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易簀

檀弓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曾子寢疾(臥病於床), 病(病重), 樂正子春(曾子弟子)坐于床下, 曾元曾申(曾子的兒子)坐于足, 童子隅坐而執燭(坐在角落手持燭火)

童子曰:「華而睕(美麗ㄨㄢ)!大夫之簀與?」

子春曰:「止!(不要再說了)

曾子聞之,瞿然(驚嚇地)曰:「呼!」

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簀,ㄗㄜˊ,竹席。這是大夫用的竹蓆嗎)?」

曾子曰:「然!斯季孫(魯國大夫)之賜也, 我未之能易也(我病的無法自己換竹席), 起易簀(扶我起來換席。曾子並非大夫階級,依禮不能使用這種竹席)!」

曾元(曾子的兒子)曰:「夫子之病革(病危)矣, 不可以變(翻動身體)。幸而至于旦, 請敬易之(等到天亮時,我再幫您換席吧!)。」

曾子曰:「爾之愛我也,不如彼(童子)。 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合乎禮節)而斃焉,斯已矣。」

舉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沒(還沒躺好,曾子就病逝)

(曾子即使在病危之際,也不願違禮。論語泰伯篇記載曾子語錄如後: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 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以曾子為孔門大儒,猶以「如臨深淵, 如履薄冰」的嚴肅心情以走人生路,至死才能免除這種戒慎心情,更何況是凡夫俗子?凡人若不能時時持著臨淵履薄之心, 則於人生路,恐常有陷溺其心之情境而不能免。)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