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哈盆古道(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186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186)

再訪哈盆古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福山村福山一號橋

氣象局預測今天下雨機率為90%。

昨晚十一、二點,南港就開始下雨了,窗外雨棚雨打聲,聲聲入耳。原本已入睡的我,被雨聲吵醒, 心想明天的哈盆古道之行,應該會取消吧!上網收信,卻沒接到 任何訊息。這時有點猶豫,該去睡覺,保持體力,還是看點書,晚點睡?

情勢未明,還是保守一點,於是又上床睡覺。哈盆古道,全程來回約八小時,不能不養足精神。

早上起床時,窗外雨綿綿,不曉得山區雨勢如何?但見遠方天空烏雲密佈。這種天氣,我覺得應該取消活動。上網再收信,還是沒有消 息,於是直接打電話問阿賢。阿賢說:「天氣應該還好吧!」我有點不放心。哈盆古道須橫越波露溪、露門溪,下雨天,會有潛在 危險;於是詢問還有哪些成員會參加,阿賢說,隊友中有三、四位爬過高山,登山經驗相當豐富。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於是整裝出發。

老婆不敢相信我要出門,開口說:「這種天氣,你要去走哈盆古道,我保證你會一去不回。」

老婆的預測一向準確。她大概是看出我有猶豫之意,故意出言相激吧!就算臨時取消,我想我也應該遵守約定,先到烏來福山會合,這 才算夠朋友吧!出發後,沿途雨時大時小,至烏來,轉往福山時,雨勢變大。我心想,今天肯定是走不成了,於是開始盤算著,如果臨 時取消,我就去逛逛福山村,在公路雨中散步一陣,然後再回家。

圖:福山村天主堂

七點四十分抵達福山,距離集合時間還有二十分鐘,於是我先去逛逛福山村,走往福山國小。小學附近是 福山村主要的聚落所在,但房子都建成現代水泥樓房,並無泰雅族(Tayal)的文化色彩。

前方不遠處,有一 間天主堂,以傳統石塊堆砌而成。教堂的外型吸引我的目光。教堂鐘樓屋頂的十字架後方山嵐雲霧飄渺。 這寧靜的清晨,微風細雨裡,鐘樓、十字架、遠山、雲嵐,交織成一幅扣人心弦的畫面。我突然想起了「教會」(Mission)這部 電影。

教堂旁不遠,就是福山國小了。週末的校園,空蕩寂靜。一進校園門口,就看到亞維.布納(YAWI.BUNA)的半身雕像。

根據傳說,泰雅族起源於今南投縣仁愛鄉瑞岩社(Mashitobaon)的賓 斯布干(Pinsabukan)巨岩。其後因人口逐漸增加,遂向北遷移至桃園縣復興鄉一帶。後來,亞維.布納率族人狩獵至 福山一帶,發現此地溪流魚豐,山林獸多,於是帶領族人遷居來此。亞維.布納是泰雅族福山部落的開拓者。亞維.布納 在福山建立部落後,後續又有泰雅族人循此路線北上,進入這個區域,逐漸向外擴散至今天的信賢、烏來、忠治、 屈尺一帶。

福山國小的校園,小而美,群山環抱,綠水長流,環境極清雅,校舍新穎,操場鋪著PU跑道,很現代化。司令台後面則有畫著 紋面的泰雅族男女壁畫,介紹泰雅族刺青的故事,為校園添增幾許泰雅風情。

圖:哈盆古道柳杉林

匆匆參觀學校,然後趕回福山一號橋。人員陸續到齊。因為這場雨,有五、六位山友臨時缺席,有人車子已過烏來,見雨勢太大, 臨時掉頭而返。到達現場的,大約十二、三人。今天的成員,除我之外,都是延平中學的老師。

這時雨勢漸轉小,穿上雨衣後,感覺雨似乎如此而已,一種「既來之,則安之」的心理反應油然而生。或許猶豫的人都已放棄, 現場都是忠義之士,於是大家義無反顧的出發。車子過福山一號橋,沿哈盆產業道路前行,約二公里,抵產業道路盡頭,這裡是哈 盆古道的入口。九點整,進入古道。

三個月前,我曾走過哈盆古道,不過只走到波露溪而已,今天的目標是走完全程,到達哈盆營地。雖然前半段的路程是曾走過的路, 但雨中行,另有一番滋味。山巒翠碧,雲嵐飄渺,雨水滋潤下,空氣更鮮芬,我對這穿林小雨,就毫不以為意了。

前行,約二十五分鐘,通過石岩區,接著,抵達杉林區。這是我極喜歡的一段路,在筆直的柳杉森林裡,踏著泥土徑前進,迷霧森 林裡,宛若人間仙境。

又前行約半小時,越過南勢溪支流。上次來時,我曾在此處休息及餵魚。今天水流變急,得手腳並用扶著倒木越過溪流,而溪潭裡 已不見魚蹤。

圖:波露溪,土石流

過溪後,繼續前行,哈盆古道平緩好走,毫不覺得疲累。又四十分鐘,我們抵達南勢溪的支流-波露溪。

上次來時,波露溪旁的山壁上方有小幅崩塌,這次則已整個山壁全崩塌下來,土石流形成一大片斜坡。原本波露溪在此處有美麗的細砂岸, 如今亦己遭洪水破壞。

土石流斜坡只有簡單的繩索,通行有些困難。山友們小心翼翼地通過斜坡,來到溪畔,然後脫鞋渡溪。過溪後,休息,一一等待所有隊友 安然通過斜坡及溪流。

再往前走,就更深入哈盆古道,也是我未曾走過的古道,興趣更為濃烈。依然是平緩的古道小徑,而南勢溪上游的景緻愈秀麗,溪水碧澄, 不時可見清澈溪潭。走在這樣的森林古道裡,感覺很棒!「哈盆自然保留區」,素有「台灣亞馬遜」之稱,溪水盈沛,生態豐富,路途雖然 迢遠,但走在這樣的深山古道裡,眼見這般好山好水,怎能不心情奔放呢?

由波露溪走至露門溪,約一小時,終於來到了露門溪與南勢溪匯流處。我們下切至溪畔,在兩溪交會處的寬闊溪畔處用餐。卸裝備時, 尖呼聲此起彼落,許多人的腿部都找到螞蝗蹤跡。我也不能倖免。

地圖上標示這附近有獵寮遺址,但我未尋獲。兩溪交會處的露門溪的上游處似有人工切割的石岩痕跡,據山友說,昔日曾有一座吊橋, 但已毀壞,消失無蹤。

因為這場雨,今的溪流特別的急湍,露門溪與南勢溪匯流處,岩石激盪,濺起滾滾白色水花。「哈盆」,為泰雅族語,是指 兩條河流交匯之處,這裡可以用「哈盆」來形容了。兩溪交會後,水勢更豐沛,急湍奔流而下。這溪水會流經福山一號橋,奔向烏來, 在龜山與北勢溪匯流,成為新店溪;然後再向北併入淡水河,流過台北盆地,最後於淡水注入台灣海峽。

這麼清澈的溪流,如此奔騰的河水,讓人感受到一股生生不息的氣勢。我心想,只要如此川流不息,或許終有一天能夠濯清下游的城市 污染。

圖:露門溪,水深難越

用餐畢,繼續前進。這裡離哈盆營地只剩約半個小時路程而已,有幾位山友決定先返回走,我則心情躍躍欲試。向前走,約三分鐘, 就來到露門溪的渡溪處,這時卻發現溪流急湍。水最深處,深及腰部,一時不知如何渡溪,大家在岸邊討論紛紛。

兩位山友沿溪岸邊向前探路,希望從上游處尋找溪流淺處,以越過露門溪,我也跟了過去。

上游約五十公尺處,溪水較淺,於是兩位山友脫鞋橫渡,順利越溪至對岸。我立即跟著脫鞋,正準備跟上時,他們卻又渡溪回來。其中一位 較資深的山友說,水深及膝,考慮全隊山友的個別情況,應該撤退,而不是前進。

這是合理的決定。我心裡這麼想。萬一渡溪有所意外,或者回程雨勢突然變大,溪水再漲,其實是有危險的。雖然我承認,哈盆營地就 在眼前,充滿了誘惑。花了四個小時,終於走到這裡,說要回頭,心情上當然有點不甘心,但我支持這個決定。

登山的心理變化很微妙。今天如果我是領隊,大概一大早就會宣佈取消行程,但到了此處,我的心情卻強烈地想渡過露門溪。這大概是所 謂的「登頂的誘惑」,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山永遠在那裡。」、「該撤退時就應該撤退。」這些山界箴言,是無數前輩用血淚經驗換來的,我這一刻感受深刻。我的心情只好微微酸 楚地向露門溪道別。

「哈盆,再見!」、「老婆,我平安回來了!」

旅遊日期:2004.10.02  



[行程記錄]

9:00哈盆產業道路終點...9:25石岩區...9:34杉林區...9:48南勢溪支流...10:30波露溪(停留40分鐘)...11:10出發... 12:00露門溪/南勢溪匯流處(午餐)...12:42出發...12:45露門溪越溪處...13:08放棄渡溪(折返)...13:56露門溪...14:55杉林區 …15:36哈盆產業道路終點

[行旅照片]

福山一號橋。
福山村福山一號橋俯瞰南勢溪。
福山村天主堂。
福山國小亞維.布納雕像。
福山國小司令台,泰雅族男女刺青壁畫。
哈盆古道。
哈盆古道,煙雨濛濛。
杉林區,迷霧森林。
橫越南勢溪支流。
波露溪,土石流形成大斜壁。
通過土石流斜壁。
愈上游,景色愈秀,媲美桶后溪。
處處可見碧波流水。
波露溪(左)與南勢溪交會處。
兩溪會合,江流滾滾,奔向下游。
抵達露門溪越溪處。
抵達露門溪越溪處。
露門溪,水深難越。
哈盆,再見!

【Tony最新出版的電子書】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1895-1945年臺灣彩色老照片)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中國古典小說巔峰之作)

[行旅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哈盆越嶺古道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