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嶺記

全祖望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順治二年(西元1645年)乙酉 四月,江都圍急。督相史忠烈公(史可法)知 勢不可為,集諸將而語之曰:「吾誓與城為殉(與城共存亡), 然倉皇中不可落於敵人之手以死。誰為 我臨期(屆時、到期)成 此大節(幫助完成死節)者?」副將軍史德威慨然任 之。忠烈喜曰:「吾尚未有子,汝當以同姓為吾後。吾上書太夫人,譜汝諸孫中。」

二十五日,城陷,忠烈拔刀自裁,諸將果爭前抱持之。忠烈大呼德威德威流涕,不能 執刃。遂為諸將所擁而行。至小東門,大兵如林而立。馬副使鳴騄(ㄌㄨˋ)太守民育, 及諸將都督肇基等皆死。忠烈乃瞠目曰:「我史閣部也!」被執至南門和碩豫親王以先生呼之, 勸之降,忠烈大罵而死。初,忠烈遺言:「我死,當葬梅花嶺上。」至是,德威求公之骨不 可得,及以衣冠葬之。

或曰:「城之跛(歪斜;陷落)也,有親見忠烈青衣烏帽,乘白馬,出天寧門投江死者,未嘗殞於城中 也。」自有是言,大江南北,遂謂忠烈未死。已而霍山(都是山名,一在湖北,一在安徽)師大 起,皆託忠烈之名,彷彿陳涉之稱項燕(秦末陳涉起兵,假借故楚將燕 項為號召)兆奎, 以起兵不克,執至白下(城名,在今南京市西北)。 經略(官名)洪承疇(明 朝將領, 於松山兵敗被俘,後投降清朝,為清領軍作戰)與之 有舊,問曰:「先生在兵間,審知(確知)揚州閣部史公果死耶? 抑未死耶?」孫公答曰:「經略從北來,審知故松山殉 難督師洪公果死耶?抑未死也?」承疇大恚(ㄏㄨㄟˋ; 憤怒), 急呼麾下驅出斬之。嗚呼!神仙詭誕之說, 謂顏太師(顏真卿;唐德宗時李希烈叛變,顏真卿被俘, 不屈而死)以兵解,文少保(文天祥;南宋滅亡,文天祥不屈 而死)亦以悟大光明法蟬蛻(指成仙), 實未嘗死。不知忠義者聖賢家法,其氣浩然,長留天地之間,何必出世入世之面目?神仙之說, 所謂「為蛇畫足」。即如忠烈遺骸,不 可問矣;百年而後,余登嶺上客述忠烈遺言,無不淚下如雨,想見當日圍城光景。此既忠烈之面目 宛然(好像)可遇,是不必問其果解脫否也。 而況冒其未死之名者哉!

墓旁有丹徒錢烈女之冢,亦以乙酉在,凡五死而得絕,時告其父母火之,無留骨穢地 ,人葬之於此。江右王猷定,關中黃遵巖屈大均,為作詩銘哀辭。 顧(但)尚有未盡表章(表揚)者。 余聞忠烈兄弟,自翰林可程下,尚有數人,其後皆來江都省墓。 適霍山師敗,捕得冒稱忠烈者;大將發至江都,令史氏女來 認之。忠烈之第八弟已亡, 其夫人年少有色,守節,亦出視之。大將艷其色,欲強娶之;夫人自裁而死。時以其出於大將之所逼也,莫敢為之表章者。 嗚呼!忠烈嘗恨可程(史可法的弟弟,北京淪陷時,受多爾袞之托,寫 信向史可法招降)在北,當易姓之間,不能仗節,出疏糾之。豈知身後乃有弟婦,以女子而踵(繼承)兄 公之餘烈乎!梅花如雪,芳香不染,異日(將來)有 作忠烈祠者,副使諸公,諒(想必)在從祀(陪祀)之 列,當另為別室以祀夫人,附以烈女一輩也。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