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妹文

袁枚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乾隆丁亥(西元1767年)冬, 葬三妹素文上元(江蘇省縣名)羊山而奠以文曰:

嗚呼!汝生於而葬於斯,離吾鄉七百里矣; 當時雖觭夢(ㄐ| ㄇㄥˋ;怪異的夢)幻想,寧知此為歸骨所耶!

汝以一念之貞(袁枚之妹自小與高氏指腹為婚;成年後,對方人品不佳,有禽獸行;高氏家長主動提解除婚約,而袁枚妹執意嫁之。), 遇人仳離(分離;指離婚), 致孤危託落(拓落;不耦);雖命之所存,天實為之,然而累汝至此者,未 嘗非予之過也。予幼從先生受經(聽講經書), 汝差肩而坐(以次並肩而坐), 愛聽古人節義事,一旦長成,遽躬蹈之。嗚呼!使汝不識詩書,或未必堅貞若是。

余捉蟋蟀,汝奮臂出其間,歲寒蟲僵(僵死),同臨其穴。今予殮汝葬汝, 而當日之情形,憬然赴目(清楚呈現眼前)。 予九歲,憩書齌,汝梳雙髻(盤結於頭頂或腦後的頭髮, 有各種形狀),披單縑(ㄐ|ㄢ;細緻的絲絹)來, 溫《緇衣》(詩經篇名)一章。適先生奓(ㄓㄚ;打開、推開)戶入, 聞兩童子音琅琅然,不覺莞爾,連呼則則(驚嘆貌),此七月望日事也。 汝在九原(九泉),當分明記之。予弱冠行, 汝掎(ㄐ|ˇ;從後或從旁拉住)裳悲慟。 逾二年,予披宮錦(中科舉)還家, 汝從東廂扶案(桌几)出, 一家瞠視而笑,不記語從何起;大概說長安登科,函使報信遲早云爾。凡此瑣瑣,雖為陳跡,然我一日未死,則一日不能忘。 舊事填膺(充滿胸中),思之淒梗,如影歷歷,逼取便逝。 悔當時不將嫛婗(| ㄋ|ˊ;嬰兒、幼小時)情狀, 羅縷(ㄌㄨㄛˊ ㄌㄩˇ;詳列細述)紀存;然而汝已不在人 間,則雖年光倒流,兒時可再,而亦無與為證印者矣。

汝之義絕高氏而歸也:堂上阿嬭(母親),仗汝扶時; 家中文墨,眣(ㄕㄨㄣˋ;以目通指)汝辦治。 嘗謂女流中最少明經義,諳(熟悉)雅故者; 汝嫂非不婉嫕(ㄨㄢˇ |ˋ;柔順閑靜), 而於此微缺然。故自汝歸後,雖為汝悲,實為予喜。予又長汝四歲,或人間長者先亡,可將身後託汝;而不謂汝之先予以去世。 前年予病,汝終宵刺探(打聽病情), 減一分則喜,增一分則憂。後雖小差(病稍有起色), 猶尚殗煠(|ㄝˋ |ㄝˋ; 生病半臥半起),無所娛遣。汝來床前,為說稗官野史可喜可愕之事, 聊資一懽(歡)。 嗚呼!今而後吾將再病,教從何處呼汝耶!

汝之疾也,予信醫言無害,遠弔揚州。汝又慮戚吾心,阻人走報。及至綿惙(ㄇ|ㄢˊ ㄔㄨㄛˋ;病危)已極,阿嬭 問:「望兄歸否?」強應曰「諾。」已予先一日夢汝來訣,心知不祥,飛舟渡江。果予以未時還家, 而汝以辰時氣絕,四支猶溫,一目未瞑,蓋猶忍死待予也。嗚呼痛哉!早知訣汝,則予豈肯遠 遊;即遊,亦尚有幾許心中言,要汝知聞,共汝籌畫也。而今已矣!除吾死外,當無見期。 吾又不知何日死,可以見汝;而死後之有知無知,與得見不得見,又卒難明也。然則抱此無 涯之憾,天乎,人乎,而竟已乎!

汝之詩,吾已付梓;汝之女,吾已代嫁;汝之生平,吾已作傳;惟汝之 窀穸(ㄓㄨㄣ ㄒ|ˋ;墓穴),尚未謀耳 。先塋(祖墓),江廣河深,勢難歸葬,故請母命而寧汝於斯, 便祭掃也。其旁葬汝女阿印,其下兩冢:一為阿爺(父親)侍者朱氏, 一為阿兄侍者陶氏羊山曠渺,南望原隰(ㄩㄢˊ ㄒ|ˊ;廣大 平坦和低窪潮溼的地方),西望棲霞(山名), 風雨晨昏,羈魂有伴,當不孤寂。所憐者,吾自戊寅年(乾隆22年,西元1758年)讀 汝哭姪詩後,至今無男,兩女牙牙(小兒學語),生汝 死後,纔周晬(ㄓㄡ ㄗㄨㄟˋ;小兒周歲時所舉行的宴會)耳。 予雖親在,未敢言老;而齒危髮禿,暗埵菄鴃A知在人間,尚復幾日?阿品(袁枚弟)遠官河南, 亦無子女,九族無可繼者。汝死我葬,吾死誰埋,汝倘有靈,可能告我?朔風野大,阿兄歸矣, 猶屢屢回頭望汝也。嗚呼哀哉!嗚呼哀哉!


袁枚(1716-1796),字子才,浙江錢塘人,乾隆進士,人稱隨園先生。 乾隆進士,曾任江寧等地知縣,三十八歲辭官後僑居江寧,築園林于小倉山,號隨園。 收集書籍,創作詩文。以詩名聞當世,提倡「性靈說」,反對清初以來擬古和形式主義的流弊, 使詩壇風氣為之一新,與蔣士銓、趙翼並稱「江右三大家」。為文自成一家,與紀曉嵐齊名, 時稱「南袁北紀」。文章主「駢散合一」,兼取六朝駢儷。著有《小倉山房文集》、《隨園詩話》、《子不語》等。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