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027)

鹿窟事件.紀念碑.光明寺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舊莊山頂的木造涼亭

(∼續前期
今天獨自來到南港舊莊茶山一帶尋訪古厝,沒想到就在我停車附近的涼亭旁豎立的觀光茶園位置圖上, 注意到了「鹿窟事件」發生地的光明寺,就在這附近。雖然剛爬完山,已中午十二點多,卻顧不得肚子飢餓, 決定驅車直奔光明寺。

對「鹿窟事件」的印象,是去年公視播映中央研究院研員張炎憲(現國史館長)撰寫「鹿窟事件調查研究」 出爐後所製作的專輯報導,片中採訪了多位當年事件受難人,深入探討這一悲劇事件發生原因及還原事件的真貌。

影片中一位現年約七八十歲的受難者,憶及當年因這件事造成家破人亡,使原本才要開始的美好的人生從此幻滅, 他情緒激動、用顫抖的聲音怨恨地說:「我這輩子永遠...永遠..痛恨國民黨。」那臉龐深烙在我腦海, 久久不能忘懷。

去年,十餘位鹿窟事件受難者根據「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規定,聲請冤獄賠償。 五月,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後作成判決,國家應予賠償,合計高達一億多元的賠償金,創下白色恐 怖暨冤獄賠償案獲准金額最高額記錄。台北縣政府亦決定在當地建碑紀念,雖是遲來的正義,但總 算政府為當年的國家暴力做出撫平及道歉的行動。

圖:鹿窟事件紀念碑

因為公視的這個專輯及相關新聞事件的報導,我就一直想去探訪鹿窟這個地方。去年有一次利用中午的空檔, 開車由汐止走勤進路上山,接往汐碇公路,不料因路況不熟,走錯叉路,繞了一大圈,卻從水源路又繞回汐止。

另一次則走對了路,卻因納莉颱風後汐碇公路崩塌,道路中斷而無功折返。探訪鹿窟這件事就這麼不順利而沒去成。

沒想到今天從南港經舊莊上山,無心插柳卻誤打誤撞的,闖進這南港、汐止、石碇交會之處。 光明寺就在這附近。啟動汽車引擎出發時,心裡已沒有上午那那種閒情逸致,一股歷史的思緒漸漸湧上了心頭。

往上走,車行約不到100公尺,繞過一彎路,驀然看見右側方山坡地大興土木,一座嶄新二層樓、紅磚白瓦的西式建築 已接近完工,門口矗立著招牌寫著「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道路左側前方也有停車場在施工,未來這裡應又是一新的景點。 再往前行,約莫一、二分鐘,我遠遠就看到了在前方道路叉口右側山坡上矗立著的「鹿窟事件紀念碑」。

停好車,走石階來到鹿窟事件紀念碑的平台。這座由台北縣政府建立的紀念碑佔地不大,約莫五六十坪左右, 紀念碑的主體是由一凹陷曲折、細長扭曲的白色不袗板建鑄而成,凌空橫越平台上空,人從底下走過, 依稀感受一股沉重的壓力。紀念碑的設計說明文,提及這樣的設計是因為「.....象徵著舊事件本身的橫遭扭曲, 隱隱透露當年屈打成招,含冤莫白......」。在戒嚴時期,長達數十年的時間,「鹿窟事件」被視為叛亂案, 受難者身敗名裂,而其家屬則長年生活在恐懼與屈辱的陰影下,含冤莫白。直到今天,法院的平反及賠償才 使受難者獲得撫慰,也終於能夠走出陰霾,重見光明。

我獨自佇立於紀念前,逐字抄錄著碑石上的紀念文。日正當中,烈日照映下, 紀念碑主體閃閃發出白色刺眼的光芒, 紀念碑文在陽光反射下,倒映在不袗主體上,我抬頭望,整座不袗製成的紀念碑卻宛如一把大鋼刀, 鋒銳的刀刃朝向天際,我腦海裡仿若浮現一個個恐懼無辜的村民引頸就戳的場景..。

鹿窟事件紀念碑文,全文如下: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政局動盪不安,厲行威權統治,肅殺氣氛瀰漫全台。

1952年12月29日凌晨,軍警包圍鹿窟山區,逮捕被疑為中共支持的武裝基地成員之村民,至3月3日為止。其間因案波及, 於2月26日至瑞芳圍捕,3月26日又至石碇玉桂嶺抓人。前後近四個月,牽連者二百多人。經判決死刑者35人, 有期徒刑者百人,是1950年代最大的政治事件,史稱鹿窟事件。

鹿窟村民被捕之後,多移送鹿窟菜廟(今光明寺)。未經對覽查證,即以刑求逼供所得自白或他人供詞,加以定罪, 造成無數冤獄折磨,以致家破人亡,傷痛欲絕。

今日立碑,除追悼冤魂,緬懷往事,更要記取當時任意逮捕判刑,蹂躝人權的教訓,共同攜手為建設台灣成為民主法治, 公平正義的社會而努力。

台北縣政府 2000.12.29

圖:光明寺入口,牌坊寫著「光明禪寺」

在紀念碑所在的三叉路口,向左通往汐止,往右前往石碇。我回到路旁取車,繼續開往石碇方向, 上了坡,就看到左側有一石造牌樓,寫著「光明禪寺」。這裡就是光明寺了。

左轉駛入這條柏油小路, 沿路兩旁杜鵑花初綻,透露了早春的訊息。我心想,鹿窟事件的平反,終於使黑暗了近半個世紀的 「光明寺」名符其實的綻放光明了。至於本名「鹿窟菜廟」何以改名「光明寺」?特別是在發生了這件 不光明的殺戮之後,我想這應也是政治力介入的結果吧! 註1

原以為光明寺只是一座小廟,抵達時才發現與想像有些不符。光明寺佔地廣大,應有一、兩千坪,寺宇、 住宿設施、禪房、花園、大池塘等頗具規模,此處環境清幽,四周群山環繞,是個適合隱居禪修的好地方。 我走進寂靜的光明寺,沿著庭院路徑來到正殿大佛前,閉眼合掌佇立良久,這並非單純地對神佛頂禮, 更是對鹿窟事件死難亡魂的哀悼。若人死無知,則逝者已矣;若死後有靈,悠悠五十載的苦痛,如今終見平反、 賠償、立碑,亡魂應可瞑目於九泉之下。

圖:光明禪寺正殿

我在光明寺隨意走走參觀,在大池塘旁,見一約八十歲的老阿婆,手持撈網,橫過欄杆,往大池塘裡撈東西, 動作顯得很吃力。

我走近一問,原來前一陣子寒流來襲,池塘裡凍死不少吳郭魚,阿婆正想把死魚撈起,以免污染池塘。 我翻越欄柵,站在池塘邊幫阿婆打撈起數條死魚。

看著阿婆,我心中不免有股好奇心及思緒,她住在此地, 是當地人嗎?是否親身經歷過鹿窟事件呢?我沒有開口,不願唐突地開啟這話題。

逛了光明寺一圈,開始感到飢腸轆轆,於是找個安靜的階梯旁坐下,取出背包內的蘋果(出門前老婆關 心的塞進這顆蘋果,正好適時地解救我的胃)。啃著蘋果時,又遇見剛才那位老阿婆和幾位婦人迎面走來, 阿婆遇見我,蠻高興的,還向旁人說:「剛剛這位好心的『小弟弟』幫我撈魚」,向人稱讚我的熱心。 聽到她的話,心想年過四十,還被稱做「小弟弟」,這倒是蠻新鮮的經驗。不過,以她的年紀,這樣的稱呼, 應該也不算離譜。

走出光明寺,眺望遠方,連峰的山巒前後約有三四層,一山比一山高,群山峻嶺,綿延不絕。峻嶺無言的白雲、 山嵐靜默的清風,在幽靜的嶺谷之間,我腦海裡想像起民國四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那一天的情景,萬餘名軍 警荷槍實彈地從各方向這裡包圍而來....鹿窟菜廟設置的臨時監牢傳來淒嚎的刑求聲.....純樸無辜的鄉下農民被綁 赴刑場.....,心中又是一陣酸楚,也再次想起鹿窟事件紀念碑文最後的一段話:「.....要記取當 時任意逮捕判刑,蹂躝人權的教訓,共同攜手為建設台灣成為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的社會而努力。」

旅記日期:2002.02.17



[行程記錄]
12:45 由涼亭出發.....12:50 抵「鹿窟事件紀念碑」.....13:10 抵光明寺....14:00離開光明寺

註1:一般的說法,鹿窟菜廟是在鹿窟事件之後,才改名為光明寺。 不過據讀者oa兄表示, 日治時代1928年出版的《二萬五千分一台灣地形圖》,地圖已出現光明寺,因此光明寺的稱呼應是日治時代就已存在, 並非鹿窟事年之後才改名的。----Tony補註於2010.07.21

[行旅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檢視較大的地圖


Tony的旅記(全部列表)】  【Tony的旅記(區域分類)】  【Tony已出版的著作】  


【尋找旅行地點】
陽明山國家公園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蘭縣
桃園縣
新竹縣
新竹市
苗栗縣
台中市
彰化縣
台南市
高雄市
花蓮縣
旅行遇見歷史

【訂購Tony的著作】
台灣古道地圖
台灣郊山地圖
大台北自然步道100
桃竹苗自然步道100
宜蘭自然步道100
台灣古文遊記選注
古文遊記名篇選注一
觀看全部的著作


【Online線上人數】

【訂閱最新文章】



【推薦Tony的網站】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旅聯網山友相關旅記】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