠眺北插天山(?)
東滿步道。
柳杉林。
棧木道。
又見柳杉林。
東滿步道往北插天山岔路口(右往北插)。
往北插的山徑。
水源地。
北插神木。
木屋遺址。
陡上樹根路。
台灣山毛櫸現蹤了!
陡坡不斷!
山毛櫸變為金黃色。
薄霧中,穿梭於山毛櫸樹林裡。
台灣山毛櫸,樹葉落盡。
北插天山基石。
北插神木(17:22)。
天黑了!

[行旅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檢視較大的地圖


Tony的旅記(全部列表)】  【Tony的旅記(區域分類)】  【Tony已出版的著作】  


【尋找旅行地點】
陽明山國家公園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蘭縣
桃園縣
新竹縣
新竹市
苗栗縣
台中市
彰化縣
台南市
高雄市
花蓮縣
旅行遇見歷史

【訂購Tony的著作】
台灣古道地圖
台灣郊山地圖
大台北自然步道100
桃竹苗自然步道100
宜蘭自然步道100
台灣古文遊記選注
古文遊記名篇選注一
觀看全部的著作


【Online線上人數】

【訂閱最新文章】



【推薦Tony的網站】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旅聯網山友相關旅記】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