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0086)

三貂岭.再访三貂岭瀑布群

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  

自定义搜索

Online

【寻找旅行地点】
阳明山国家公园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兰县
桃园县
新竹县
新竹市
苗栗县
台中市
彰化县
台南市
高雄市
花莲县
旅行遇见历史

Search

璹穓碝
图:侯硐车站旁的瑞三煤矿选煤厂(煤矿博物馆预定地)

三貂岭,只是宜兰线铁路上的一个小站。宜兰线铁路与平溪线铁路在此交会。一般观光客很少会在这里下车, 除了当地居民外,大概只有登山客会在此下车。这里是三貂岭瀑布群的登山口。

我一直想完整地走一趟三貂岭瀑布群。三貂岭瀑布群,自上游而下,有新寮瀑布、 迷魂洞瀑布、枇杷洞瀑布、摩天瀑布、合谷瀑布等五座瀑布群。去年三月,我们全家同游,自三貂岭出发, 妻女至合谷瀑布便折返,我独行至摩天瀑布也折返,而一般登山客的行程,多半是连访这瀑布群,然后出野人谷, 至平溪线铁路的大华站。这也是我今天规划的路线。而老婆为陪孩子周末补习,已久未参与我的行程, 今天趁连续假日,决定陪我走这趟瀑布行。

因为连续假期,高速公路车多,下滨海交流道,暖暖、四脚亭、瑞芳一路车塞车,车行缓慢, 走走停停。从102公路转往北37公路往侯硐方向走,行车才顺畅起来。至侯硐,未进小镇, 直接转往牡丹行。这候硐往牡丹的公路,又称“侯牡公路”,我第一次走这条公路。

爬上了坡,在北37公路约3.5公里处的侯硐神社附近,停车休憩。带着老婆闲步爬上神社。这日据时代遗留下来的神社, 已经拆毁,辟成公园,只剩石阶入口处残存的鸟居(神社的牌坊)。在这里休息二十分钟,并从侯牡公路上 拍摄侯硐小镇及车站旁的瑞三矿业的黑色选煤厂。

今天带了新买的数位相机,颇为兴奋。这一年来,原有的傻瓜相机渐不能满足行旅需求, 只是相机还堪用,便舍不得换新。想换新相机,只是悬在心里,并未采取行动。上周六参加女儿学校 的家长座谈会,老师提出制作班级网页的想法,并询问有无家长愿协助用数位相机拍摄学生的作业作品。 家长无人反应,于是我毛遂自荐。我先试拍女儿作业,没想到这傻瓜相机拍模糊山水尚可,但近距离拍摄, 作业文字却变得模糊不堪。女儿带磁片至学校,老师婉转地传达了可再改进的讯息。 于是这次的家长座谈会,竟是促成我买新相机的“最后一根稻草”。

图:三貂岭小村(硕仁里),位于平溪线跨河新桥的另一端

休息后,再出发,沿侯牡公路前行。约十余分,遇右叉路,指标写往“三貂岭”。于是右弯,沿路弯曲远绕, 约八、九分钟,下至山脚下,尽头已无路,附近为北回铁路的三貂岭隧道旁。

三貂岭车站就在越过铁路对面约一百多公尺远处。这里有另一条小路通往附近的三貂岭小村, 仅可容单辆车通行。于是停车于隧道旁的空地。

我们沿着小路往村内走。沿途房屋多半深锁,似无人居。走过一弯道,我注意到了左侧旁有台车残轨, 循轨道望去,山壁间有一矿坑。坑道已封闭,而坑内传出淙淙水声,泉涌而出,形成一条小沟水。原来三 貂岭这一带也是矿区。放眼看去,我注意到了铁道附近有矿场的建筑残遗。

往前走,屋舍渐多,惟大都门院深锁,不少屋舍已残垣破败。不久,来到平溪线铁道附近,这里有较密集的住宅。 这里也有村内唯一的杂货店。去年三月第一次的三貂岭瀑布行,老婆也曾带着孩子来这家店买零食。老婆进杂货 店补充干粮,我则走近临基隆河,凭栏俯眺铁路桥下的基隆河。旁边一位当地老伯主动跟我打招呼。我们闲聊起来。 我问起煤矿事。

老伯说,那是过去式了。言谈之间,他感慨这个小村已没落。我也问,当地的硕仁国小何时废校? 他说大约十年前。当时学校有十余位老师,但只有三名学生,如何不废校呢?他说,现在这里没有小孩子, 也没有年轻人,只有老年人守着老家园。老伯说,这里过去最热闹时,四家店,四张烟酒牌,学校有七 、八班学生。但如今,他说,到了晚上全村大约只剩三十几人而已。

我听了有些讶异。我眼前看到的这整片 社区,延伸至跨河铁桥对面的硕仁国小一带的屋舍,恐怕都不只四十间,竟然房子比人还多。回想台北, 就连我现在住的一栋七层楼公寓的人口都比这整个村的人口还多,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城乡差距”吧! 小村的命运其实是整条基隆河流域所有煤乡的缩影,小镇因矿业兴荣而繁华,亦因矿脉枯竭而没落 。就连这位老伯亦已迁移至三重市定居,只有假日时才会回到老家来看看。

三貂岭小村(属于瑞芳镇硕仁里)腹地不大,几无观光客至此,路过的,大概只有登山客匆匆而过, 添补干粮而已,大概也不会对这寂寥的小村特别地关注吧!

图:合谷瀑布(枯水期水量只剩原来四分之一)

走过铁道跨河桥,来到硕仁国小。这所国小虽然已废校,但校园维持的十分完整,也成了登山口的一个重要休息站。 校门敞开欢迎登山客自由进出,洗脸,上厕所。

自硕仁国小向上行,先爬一段石阶路,石阶苔痕湿滑。接着便是一长段平坦的山腰森林小径,轻松易行,似林间散步。 约二十分钟,合谷瀑布便隐隐现影,过不久,抵观瀑台。

我拿起新相机,用10倍光学变焦镜头轻易地将瀑布拉至眼前,终于完美捕捉到合谷瀑布的倩影。 只是去年初访时,那壮阔令人赞叹的合谷巨瀑,如今水量约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而已。有人说, 观赏瀑布要在雨后,这话有道理。去年七月,雷马逊台风为北台湾山区带来四、五百公厘的雨量, 我在台风后走访娃娃谷的信贤瀑布。那瀑布奔腾而下,如万马奔腾; 而乌来瀑布下的南势溪亦怒湍汹涌,溪水奔驰而下,景象令人印象深刻。

从观瀑台前行约一、两分钟,便抵达中坑溪、五分寮溪汇流处,两溪在此合流而下,遇悬崖而成为合谷瀑布。 这两溪汇流处的山野面貌己改观。中坑溪几乎干涸,附近野草杂长。我带引着老婆往瀑布崖顶走去。去年, 我曾在崖边心惊胆怯地观看瀑布俯冲而下的壮阔美景,如今却能够无忧自在地立于崖顶,俯瞰瀑布。 合谷瀑布之气势,今昔不同。昔若雄狮,今如绵羊。

折返,循五分寮溪旁而行,越溪,往上爬,走往摩天瀑布。五分寮溪浅潭处清澈晶莹,有小鱼悠游, 令人羡慕。附近树头则挂悬一天灯残骸,不知是何人的殷切祈愿,遗落在这山林,愿望是否实现?

图:摩天瀑布,如绢丝自天空洒落

记忆里,往摩天瀑布的这条山径,有多处土石流,黄土滚滚布满山坡,但这次来,已看不到这些旧伤。 土流坡处己长满草芒,恢复一片翠碧。但沿途随处可见的歪倒树木,仍隐隐透露出前年纳莉台风灾情的可怖。

前行约十五分钟,进入稀疏的柳杉林。此后,森林小径沿着五分寮溪弯延而行,溪水量虽不如旧时, 但溪水跌宕处,溪石激荡,淙淙水声,依然悦耳怡人。我认为这段沿溪行的柳杉森林小径,是三貂岭瀑布群步 道中最精华的一段。约四、五分钟,抵摩天瀑布。这里也是我去年独行的终点站。

摩天瀑布从天而降,一如去年情景。今日水量少,瀑布似泼洒,但洒泼姿态仍极优雅,水丝迎面而来。我们静默地观赏瀑布。 休息几分钟。

再往上爬,开始陡坡路,前有叉路,取右行可抵摩天瀑布崖腰处的月眉洞。月眉洞为悬崖向内凹,天然形成的屏障, 可避雨。这里应曾庇护过无数登山客,从现场遗留的垃圾可看得出来。

折回叉路口,继续上爬,横在前面的就是高约二、三层楼的摩天崖了。有绳索及勾环辅助,老婆先上,回头喊说: “不难爬”。以我的爬山功力,这提醒自是多余。只是一手握着登山杖及老婆的洋伞,只剩一手攀爬, 心情可就不轻松。突想起电影“笑傲江湖”里的华山弟子,不都是将剑背在背上吗?不知专业的登山客攀崖时,如何背杖?

上了摩天崖,没过多久,抵达枇杷洞瀑布。原来这两座瀑布几乎是相连的。整条五分寮溪因地层连续断落而形 成瀑布群。枇杷洞瀑布在上,摩天瀑布(又名月眉洞瀑布)在下,两者瀑影类似,似双胞胎姊妹。 枇杷洞瀑布下的溪谷有壶穴地形,溪水缓流向下,至几十公尺的前方,突凭空陷落消失,而远处天空一片明亮。 溪石有些湿滑,我没勇气向前走至崖边。没有勇气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我刚刚才在摩天瀑布的下方 仰望这崖顶,知道崖险,那内凹的崖壁,若稍失足,是毫无机会抓住任何东西,直坠而下,恐难幸免。

图:枇杷洞瀑布,瀑布亦细如丝

从杷枇洞向上爬,又是陡岩崖,须靠绳索勾环辅助,爬上崖岭(枇杷崖?),接着下坡,不久就接上水泥步道。 取左行,往平溪方向。前行,约十分钟,遇叉路,为五分寮山登山口。取直行,不久,接产业道路。

此后便循路标,或沿大路,或沿小径,约二十分钟,抵新寮村。由新寮村出发,路分叉,一往十分车站, 另一接野人谷。我取后者。虽然路标写着野人谷通往大华站的桥已断,禁止通行,但我知道一般山友 都采此路,然后越溪而过,现在是枯水期,应无越溪问题。

约十分钟,抵野人谷桃花园渡假村。这处渡假村颇具规模,园区前广场广大,有大幅的园区游览图看板, 只是歇业已久,尚未重开。在门口遇管理员,问何时复业。他摇摇头说,纳莉台风使园区毁损严重。 我心想,这复兴之路恐怕是遥遥无期。这传统的游乐渡假村本就渐经营不易,岂又经得起无情风雨的摧残。

资料写着,野人谷有迷魂洞瀑布、新寮瀑布,属于新寮溪的水域,也是基隆河的支流之一。 台北县平溪乡位于基隆河上游,各支流以多瀑闻名,平溪乡又称“瀑布之乡”。由于园区未开放, 我的三貂岭瀑布群之旅,至此便接近尾声。

经管理员指点,我们从公车站牌旁的登山小径,爬往大华车站。这段山路约二十分钟,山径质朴可爱。 沿途遇二棵巨大榕树,又有竹林等传统农家经济植物。我心想,这条路应是过去新寮村居民进出的交通要道, 往返于大华站与新寮村之间。在产业道路未兴建以前,这条山路是两者之间最短的距离,应该也是一条先民古道吧! 在这条古道上,我又看见三、四个天灯残骸,我随手翻一翻天灯残身,已认不出许愿者的身分, 但见破碎的天灯残残纸,画满了“$$$...”。

不久,就听到隆隆机器声,接着就看到了跨河的大华新桥,已接近完工。机器怪手在桥下施工, 桥上有工人正在焊接。工人挥手,叫我们快速通过。今天运气好,不必跃石涉水而过。

过桥,上了坡,就接上平溪线铁轨了。不少游客穿梭行走于铁轨上。大华车站就在前方不远处。 等火车,约半小时,却只坐一站,回到三貂岭。从车站步行至三貂岭铁路隧道口,越过铁轨,回到 停车处。此时,已饥肠辘辘。

于是开车返回侯硐。车停老地方,运煤桥旁。然后过桥,走往车站前的老面店。我几次来侯硐 ,都遗憾那台傻瓜相机没拍出好照片。今天,带了新相机,终于有机会能够拍出侯硐之美。

旅游日期:2003.02.28



〔行程记录〕
10:25侯硐神社(侯牡公路)...11:00侯牡公路叉路口往三貂岭...11:08三貂岭小村...11:35硕仁国小... 12:01观瀑台...12:04合谷瀑布崖顶...12:11越五分寮溪,往摩天瀑布...12:26柳杉林... 12:40摩天瀑布...13:00枇杷洞瀑布...13:12接水泥步道...13:20五分寮山登山口... 13:25接产业道路...13:45新寮村...13:58野人谷(桃花源渡假村)...14:20大华车站

[行旅照片]

日据时代侯硐神社残址(下方为侯牡公路)。
从侯牡公路上俯瞰侯硐车站旁的瑞三煤矿选煤厂。
废弃的矿坑,坑内传来淙淙水声(三貂岭小村)。
平溪线跨越基隆河的新桥(三貂岭小村附近)。
三貂岭小村,位于跨河新桥的另一端,直行进入隧道,
通过层层山洞,通往大华站。
硕仁国小(已废校)。
往合谷瀑布途中,步道平坦易行。
合谷瀑布(第一层)。水量只剩原有四分之一。
往摩天瀑布的途中,沿溪行,颇幽静。
摩天瀑布,如绢丝自天空洒落。
摩天瀑布下方岩壁内凹,为月眉洞。
枇杷洞瀑布,位于摩天瀑布上方。
野人谷往大华站的质朴山径。
通往大华站的跨河新桥已接近完工。
大华车站(平溪线)。
瑞三煤矿运煤桥,拱型桥身优美典雅(侯硐)。
运煤桥的倒影映于幽静的基隆河水面。
瑞三矿业公司“产煤裕国”的斗大标语,
仍残留黑色选煤厂的墙上,但往事已成空。。

铭癚ワ糶痷┇筿
基59じ
铭ㄆン驹尼紇糶痷

[行旅图]


Tony癘Tony癘跋办Tony筿

Tony筿舧絬刚綷翴匡瓜


〈筿ㄌ摸陪ボ︽瓜籓芖笴癘籓芖糶痷籓芖菌ゅ匡栋綷弄ㄥ叫翴匡矪


Tony癘繦匡


爹璝眤癸セ絞癘Τヴ種ǎユ瑈舧ㄓ獺иe-mail獺絚tonyhuang39@gmail.com谅谅