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民(節選)

管子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凡有地牧民者,務在四時(農事),守在倉廩(糧食)。國多財,則遠者來(遠方的百姓前來歸附);地辟舉(土地充份開發),則民留處(居民安心居留);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上服度(合乎法度),則六親固;四維張,則君令行。故省刑之要,在禁文巧;守國之度,在飾(飭;發揚)四維;順民之經,在明鬼神、祇山川(祇,地神,此指祭祀山川之神)、敬宗廟、恭祖舊謂(父祖故舊)。不務天時,則財不生;不務地利,則倉廩不盈。野蕪曠,則民乃菅(ㄐ|ㄢ,比喻輕賤。如:「草菅人命」。);上無量,則民乃妄。文巧不禁,則民乃淫;不璋(障,阻塞、阻隔)兩原,則刑乃繁。不明鬼神,則陋民不悟;不祇山川,則威令不聞;不敬宗廟,則民乃上校(較量、計較);不恭祖舊,則孝悌不備。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右國頌


國有四維,一維絕則傾,二維絕則危,三維絕則覆(傾覆),四維絕則滅。傾可正也,危可安也,覆可起也,滅不可復錯也。何謂四維?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禮不逾節,義不自進(鑽營求進),廉不蔽惡(不掩過錯),恥不從枉(不趨從邪枉)。故不逾節,則上位安;不自進,則民無巧詐;不蔽惡,則行自全(品行完好);不從枉,則邪事不生。

右四維


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民惡憂勞,我佚樂之;民惡貧賤,我富貴之;民惡危墜,我存安之;民惡滅絕,我生育之。能佚樂之,則民為之憂勞;能富貴之,則民為之貧賤;能存安之,則民為之危墜;能生育之,則民為之滅絕。 (能使人民安樂,人民就可以為我承受憂勞;能使人民富貴,人民就可以為我忍受貧賤;能使人民安定,人民就可以為我承擔危難;能使人民生養繁息,人民就可以為我犧牲生命。)故刑罰不足以畏其意,殺戮不足以服其心。故刑罰繁而意不恐(人民不恐懼),則令不行矣;殺戮眾而心不服,則上位危矣。(因此刑罰不足以使人民心裡害伯,殺戮不足以使人民心悅誠服。刑罰繁重而人心不恐懼,法令就無法推行;殺戮多而人心不服,君主的地位就危危可岌了。) 故從其四欲,則遠者自親;行其四惡,則近者叛之。(滿足上述四種人民的願望,疏遠的百姓也會親附之心;實行上述四種人民厭惡的事情,身旁親近的人也會有叛離之心)。故知予(給予)之為取者(給予恩惠才是索取,能捨才能得的道理),政之寶也。

右四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