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陳伯之書

丘遲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陳伯之,南朝齊人,任江州刺史。蕭衍廢齊和帝自立, 建立梁朝,伯之背齊擁梁,後因與蕭衍有隙,於是以復齊為名,舉兵叛變。失敗之後,渡江投奔北魏。 後來,丘遲寫了這封信向陳伯之招降。陳伯之遂率兵八千南歸。

頓首,陳將軍足下:無恙,幸甚,幸甚!將軍勇冠三軍,才為世出(才能為救世而生), 棄燕雀(小鳥)之小志, 慕鴻鵠(一種大鳥)以高翔。昔因機變化, 遭遇明主(指梁武帝), 立功立事,開國稱孤(指陳伯之受封為豐城縣公), 朱輪華轂(紅色的車輪,彩繪的車轂。 指古代貴族高官所乘坐的車子), 擁旄萬里,何其壯也!如何一旦為奔亡 之虜(指陳伯之投奔北魏), 聞鳴鏑(ㄇ|ㄥˊ ㄉ|ˊ;軍中發號令的響 箭 )而股戰(腿部顫抖), 對穹廬(ㄑㄩㄥ ㄌㄨˊ;匈奴多住穹廬, 故以穹廬為匈奴的代稱;此指北魏)以屈膝?又何劣邪!

(探求)君去就之際,非有他故, 直以不能內審諸己,外受流言,沉迷猖獗,以至於此。聖朝赦罪責功(赦 免罪過,使戴罪立功),棄瑕(指赦過失)錄用, 推赤心(誠心)於天下, 安反側(反側,指輾轉不安)於萬物; 將軍之所知,不假僕(我;自謙之稱)一二 談也。

朱鮪涉血於友于(兄弟;指朱鮪曾害死 漢光武帝劉秀的兄長劉縯,但劉秀不計前怨,於是朱鮪歸降)張繡剚 刃(ㄗˋ ㄖㄣˋ;用刀插入身體) 於愛子(張繡曾殺死曹操的長子;曹操不計前嫌, 於是張繡歸降曹操)(劉 秀)不以為疑,(曹操)視之若舊。 況將軍無昔人之罪,而勳重於當世。夫迷途知返,往哲(前賢)是與; 不遠而復(失之不遠,而能改過回復善良), 先典(指易 經)攸高(崇高;所崇尚)。 主上屈法申恩,吞舟是漏(指法律寬鬆,網開一面, 可漏吞舟之魚);將軍松柏(墓地)不 翦(指祖墳未被破壞), 親戚安居,高臺未傾,愛妾尚在,悠悠爾心(你憂思的心情),亦何可言!

今功臣名將,雁行有序(比喻南朝文武百官興盛), 佩紫懷黃(紫,紫綬;黃,金印), 贊(參與)帷幄之謀; 乘軺(輕馬車,為使節所乘)建節, 奉疆埸之任;並刑馬作誓(古時誓盟,斬殺馬頭),傳諸子孫。 將軍獨靦顏(慚愧)借命, 驅馳氈裘之長(指魏國國君;氈裘是北方胡人所穿的衣服),寧不哀哉!

夫以慕容超(南燕王,為東晉劉裕所擒,送建康 斬首)之強,身送東市(刑 場)姚泓(後秦國君,東晉劉裕北伐,泓不敵,出城投降)之 盛,面縛西都(指京城)。故知霜露所均, 不育異類(不養育 異族)姬漢(指漢族)舊邦, 無取雜種。北虜僭盜中原,多歷年所,惡積禍盈,理至燋爛(ㄐ|ㄠ ㄌㄢˋ,焦爛,指 覆亡)。況偽孽(指北魏宣武帝)昏狡, 自相夷戮;部落攜離(析離;指北魏內部分崩離析), 酋豪猜貳(有二心)。方當繫頸(以 繩繫頸請降)蠻邸,懸首藁街(漢朝長安的街名,蠻族館邸 均設置於此地),而將軍魚游於沸鼎之中,燕巢飛幕(凌空的帷幕)之 上,不亦惑乎!(指陳伯之目前處境危急)

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見故國之旗鼓,感平生於疇日(昔日), 撫弦登陴(ㄆ|ˊ;城上短牆),豈不愴恨(悲恨)? 所以廉公(廉頗;與趙王有隙,投奔魏;魏不能用,而思念復為趙將)之 思將,吳子之泣西河(吳起為魏將,守西河,魏王受讒言,召吳起; 吳起泣於西河,於是去魏入楚),人之情也。將軍獨無情哉?想早勵良規(謀), 自求多福。

當今皇帝(指梁武帝)聖明,天下安樂,白環西獻(指西王 母獻白環給帝舜的典故), 楛矢(楛,木名,可做箭幹;周武王克殷,肅慎氏進貢楛矢石弩)東 來,夜郎滇池(位於中國西南的小國), 解辮請職(效法中國人的髮式,納職, 表示歸順)朝鮮昌海(位於今新疆吐魯番西南), 蹶角(用額角叩地,表示服從)受化。 惟北狄(指北魏)野 心,掘強沙塞(頑強於沙漠邊塞)之間,欲廷歲月之命耳。中軍(指統 師)臨川殿下(蕭宏,為臨川郡王), 明德茂親,總玆(統領)戎重(軍事重任), 弔民洛汭(洛水入黃河處,汭是指河流彎曲處), 伐罪秦中(陝西的別稱)。 若遂(終究)不 改,方思僕言。聊布往懷(聊表平日 的情懷),君其詳之。丘遲頓首(用頭叩地,用於書信結尾的謙詞)


丘遲 (464年- 508年),字希範,烏程(今浙江吳興)人。南朝梁 文學家,入蕭衍幕為主薄。蕭衍立為梁武帝,丘遲出任中書侍郎,歷任永嘉太守、中書郎、司空 從事中郎等職務。以詩聞名,工駢文。著有《丘中郎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