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梅直講書

蘇軾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每讀詩至《鴟鴞》(ㄔ ㄒ|ㄠ;詩經豳風的篇名。根據詩序: 鴟鴞,周公救亂也。成王未知周公之志,公乃為詩以遺,王名之曰鴟鴞焉。首章三句為: 鴟鴞鴟鴞!既取我子,無毀我室!),讀書至《君奭》(ㄕˋ;尚書篇名), 常竊悲周公之不遇。及觀史,見孔子厄於之間,而 絃歌之聲不絕;顏淵仲由之徒,相與問答。夫子曰: 「匪(非)兕匪虎,率彼曠野(不是野牛,不是 老虎,怎麼會淪落到荒野?)。無道非耶? 無何為於此?」顏淵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雖然,不容何病?不容 然後見君子。」夫子油然而笑曰:「回,使爾多財,吾為爾宰。」夫天下雖不能容, 而其徒自足以相樂如此。乃今之周公之富貴,有不如夫子之貧賤,夫以召公之賢, 以之親,而不知其心,則周公誰與樂其富貴?而夫子之所與共貧賤者, 皆天下之賢才,則亦足以樂乎此矣。

七八歲時,始知讀書。聞今天下有歐陽公者,其為人如古孟軻韓愈之徒; 而又有梅公者,從之遊,而與之上下其議論。其後益壯,始能讀其文詞,想見其為人,意其飄然 脫去世俗之樂,而自樂其樂也。方學為對偶聲律之文,求升斗(一斗一升,形容少)之祿, 自度無以進見於諸公之間。來京師逾年,未嘗窺其門。

今年春,天下之士,群至於禮部,執事(對人的敬稱)歐陽公實 親試之。不自意,獲在第二。既而聞之:「執事愛其文,以為有孟軻之風;而歐陽公亦以期能不為世俗之文也, 而取是以在此。」

非左右為之先容(事先介紹),非親屬為之請屬(請託), 而嚮(從前)之十餘年間,聞其名而不得見者,一朝為知己。退而思之,人不可以苟富貴,亦不可以徒貧賤。 有大賢焉而為其徒,則亦足恃矣。苟其僥一時之幸,從車其數十人,使閭巷小民,聚觀而贊歎之;亦何以易此樂也。 傳曰:「不怨天,不尤人。」蓋優哉游哉,可以卒歲。執事名滿天下,而位不過五品, 其容色溫然而不怒,其文章寬厚敦朴而無怨言,此必有所樂乎斯道也,願與聞焉。


蘇軾(1037-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宋朝蜀郡眉山人。北宋大文學家、書畫家, 世稱蘇東坡。嘉祐二年進士,歷官中書舍人、翰人學士,及密州、徐州、湖州、杭州、穎州 、定州等郡守。

蘇軾因反對王安石變法,亦反對後來保守派的做法,因此多次遭眨,曾因「烏臺詩案」下獄, 幾乎喪命。在文學上則有極大成就,詩詞、散文、書法、繒畫,樣樣精通,詞的成績最為突出, 開創詞壇「豪放派」之風,改變了晚唐、五代以來綺靡的詞風。蘇軾的古文亦極著名, 有「韓潮蘇海」之稱,與古文大師韓愈齊名。與父親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父子三人 同時名列唐宋八大家。著有 《東坡全集》及《東坡樂府》詞集傳世。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